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3日 星期六

紅楓片片情(詩文集)-連載-50….(曾習之)

一次永遠難忘的聚會
──寫於參加「義安校友聯歡會」之後

自九五年六月份,接獲廣州余以平教授寄來「越南義安校友聯歡會」的邀請信之後,我們的心情便一直激動不已。經過考慮和籌措後,終於決定和內子聯袂出席在廣州舉行的第三次聯歡。
「越南堤岸義安中學」和當年的「堤岸南僑中學」等校齊名,都是傳授中華文化、儒家思想,傳播愛國主義、民族主義思想的著名學府;學生人數眾多。當年(抗日戰爭勝利後開始),從國內南方來了一批左派的年輕教師,他們進入各該校任教,把新的教材、新的教學方法、新的思想灌輸給天真單純、血氣方剛的學生們。一九四九年,大陸全國解放,這一群受了「新民主主義革命」和「為人民服務」新思潮影響的青年學生們,便先後於五十年代初,想方設法、排除萬難,努力爭取經香港回祖國升學,為國家、為人民服務。

光陰似箭,同學們在祖國大地渡過了幾十個轟轟烈烈、卻又風雨交加的春秋;在數十年漫長、艱苦的歲月裏,他們全心全意、兢兢業業地為國家、為人民作出了無私的奉獻。他們努力學習、積極鑽研,不少人成為教授、學者、工程師、律師、教師、藝術工作者等,為祖國的建設事業,尤其是為國家改革開放的經濟建設事業,作出了巨大的貢獻。然而,在那狂風暴雨橫掃大地的日子裏,同學之中卻有不少人遭受了不公平的批鬥和飽受冤屈。在反右年代裏,有不少人被打成右派份子,被停學,被革職,甚至......;文革期間,幾乎大多數歸僑知識份子、幹部都成了「有海外關係的特嫌份子」,有的被隔離,被審查,被無情批鬥,甚至......。逼迫得不少歸國僑生最後不得不在國務院特許之下,挈婦將雛,淚流滿面地離開了可愛的祖國,流落到陌生的港、澳地區,成為無家可歸的「二等公民」。幸而這批歸國僑生們到了資本主義社會後,都能夠掙扎求存,積極謀生,經過多年努力適應,堅強搏鬥之後,終於均已站住了腳根,生活安定了;今天,也有些人發了財,成了富翁,有些人成了社會良材,有些成了社會活動家等等;只可惜,他們已開始垂垂老矣!不過,他們始終表現出純真無邪、光明磊落、問心無愧的高尚品格。儘管他們過去曾蒙受過冤屈和不公平,但當他們討回了清白之後,他們那種從小就培養起來的愛國主義情懷,以及「同舟共濟、為善最樂」的優良傳統精神,是永遠不會改變的。因而,八十年代初,當祖國實行改革開放政策之後,許多港、澳和東南亞等海外南僑、義安的校友們(如王豐......等人),便踴躍回國投資建設,為促進中國新階段的經濟建設事業而貢獻力量。
王豐伉儷、余以平、陳詩博、陳子思、呂志英、曾士諤......等校友,由於深切了解義安校友們愛國、愛民、愛故鄉的感情,即使海枯石爛也不會改變的特性,為了要把他們這種崇高的情懷和優良傳統,永遠保存和延續地加以發揚光大,所以,他們便於一九九二年發起,並且馬上著手組織「義安中學校友會」及開展義安校友聯歡活動,獲得國內外義安校友們的熱烈響應和支持。王豐校友為了實現此一頗具意義的理想,為了成全校友們長久以來就盼望著「若有機會,每隔兩、三年,能夠讓海內外校友們歡聚一堂,暢談心聲,交流經驗,增進情誼,那該多好啊!」的心願,便毅然決定贊助「聯歡活動」所需的全部費用。據了解,首次和第二次活動,他甚至還負責了國內經濟有困難的校友們之來回車費呢!王豐校友伉儷慷慨樂施的仁風義舉,獲得全體校友的尊敬與由衷感謝。由於他們的善心義舉,促成了「義安校友聯歡會」的順利舉行;而每次聯歡會的成功舉辦,又都促進了校友高潔情操的升華,使其見聞、視野、心胸更加開闊;對生活、生命、友誼和對真情更加珍惜;進一步促進了校友們的團結友愛。因而,校友們在此次的座談會上,都一致希望與要求:「聯歡會務須繼續舉辦下去!」並且大夥也提出:「今後,不可以只由王豐校友一個人獨自承擔大會的全部費用,有能力、或能力可以做得到的人,也應該量力分擔一些。」本人也建議:「海外各地區的代表,應該發動本地的義安校友參加今後的聯歡活動。希望經濟條件較好的海外校友,也能慷慨捐輸,贊助經費,共襄義舉,讓這個有意義的活動,能繼續不斷地舉辦下去!」
與會者一致公認,此次聯歡活動,辦得比前兩次都要熱烈和成功(見陳子思先生之報導),我們非常有幸能趕得及出席此次別開生面的盛會。我們一行六人,於十一月十八日由九龍紅墈乘直通火車赴廣州,下榻沙面新勝利賓館。安頓住房後,便到二樓宴會大廳共進午餐。此刻,我首次見到數十位年齡大約由六十到七十左右的男女校友,其中大多數人的鬢角已閃星星,部份人甚至滿頭銀髮了。「光陰易逝人易老」,「別時十七今七十」,能不令人感慨萬千?!幸而見到同學們個個興高彩烈,精神奕奕,談笑風生,我的心才自然而然的欣慰起來。闊別數十載了,今天我第一次趕回娘家和校友們重逢相聚。在第一次餐敘上,我的心的確激動得很,顧不得吃飯,而是聚精會神地逐席在注視、在辨認每個人的臉龐,努力地去追憶各人童年時的模樣和特徵。終於我已認出或找到了余以平、呂志英、畢雲照等校友,以及邱元鳳、許若老師;而來自汕頭的馬雪貞,也認出我是她一九四八年同屆畢業的同窗;香港的許慶珠認出了四十多年不見的廖春英學妹......,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能在這個聚會中找到自己失散了數十年的老同學、老朋友,那是多麼令人欣喜若狂啊!單從這一點上看,組織校友聯歡會就夠有意義的了。
此次聯歡活動安排得比較切實和精簡。第一天(十一月十八日)大夥報到,辦妥進住手續,用過午餐之後,下午自由活動。於是校友們便三五成群,自由匯聚;有的在房間內促膝暢敘;有的結伴漫步羊城特具情調的大街小巷。第二天(十九日)上午在賓館七樓會議室舉行全體校友座談會,會上大家踴躍發言,從上午八點到正午四個小時內,沒有片刻冷場。
大家海闊天空,暢所欲言,氣氛熱烈、親切,給大家留下難忘的印象。下午自由活動,有的校友會晤來訪的親朋;有的出外探望戚友。晚上七時,集體乘遊艇暢遊珠江,觀賞珠江兩岸美麗夜景。從迷人之夜色中,亦能窺見廣州市突飛猛進的發展變化。在遊輪上,我們包了船首的卡拉OK室,大家自由就座,一邊喝水、聊天、觀賞景緻,一邊毛遂自薦上台演唱自己拿手的歌曲助興。最後,筆者也被主持人呂志英學友強拉硬推地推上了台前。也許是由於心血來潮,或者是因為被現場親切氣氛之感染,使我的心情格外激動起來,便特別投入地唱了「敖包相會」這首美妙而又意味深長的情歌,竟獲得熱烈的掌聲,這也是我始料不到的。兩個多小時的遊船、歌唱、聯歡活動,使整個大廳充滿了歡樂的歌聲、笑聲和掌聲,洋溢著溫馨、祥和與親切的氣氛。

「把盞羊城心曲賦,遊船上、感懷無數。昔日同窗,今朝同艇,萬里遠來相聚。          
校友揚威頭角露,崢嶸歲、不甘遲暮。義如雲天,安如磐石,江水送愁流去。                              
‧白墨‧──調寄《夜行船》」
第三天(二十日)早上八時集體照相留念之後,接著遊覽白雲山。我們觀賞了山上各處美麗別緻的亭臺樓閣,以及奇花異草等園林藝術景觀,亦欣賞了白雲山雄奇之氣勢;更高居臨下,遠眺廣州市欣欣向榮的景象。中午,我們就在山上廣闊的公園裏,享用人手一份自助餐。回程時,遊覽了廣州市新開發的市容。這一帶高樓大廈,櫛比鱗次,建成一個範圍廣袤的商業中心。現代化建築群之多,街道、銀行、醫院、學校、商場、公園等規劃之週全、設施之先進,直追香港水準。遊覽中,看到廣州面貌在一日千里的變化著,簡直好像夢幻一般,竟由然想起了陳國暲詩人的名句:「昔日荒丘,今日樓房列。地上華燈天上月,真是如夢難分別。」
晚上七時至十一時,在賓館九樓的大會議廳舉行聯歡晚會,這是校友們三天來聯歡活動的高潮。在設備完善、相當現代化的大廳內,十多位年輕貌美而又彬彬有禮的侍應小姐、男仕們,川流不息地為校友們端茶、斟酒,遞送所需各種飲料、食品。這對過慣清苦節儉生活的校友們來說,簡直是帝皇般的享受啊!七時正,主持人余以平教授簡短地講了幾句鼓動大家盡情歌唱、跳舞,盡情談心,盡情歡樂的開場白之後,十位臨時湊合的女校友們首先上台合唱「同學們永遠是年輕」,由呂志英指揮;接著由高班老校友們上台合唱「義安校歌」,由香港的符任之作曲家填詞及指揮。兩首歌詞感人肺腑,歌聲振奮人心,全體校友便都情不自禁地附和著合唱起來。嘹亮的歌聲響徹整個大廳,傳向四方。接著,校友們便自動地魚貫上台演唱卡拉OK歌曲;台上歌聲、樂曲嘹亮,舞池中一雙雙、一對對校友翩翩起舞。全場校友們都沉浸在學生時代的歡樂之中,大家都表現得非常活潑愉快,大家也都變得年輕啦!真是令人回味無窮啊!在今晚的聯歡會上,許若老師顯得格外興奮和活躍,他動員了夫人、子、女,組成「許家軍」來參加聯歡,在會上,又合唱,又獨唱;尤其是他那首「長亭外、古道邊」,更給校友們帶來了無限溫馨的記憶與回味。最後,台上播放出「友誼萬歲」的驪歌,大夥竟激動不已地合唱起「友誼天長地久」。三個小時歡樂的時光很快便過去了。結束時,同學們都不願離席,不捨分手。
第四天(廿一日)早上,大夥仍然聚集在二樓餐廳裏,共享豐盛美味的早點。這一餐吃得特別久,因為大家都有傾談不完的話題,因為用餐之後,各人將要握別,各散東西啦!三天來的聚首、暢敘、聯歡,使情誼倍增。而今,當大夥一一握手告別之際,每個人都顯出無限依依之情,不少女校友還灑下了惜別的淚水呢!
「醉飲穗城歌徹夜,義安天下同歡。珠江流水暖心田。座中尋校友,驚嘆鬢灰斑。       
四十餘年如一夢,別離重聚心寬。五羊市內樂團圓。曲終人散後,何日共遊船?
‧白墨‧──調寄《臨江仙》」
但願人長久,後會總有期!
讓我們一齊說聲:珍重!再見吧!

一九九六年元旦完稿於加拿大阿省愛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