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日 星期二

烽火岁月....( 连载 -17 ).... 林新仪

                 第四  鸽子 、蛇和木头鱼 ( 6 )
第二天,坐镇在特联中心的中央特派员苍柏收到了阿三婆这条交通线传递过来的微缩情报,是关于美军最新战略动态及四伦个人的分析和忠告意见。该情报迅即化为一束束电波,以光的速度穿越长空,直抵河内……。

离戊申年春节只剩一个星期了。
农历春节,这个起源于中国的、有着四千多年悠久历史的民族传统节日,同时也是越南人一年之中最隆重、最欢乐也最为美好的民族节日,它象征着团聚、美满、喜庆、平安、祥和、去旧迎新、五谷丰登、安居乐业、充盈希望的未来。在连年战乱的南越,每年的春节,敌对双方都要宣布停火四十八小时或七十二小时,为的是让苦难深重的老百姓过上三两天平静的节日,阖府团圆,共同祈祷和平。
今年春节,由于西贡周边地区局势缓和而平静,阮文绍决定单方面宣布停火七十二小时,比去年增加一天,好好犒劳犒劳征战了一年的前方将士,同时他自己也打算携家眷到海滨别墅去休闲度假几天,放松一下疲惫的身心。宣布停火令已由总统府办公厅拟好,准备在春节前三天诏令全国。
正当阮文绍兴致勃勃地与夫人商议如何安排春节休假事宜之时,总统府来了一位不速之客:驻越美军最高司令官威斯特摩兰上将。经通报后,这位身着迷彩服、肩扛四颗星的美利坚合众国将军目不旁视,大步流星走入阮文绍的办公室,他那双沉重的大头长统军靴把越南共和总统府的地面震得直颤栗。紧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三名威风凛凛的美军军官。
与将军们见了面后,阮夫人便知趣地回避到另一个房间去了。
上将神情严峻,单刀直入:“根据我们截获的最新敌情,我们预计北越军与南部越共将会在春节前后或期间,联手对越南共和采取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为了确保总统以及您的国家的安全,我建议阁下取消今年的停火令。”
阮文绍淡淡一笑,不以为然道:“很感激司令官阁下对我本人及越南共和的关照。但我所得知的情报与阁下的略有不同。我的军官们告诉我说,刚刚过去的一年中,越南共和军与美国盟军的联合军事行动取得了辉煌的战果,重创了越共主力,使他们的军力遭受前所未有的重大损失,当然,这主要应归功于将军阁下您的天才指挥。这两个月来,西贡四周各省相当的平静,没有大的战斗,这就是印证我方军事成果的有力证据。如果我在这个鼓舞人心的时刻突然宣布取消停火令,势必会造成不良影响,使我军高昂的士气蒙受打击,可能会给社会各界造成一定程度的恐慌情绪,而且还将为越共提供攻击我们的口实,说我们好战、一味讨好美国人、不尊重民族传统、拒绝民族和睦和解、无视老百姓的生活,等等,这对于我们来说很不利,是一种政治上的挫败。阁下不知道农历春节对我们越南人有多么的重要。我们借此时机单方面宣布停火七十二小时,不但可以显示我们的宽洪大度,也证明我们是足够强大的,我们根本不在乎越共的小打小闹。如果越共在春节期间不响应停火,硬要打仗,就会使他们失去民众的支持,陷入孤立。到那时候,我们再宣布取消停火令也不迟,那样就能掌握主动。”
威斯特摩兰一边听着一边直摇头,但他还是耐着性子听完了阮文绍的长篇大论才接着重申自己的立场:“总统先生所说的我都能理解。但是今年的实际情况完全不同。想必阁下已经知道在9号公路北段,北越出动了好几个精锐的正规师围攻我们的海军陆战队基地,是我们的战士——美军的战士们正在流血战斗,同那些该死的北越人!如果阁下宣布春节停火三天,胡志明就会利用这宝贵的七十二个小时向南方疯狂运送军队和武器弹药,在南部发动一系列的起义,向我们进攻。而你们的共和军却休假躲清静去了,让我们美国军人拼命战斗去保卫你们,这意味着我们要付出更多无谓的牺牲、流更多的鲜血!这不公平!难道这仅仅是因为我们不是越南人,不懂得春节的重要意义就必须付出的代价吗?总统先生,我们绝不能接受由于您的停火令而给我们带来的巨大的生命损失!不能接受!”
上将说到最后,情绪激动得有点失控了。他竟然没有说出最关键的问题:军方的情报显示南部越共很可能在春节期间发难!
威斯特摩兰将军咄咄逼人的气势让阮文绍有点招架不住了。但他毕竟是一国之君,不可朝令夕改,也不能让美国人一吓唬就缩了脖子,这是一个脸面的问题,国家的尊严岂容亵渎?哪怕是善意的亵渎也不行!可话又得两说,美国盟友是不能得罪的,因为越南共和的安危全仰仗这些铁哥们来保卫,他们也的确够玩命的了,应该体谅。阮文绍理不直气不壮地争辩了一番,几轮讨价还价,最后双方都做了些让步,达成这么一个折衷的协议:
春节停火时间向全国公布是七十二个小时,即从129日(农历丁未年腊月三十除夕夜)20时零分起至21日(农历戊申年正月初三)20时零分止,但在军队内部则减半为三十六个小时;停火范围只限于第234战术区,溪山战场所在的第1战术区不停火;停火期间,只允许不多于百分之五十的越南共和军官兵就近休假回家探亲,停火令终止前务必归队,其余的百分之五十官兵仍要留守军营,在驻地内过春节;如若在停火期间发现越共方面开一枪,停火令立即自动终止,恢复战争状态。

送走了威斯特摩兰一行,阮文绍立即召见他的特别顾问四先生,不无自豪地向他讲述自己是如何顶住美国人的压力,为本民族赢得过一个停火的春节的权利,只可惜的是给将士们的停火时间短了一点,这是为了照顾越美两国盟友关系不得不作出的让步。四先生用谨慎的言辞对总统的“民族气节”表示钦佩,然后就转移话题,向他通报从美军牧师奥·科纳那里获悉的溪山最新战况。但阮文绍已经不再关心该地区战事的进展了,他正在思量春节期间自己出去休假时总统府里的政务应如何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