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8日 星期四

烽火岁月....( 连载 -15 ).... 林新仪

               第四  鸽子 、蛇和木头鱼 ( 4 )
那天晚上,他和A12培训完一批来学习使用武器的人员后,回到屋里,离出去执行任务的时间还有一个来小时,A12赶紧和衣躺下争取睡一小觉。桑春雷睡不着,便和阿三婆搭讪说了几句话。但阿三婆不怎么理他,守着一盏昏暗的煤油灯专心致志的鼓捣她的槟榔。只见她在一片鲜绿的植物叶子上面抹上薄薄一层粉红色的膏状物,放上几片棕黑色的干槟榔片,又加上另外一些别的佐料,然后小心地卷好,塞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嚼起来。这是老人家孤苦伶仃的生活中仅有的乐趣。她那两排整齐的牙齿因长年吃这种东西而被染得墨黑。
越南和柬埔寨的中老年妇女多有嚼槟榔的习惯,它像吸烟一样能使人上瘾。据说槟榔汁含有抗龋齿的功效,故那些爱嚼槟榔的妇女牙齿虽然黑得很难看,但却完好无损,一颗不少,一辈子都不用去找牙医。阿三婆也是,她的两排黑牙就像她的身体一样:硬朗、结实。

阿三婆的下颌骨不停地蠕动着,将嘴里那团已经嚼烂了的槟榔从牙床的左边移动到右边,又从右边移动到左边。她的双眼漫无目的地注视着窗外漆黑的夜空,神情在追忆往事的长河中闪烁变幻,时而欢愉、时而凄楚。桑春雷静静地瞧着阿三婆布满皱纹的脸,揣度着她大概是在回首昔日的生活,不想再打扰她,便从床底下一堆杂物中拽出自己的军用背包,从中取出那本越文版《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和父亲送给他的那盏漂亮的松鼠煤油灯,用打火机点燃,伏在床头读了起来。

桑春雷的举动引起阿三婆的注意。他刚翻开书没看上两行字,老人家就凑了过来,拿起床头那盏松鼠煤油灯仔细端详。欢跳的火焰照亮了她充满惊讶的眼睛。

A05,这是你的灯吗?”阿三婆问。

“是呀。”桑春雷回答。

“不是我小瞧你,你肯定做不出这样的灯来。准是谁送给你的吧?”

“你猜对了。阿三婆。是我爸爸送给我的。”

“你爸爸?这么说,你爸爸也在部队喽?”

“是呀。他在后勤部。”

“噢——。”阿三婆没再问话,她将嘴里的槟榔渣吐掉,便翻箱倒柜的找起什么东西来。
不一会儿,阿三婆找出来一盏煤油灯,放在桑春雷面前。那灯也是手工制作的,从用料到外观设计,与桑春雷的那盏几乎完全相同,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不过阿三婆那盏的松鼠尾巴稍微小一点儿,围着瓶颈的铝片上用越文刻了一句领袖名言。

桑春雷惊异万分,拿起阿三婆的灯凑到自己的灯的火苗跟前看了又看,用越南话将那句铭文轻声念出来:“没有什么比独立自由更可贵的!”——这是胡志明赢得全世界尊敬的一句至理名言,也是激励千百万越南儿女为之英勇战斗了半个多世纪的伟大理想。
“这灯……是怎么回事呢?”桑春雷问。

“这灯,出自我丈夫之手。”阿三婆向桑春雷悠悠地述说关于那灯的历史,“我丈夫年青的时候是一个蛮不错的钳工,后来他参加了越盟,也曾经在后勤部队干过。这盏灯是他在森林里收集一些废弃的东西,凭着他一双钳工的巧手做出来的。他把它叫做‘独立自由灯’。1955年,他奉命集结北上,就把这盏灯留下了。又过了许多年,我们家老大阿甲长大成人,也投奔了越共部队,我让他把这盏灯带走了。去年秋天,部队上来人,将这灯送了回来,还有其他一些阿甲的衣物,部队的人告诉我说,阿甲牺牲了……”。

一盏“独立自由灯”,引出了一个感人至深的故事。而这个故事的后面更有一层不为桑春雷和阿三婆所知晓的背景,即当年的桑金笙与阿三婆的丈夫陈大友原是同一条战壕里的亲密战友,老桑那盏“江湖夜雨十年灯”便是在陈大友的悉心指导和帮助下完成的。抗法战争胜利后,陈大友随大批越盟干部集结北上,老桑被留了下来,继续干着战友未尽的事业,二人从此音讯中断。不过,他们的制灯技术却在丛林中流传开去。在越共部队里能做出此灯的人不在少数,然而,能将一盏小油灯做得这般精致、精美得堪称为艺术品的军中巧匠,那就是凤毛麟角了。

两盏灯,燃烧的是同一个信念,照亮的是同一条征程。阿三婆终于向这个和自己的小儿子年龄相仿的青年战士敞开了话匣,对他倾诉在内心积压多年的对亲人的缅怀与思念,说到动情之处,不禁老泪纵横……。

铃……。床头一只老式闹钟沉闷地叫唤起来,提醒他们出去执行任务的时间到了。
A12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爬了起来,盘腿坐在床上,两眼眶红红的,看来他也在倾听阿三婆诉说家史。

阿三婆用两只手掌抹去脸上的泪迹,微微一笑,平静地说:“孩子们,该走了。”

两个年轻人换上一件黑衣,迅速消失在沉沉的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