2015年5月22日 星期五

烽火岁月....( 连载 -14 ).... 林新仪

            第四  鸽子 、蛇和木头鱼 ( 3 )
桑春雷他们那批五十多名经过特种训练的别动战士被补充到四伦庞大的谍报网的最低一层,任务是将武器弹药和爆炸器材源源不断地从郊区运送入市区内,隐藏于散布在全城各个角落里的堡垒户家中,准备春节总攻击之用。这项工作都是在漆黑的子夜时分进行的。谍报网所有的秘密交通线全部开启仍然不够,又建立了若干条新的交通线冒险投入使用。所谓堡垒户,是与越共有着血肉关系的基础群众,他们或是越共的亲属、或是家中曾有成员被敌伪杀害的,都是一些与西贡美伪政权有着不共戴天之仇,心甘情愿为民族解放阵线做事出力的普通老百姓家庭。


在敌人森严的防区内进行这么长时间的军事准备工作是极其艰苦而危险的。哪怕是一丁点儿的纰漏,比如说,一支枪或一斤炸药因疏忽而落入警察便衣或民防队员之手,都会导致“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的可怕局面。为此,四伦费尽心机制定了一套严密而周详的工作计划和铁的纪律,要求下级层层按部就班执行,不得有任何半点粗心大意。但他仍然忧心忡忡,整日如坐针毡,深恐会发生什么不测事件。也许上帝也在助他一臂之力吧,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顺利得让他惊讶不已。试想想,这几个月来,整个南方至少有十万名战士和群众在为准备这场伟大战役而奔忙,他们像工蚁一般用各种隐蔽方式往往返返的运输作战物资,然而直到目前为此,敌方整个庞大的国家机器:十余万警察、便衣、上百万正规军队和民防分子,连同成千上万的CIA(美国中央情报局)雇员、间谍和特工竟然对发生在眼皮底下的事情一无所知,至少是没有觉察出什么不祥征兆,否则他们怎么会无动于衷呢?简直是不可思议!

桑春雷以极高的热情投入这项充满冒险与刺激的战前准备工作。他身边的每一个参加者都怀着同样饱满昂扬的精神,但他们都必须严格遵守一条纪律,只许干上级委派自己的工作,不许打听别人的任何事情。

桑春雷仍然沿用他的代号A05,他与另一位代号A12的战友被安排落脚在西贡近郊的太平镇附近乡村一个堡垒户家中。白天,上午他们帮忙干点农活儿,下午睡觉,入夜十一时之后,他们便着一袭黑衣出发,到某一个指定地点接收从我方根据地运来的武器弹药,再送到某一个指定的地点去,可能是某一家堡垒户也可能是某处废弃的场所或坟地,藏匿于事先挖好的坑洞中,并做好记号。这一切工作都必须在黎明前完成。

除了运送武器之外,桑春雷和A12还要协助训练一些人如何使用这些武器和爆炸装置。这些人都是堡垒户户主阿三婆领来的。他俩只负责手把手的教,不允许询问来者的名姓和其他事情。这些人一般都是晚上来,在一个很隐蔽的地窖里接受简单的培训,他们掌握了一两样武器的使用要领后便立即离去,二话不说。
阿三婆既是越共的铁杆堡垒户,也是四伦的谍报网最底层的一名交通员。这位已经六十开外的老阿婆身高一米六五,腿脚结实利索,在体态娇小的越南妇女中间显得颇为魁梧。阿三婆的家庭也曾经是人丁兴旺、其乐融融,但是现在只剩下她一个人寡居村中,靠种两亩蔬菜地寥度晚年。

她的丈夫是抗法时期的老越盟干部,1954年日内瓦协议签署之后奉命集结北上,从此杳无音讯。她膝下有六个孩子,两女四男。大女儿出嫁后跟着丈夫远走柬埔寨,在金边市洞里萨河对岸的水净华半岛上侨居谋生;次女长大后随她的长兄和二弟投奔了越共。阿三婆的长子后来在一次美国B-52对根据地的轰炸中牺牲了,次子转战南北十余年,终成越共一名上校。最让老人家伤心的是老三儿子,被西贡政权强征入伍,打拼了几年居然也混出了一官半职,成了南越共和军的中尉军官,阿三婆从此不再理他,声言断绝母子关系,但老三还是有情有义之人,时不时回家看看老母亲,还暗地里嘱咐地方行政官员给予关照。为了杜绝老幺也步他三哥的后尘,两年前阿三婆硬是把刚满十四岁的小儿子也送入丛林当越共去了。最后只剩下她自己一个孤老太婆独守空屋,过着寂寞凄苦的日子。

阿三婆为越共谍报网做交通员也有五年光景了。她见过四伦两次,却不知道他就是最高领导。四伦非常赞赏老人家的朴实和忠诚,常常将最危险最难办的任务交给她,而她也总是“胜似闲庭信步”的就完成了,事情办得干净利落,不留任何痕迹,让四伦敬佩不已。但阿三婆却也不得不承认,她有几次险些出岔,多亏了老三儿子在暗中出手相助,才使她得以逃脱困境。

桑春雷一开始以为阿三婆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虽说是堡垒户,不一定是同道中人,所以对她还保持着一份戒心。然而,经过一段日子的相处,他越来越发现这个老太婆并不简单。于是,他试图和阿三婆往深里沟通,探听她的家庭成员情况,但阿三婆总是有意无意的回避,或以沉默寡言应对。直到有一天,由于一个小物件的引导,老少二人这才释怀深谈,结为忘年之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