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7日 星期三

烽火岁月....( 连载 -19 ).... 林新仪

             第四  鸽子 、蛇和木头鱼 ( 8 )
陈大友看着两个孩子嘎嘣嘎嘣嚼着粗盐巴、呼噜呼噜大口吞咽红米粥,一副小饿狼的模样,既心疼又无奈。他猛地一拍大腿,说:“孩子们,爸爸给你们看一样好吃的东西。”
俩孩子瞪圆了眼珠,流露出热切的期盼。
陈大友从背包里掏出一条巴掌般大小的鱼来。这是一条用木头雕刻成的鱼,活灵活现,其手工之精湛令人叫绝。他将木头鱼递到孩子面前,逗他们说:“看,这是什么?”

“是鱼。”俩孩子同时伸出手来抢。老大手快,一把将木头鱼抓过去,塞进嘴里就啃。可是,他左啃右啃就是咬不动,口水把鱼弄湿一了大片,鱼身上还留下许多浅浅的牙印。
“呵……不不不。”陈大友乐了,赶紧拍拍儿子的腮帮说,“不是这样吃。不是这样吃。来来来,把鱼给爸爸,我来告诉你们怎么吃。快给我。听话。哎,这才是乖孩子。”
陈大友让妻找来一只碟子,把木头鱼放在碟子上,然后指着木头鱼对孩子们说:“你们看见了吗?这是鱼。对吗?想一想,好好的想一想,这是一条很好吃很好吃的鱼,是用油炸过的,又香又酥,好吃极了!对吗?你,还有你,想了吗?在哪里想?在脑子里想呀。嗯,对,也是在心里想。心里,这儿,心!对了对了。使劲想。哇——!这条鱼真馋人呐!吃到嘴里一定满口流香,油腻腻的,妙极了妙极了!哎呀呀,瞧瞧,我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你们呢?是不是也要流口水了?这就对了。这就对了。然后,开始吃饭。对,就这么吃。就着盐巴,大口吃饭。怎么样?是不是吃出油炸鱼的香味来啦?嘴里是不是有鱼的味道?有没有?肯定有的。对喽对喽。你们肯定是在吃鱼,没错。香得连鱼骨头都舍不得吐掉……。对对对。使劲嚼。使劲!嚼呀。嚼烂它,咽下去。啧啧啧,真香呀!……”。
年青的妻子在一旁瞅着丈夫绘声绘色的表演以及孩子们聚精会神地学习如何“吃鱼”,忍俊不禁。她扭过脸去,两行凄楚的清泪沿着脸颊流淌下来……。
随后,这种“意念食鱼法”便从越盟部队流传到民间,为那些贫困至极的村民们提供了一个颇为见效的方法,以度过那段饥寒交迫的岁月。
陈大友奉命集结北上之后,阿三婆便带着一大群孩子,还有那条“被油炸过又香又酥”的木头鱼,迁徙到西贡市的郊区,靠种菜为生,并成为越共谍报网一名出色的交通员。每年的春节,她都要把珍藏的木头鱼拿出来,放在餐桌上,为的是让孩子们怀念一番他们的父亲。后来,孩子们一个个长大了,也一个个的离家而去。孓然一身的阿三婆,依然在除夕之夜将木头鱼摆上,以寄托对丈夫和对孩子们一份遥远的思念。
阿三婆讲述完关于木头鱼的故事,令三个即将奔赴战场的青年战士感动不已,被激励得更加斗志昂扬。这个故事里头包含着许许多多让人回味的东西:战争与家庭、正义与善良、坚强与美丽……。——尽管它的寓义深远,但是,由于其中折射出一个民族太多的耻辱和苦难,这个关于木头鱼的传说后来竟成为每个越南人刻骨铭心的、永远的痛!
阿三婆为三个年轻人的碗里斟满了深红色的黑糯米酒,也给自己倒了一碗,然后双手平举,深情地说:“孩子们,来,端起碗来。”
三个战士庄严地端起那碗像血浆一样的含酒精的液体,肃然望着眼前这位敬可佩的老妈妈。
“你们马上就要上战场了。好好干!孩子们。不要害怕,打仗总是难免要流血、要牺牲,我的大儿子就已经战死了……。我们越南民族就是这样一代人一代人的战斗到今天,只要独立和自由没有实现,我们还要继续战斗下去!A05B09,我现在还不知道你们的姓名,也没有问过你们是从哪里来的,但我从你们的口音已经听出来,你们和A12不同,你们是华人,你们的祖国是中国,不是越南,而你们却心甘情愿为我们越南人的抗美救国事业去战斗、去流血,作为越南人的母亲,我非常感激你们!所有的越南人都会感激你们、感激中国的!今天这碗酒,就像你们的热血一样,是我这个老太婆为你们壮行的酒,可以为你们抵御风寒。来,把它喝干!”
桑春雷和彭子超不由得相互对视而笑,他俩现在才知道,原来对方同为炎黄子孙。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
A12——一个长得虎头虎脑、肤色黧黑的越南小伙子充满敬意地说:“两位华人大哥,这碗酒也算我敬你们的。来,为了今夜的战斗,干!”
“干!”
“干!”
四只碗相互撞击,发出铿锵之声。血液开始燃烧了……。

外边,鞭炮声响得正欢,带着对新的一年忐忑不安的企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