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5日 星期一

烽火岁月....( 连载 -18 ).... 林新仪

                  第四  鸽子 、蛇和木头鱼 ( 7 )
越共特联情报中心负责人苍柏大校很快就接到一条只有一串阿拉伯数字的情报:1-30-0-0-1-31-12-0。这是越南共和军内部执行的春节停火时间。情报上传后,越共最高军事当局立即确定下戊申年春节总攻击的发动时间为:131日(农历正月初二)凌晨3时整。总攻击命令由北越国防部长武元甲大将亲自签署,只下发到军队师以上干部。


年三十那天中午,村子里来了个补锅匠。他的一条腿似乎有毛病,一瘸一瘸的,挨家挨户吆喝了一圈,补了四五口锅,最后来到阿三婆的屋前。阿三婆正坐在门口一张小竹凳上晒太阳,眯着眼睛瞅着那个满头乱发、体格健壮的青年匠人,默不作声。
“阿婆,补锅吗?我的手艺人人夸。”补锅匠眨巴着眼睛问。
“我有三口破锅要补,你收多少钱?”阿三婆不紧不慢地反问。
“我的价钱很公道,童叟无欺。包你满意。”补锅匠咧嘴一笑,伸出双手打了一个奇特的手势。
暗语暗号全对上了。阿三婆迅速地扫了一眼屋前屋后,没有发现什么形迹可疑的人,便将补锅匠让进屋里,将门掩上,从厨房取出三只旧锅放在地上,说:“他们正在地窖里睡觉。我去叫他们。”
阿三婆从后门出去了。补锅匠开始叮叮咣咣的干起活儿来。
不大功夫,三个年轻人像猫一样悄悄闪进屋内。
桑春雷兴奋地轻声叫道:“五德哥,可把你盼来了!”
被称为“五德哥”的补锅匠原来是黎明基地的少尉教官,这三个青年战士都曾接受过他的严格训练。
五德不动声色,点头示意三个年轻人围着他蹲下。他将一把以汽油为燃料的焊枪烧得旺旺的,一边娴熟地干着补锅的活计,一边低声向他的属下传达即将打响的战斗任务。A05被任命为这支三人战斗小组的组长。五德是中队长,他们的直接指挥官,有十个这样的战斗小组归他指挥。他向三个战士详细交待了具体的潜伏时间、潜伏地点、攻击目标……。
阿三婆把三个小伙子叫回来后,便拿了件破衣服继续坐到屋门口缝补起来,为他们把风。
半个小时之后,补锅匠出来了,跟阿三婆讨价还价好半天,结果只从这个吝啬的老婆子手中抠到三元工钱,怏怏地一瘸一拐而去。这是演给村里人看的。刚才,他在屋里给三个战士留下了三十块钱,告诉他们是部队发的春节补养,也是大战前的加餐费。
除夕之夜,阿三婆没有给三个年轻人做什么好吃的,依然是粗茶淡饭。直到初二的下午,她才用那三十块钱从村里集市上买回来一些鱼肉,外加半条新宰杀的狗腿,用咖哩佐料将它炖得满屋飘香,让三个小伙子馋得直咽口水。然后,阿三婆又从地窖里取出一小坛存放了一年多自酿的黑糯米酒,摆下一桌为壮士们饯行的酒菜。
外边天色已擦黑,三个年轻人围坐在一张木漆已斑驳脱落的旧餐桌旁,为那些大碟小碟热气腾腾的肉菜而兴奋不已,他们实在记不清到底有多长时间没有闻见肉味了,巴不得立马风卷残云、大快朵颐。可阿三婆却不知道还在干什么,迟迟不肯出来。
“阿三婆,你怎么还不来呀?”桑春雷叫道,“我们都快饿死了。”
“来啦。来啦。”阿三婆一边答应着一边从厨房里走出来。只见她手上捧着一个塑料碟子,碟子里盛着一条奇怪的鱼。她快步走到餐桌前,将碟子放在桌子中央,然后脸色庄重地坐下。
三个小伙子瞅着搁在菜肴之上的那个塑料碟子里干巴巴的鱼,不由得目瞪口呆!因为那条鱼尽管栩栩如生但却不是真的!
桑春雷伸出手指头轻轻触摸了一下鱼身,疑惑地问:“这是……木头做的?”
“是的。”阿三婆微微一笑,点点头说,“这是条木头鱼。”
“这是……为什么?”
“我来给你们讲讲这条木头鱼的故事……”。阿三婆平静地说。
那是二十余年前的事情了。那时,二战刚刚结束,法国远征军重新占领越南,并扶植起保大傀儡政权。胡志明领导的越南独立同盟(简称越盟)在全国开展抗法武装斗争。由于敌我双方力量悬殊,斗争进行得异常艰苦卓绝。南方的根据地多数在边远贫困的山林地带,而且被法军和保大的军队长年分割、封锁、围剿,生活物资极为匮乏,越盟的干部战士在饥寒交迫中顽强生存,不屈不挠地战斗着。当年的阿三婆很年轻,跟随丈夫陈大友在靠近柬越边境的一块根据地里的一个少数民族小村落中生活。丈夫是越盟干部,很少回家,阿三婆带着两个小不点儿的孩子饥一顿饱满一顿的,日子过得苦不堪言。

有一天,丈夫突然回来了。阿三婆赶紧张罗着把米缸里仅存的两小罐红糙米熬成稠稀饭,好让丈夫能吃个饱肚子。她知道,部队里的生活条件更是艰苦,连象样的稀粥都很难喝得上。只是,没有菜肴,仅有一碗清水煮出来的野竹笋,和一小碟脏兮兮的大颗粒粗盐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