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2日 星期一

紅楓片片情(詩文集)-連載-51….(曾習之)

師生情誼世代長青
──「端華師生慶祝2000年聯歡會」紀盛

(一)
六月十二日下午,我們夫婦倆首先到達了世界花都巴黎。之後,便陸續有「端華中學」的老師、同學從加拿大、美國、澳洲、紐西蘭、香港、澳門,甚至從第二故鄉柬埔寨金邊,從越南的西貢匯集於巴黎。
六月廿四日,來自外國的師生一行五十人,參加了「“端華中學師生親友慶祝2000年聯歡會”籌委會」組織的「巴黎一日遊」。上午乘旅遊巴士瀏覽凱旋門、協和廣場、艾菲爾鐵塔、凡爾賽宮等名勝;中午往十三區唐人街午膳;下午坐遊輪觀賞塞納河兩岸巴黎名勝古蹟,以及兩畔風光、情調。

六月廿五日中午十二時,假座十三區「白天鵝大酒樓」舉行「端華中學師生親友慶祝2000年聯歡會」,筵開八十席,把偌大的宴會大廳擠得無縫插針。赴會人士之踴躍,人數之多,被譽為「轟動巴黎之盛會」。凡是應邀出席宴會的老師、校董,都被安排坐在正對講台的前排嘉賓席。和我倆同席的有來自紐西蘭的林超泉、李群老師夫婦,巴黎的周德明、郭小紅老師夫婦,謝潔如老師等老同事、老朋友;鄰桌是德高望重的端華元老薛世祺老師,來自多倫多的張清、林秀玉老師夫婦、李潔君老師......等。闊別了卅多載之後,首次在世界花都聯歡宴席重逢、餐敘,彼此都感到無限高興與激動。僅從此次闊別重逢團聚的良機看,舉辦「端中師生聯歡會」就夠有意義的了。「別時卅七,今七三」,薛老師今九十,怎不令老師們、同學們感慨萬千呢?真的是:「光陰易逝,人易老」啊!當年,年富力強、風華正茂的教師們,如今都已鬢髮花白,垂垂老矣,幸好大夥均能保持積極樂觀的人生態度,因而每個人尚能保持著健康奮發的精神面貌。這是令彼此都感欣慰的地方。
人們越來越多了,我們見到的老師、學生也越來越多了,彼此握手、擁抱、寒暄、送名片、抄地址、合照......,忙得不可開交。多麼幸福的時刻啊!
大會準時於中午十二時開始,數十位校友合唱「端華校歌」之後,大會籌委會主席巫幹文同學致歡迎詞。講話內容只談師生親情,只講團結互助、友愛之意義;不涉政治,少究歷史,對人為浩劫,點到為止;同時還介紹了出席此次盛會的七十歲以上的老師,以及從外國專程趕來赴會的老師、同學的名單。兩張名單都有曾任歐老師夫婦的名字,使我有點訝異。主席致詞後,文藝助慶節目接著登場,有大合唱、小合唱、二重唱、獨唱;有西方現代交誼舞,也有西方集體舞,有中國太極劍,還有柬埔寨、寮國集體舞......。表演者全部是端中專修班(高中)各屆校友。效果極佳,大受歡迎。尤其是「遠方的客人,請你留下來」一曲數十人的大合唱,激起了全場八百位師生波濤翻滾的熱烈情緒。跳柬寮集體舞時,幾乎全體老師都被邀共舞了,把大會氣氛推向高潮。而聯歡會最令人難忘和欣慰者,則莫過於師生聚首舉杯祝福、問候敘舊及圍坐合照的情景與場面了。
酒菜過了三巡之後,當我和太太廖如真走到第十一屆同學們圍坐的五席(有些是中三同學),順序舉杯向同學們祝福之際,第七屆的王錦炎、第九屆的張盛文、第六屆的陳其昌......等各班代表,都爭先恐後地紛紛過來,拉著請我們和張清老師等人到他們各班的酒席上,和同學歡敘,舉杯與合照。就這樣,每班每席輪流轉了一圈下來,聯歡會也快要結束了。我們幾乎連吃也顧不上了呢。
聯歡大會在驪歌聲中於下午五時宣告圓滿結束。結束之後,巫幹文主席又代表籌委會邀請老師們和外國來的同學們,到九十四區「鴻圖酒家」聚餐座談,總結「聯歡大會」的優缺點,要求大家提供寶貴意見與建議。「鴻圖酒家」是由專修校友魏楚傑夫婦開設的,頗具規模與氣派。主人以豐盛的越南餐招待大家。席間,薛世祺老師、林超泉老師和我先後發了言。我首先肯定了此趟盛會已圓滿地起到了團結全法、全球「端華中學」廣大師生之目的。我還指出:「從此次聯歡大會能圓滿、順利地舉辦成功,便充分顯示了“端中”校友的巨大力量(人力、財力、影響力、凝聚力、組織能力......)。今後我們應該繼續主辦此類慶祝聯歡活動;並且應該把“金邊端華中學校友會”健全、健康地重新組織起來,使它成為一個正式的、全球性的大社團!除了推動各種文娛、聯誼活動之外,尚應做許多諸如文教、體育、保健、敬老、托兒等文化福利工作。」獲得在座師生的認同,相繼發言者熱烈。我們夫婦倆因為還要趕赴第十一屆同學們組織的另一個晚間聯歡會,便於七時半匆匆告辭離席了。魏同學夫婦送我們出去,並在大廳中邀我們合影留念。該相片已專程寄贈至我們手中了呢!
第十一屆住在巴黎的同學們(林成輝,顏榮先、曾素梅夫婦,劉端洪、鍾日麗夫婦,薛學人、黃丁秀夫婦,陳偉強夫婦,李緒輝、黃惠芳夫婦,曾桂蘭,曾慧琳,陳景秋、杜秀賢夫婦,劉光、馮建芳夫婦,陳碧英,陳金珍,蔡琴華,陳玉珍,陳兆華,方美香......等),為了宴請班主任曾任歐老師和廖如真老師,以及從外國來的同學們(陳艷芳,翁開順、石巧雲夫婦,吳慧雯,李慕祥,賴巧鸞,陳正群、陳玲兒夫婦等),特於是日晚八時,假座十三區「中國城酒樓」,開了四大桌酒席。席間,師生們談笑風生,碰杯乾杯頻頻不斷,彼此都特別開心。同學們集中交談了此次大聯歡會上,本屆同學們同心協力,付出巨額金錢,出版了「端華中學第十一屆專修同學通訊錄」的深遠影響與意義。大家都為此而感到興奮和自豪。於是同學們在老師帶領下,舉杯向負責編輯出版「通訊錄」的四位編委:成輝、端洪、榮先和學人致謝!致敬!此外,李慕祥同學亦給同學們追述了他在柬共集中營的殮房裏,和死神搏鬥而奇蹟般死裏重生的往事。聽得同學們目瞪口呆,對柬共所製造的法西斯劫災痛心疾首。
餐敘結束後,景秋指揮大家到酒樓門前廣場上合照留念。聯歡宴直至午夜十二時半才盡歡而散。

(二)
六月廿六日至廿九日,外國來的老師和同學們一行四十餘人,參加了主辦單位組織的「比荷德盧四日遊」,由王淬成、許毅雲、魏文卿三位校友擔任正副導遊。老師中有來自多倫多的張清、林秀玉夫婦、香港的蔡維國、紐西蘭的陳政梅等十位;卅多位同學及其子女,則來自美國、加拿大、香港、澳門、越南、柬埔寨、澳洲和紐西蘭各國。巴黎的許毅華老師(陳偉夫人)、謝放園等校友作陪。
四天行程中首日遊覽了比利時一村鎮滑鐵盧戰地古蹟,今已看不出當年英德荷比等聯軍如何大敗拿破崙的痕跡了,只見一小丘上站立著一頭雄獅怒視遠方。繼而進入首都布魯塞爾市中心廣場,及郊外原子球塔參觀。
第二天往荷蘭海牙國際法庭參觀拍照;續往阿姆斯特丹瀏覽市容。見識了紅燈區大街小巷的神秘面目;參觀了民俗村、風車、鑽石廠,及木屐、奶酪製作坊等處。晚抵鹿特丹海港城度宿。
第三天由鹿特丹直奔德國科隆市。午餐後,巴士載著我們從窗口瀏覽了著名的科隆大教堂,便續程德國第三大城市法蘭克福。巴士繞城中心慢行了一圈,讓師生們作巡禮式的匆匆一瞥,也算到過貴境。黃昏時分立即回程趕抵馬克思故居小鎮過夜。
第四天早餐後,先往馬克思故居參觀拍照。故居是一間小屋,木門左右兩個窗戶均裝上粗鐵枝,從外表觀之像座小監房;馬克思大鬍子人頭塑像,裝在牆上。參觀後略有冷落淒涼之感。到底馬克思學說與主義,今天仍具有指導價值和意義否?人們定必會帶著疑惑的心情而離去的吧!
巴士沿著迷人的萊茵河畔公路直馳盧森堡。盧國是歐洲共同體行政中心之一,雖然人口只有四十一萬,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其政治、經濟都很發達,並以金融、銀行業最為著名,大有直逼瑞士之勢。首都盧森堡市,是座獨特而且優美絕倫的峽谷山城。城中有一座巧奪天工的虹橋騰空飛架,把分隔新舊兩城的峽谷天塹,變成了暢通無阻的通途。峽谷公園就在虹橋畔,環境優美潔雅,空氣清新宜人。河對岸的山坡上,古代的防衛堡壘依然雄踞如故,今已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人類文化遺產」保護區,成為遊人爭相觀覽的旅遊熱點。
在第一天旅途的巴士上,充滿著歌聲、笑聲和掌聲,洋溢著歡樂溫馨氣氛。王淬成和許毅雲導遊幾乎逐個邀請老師和校友歌手們上來唱歌助興。先請來自香港的蔡維國老師、多倫多的張清老師,繼而請魏文卿、謝放園等校友各高歌一、二首,他們那嘹亮、優美的歌聲,繚繞車廂三日未散,給同遊師生留下悅耳難忘的回音。歌手們都輪流唱過之後,竟也輪到我啦;我並不擅長唱歌,嗓子亦已沙啞,但多次婉辭也推不掉,故只好硬著頭皮上去獻醜了。開腔之前,我突然想起要唱一首情歌「敖包相會」。我先告訴車上師生:「五十年代中,我首次唱這首情歌時,是唱給心上人聽的;今天也要唱給端中師生聽,因為你們也是我的“心上人”。」話剛說完,掌聲四起,幫我壯了膽,「好的開始,便是成功的一半」。一曲順利唱完之後,竟獲熱烈掌聲。接下去歌聲一直不斷......
第二天在車廂裏,是邀師生輪流講話、講故事、講經歷......。先由張老師、蔡老師開始講;輪到我時,我特地講述了一九九二年我和太太訪問滿地可的學生們的故事。「陳艷芳為了歡迎從遠道來訪的班主任夫婦,堅持向縫衣加工廠老闆請假半天;因違犯工廠規定,第二天竟遭開除。事件令我們非常不安。但皇天不負好心人,艷芳卻因禍得福,不久她決心做起雜貨生意來,生意滔滔,由零沽發展為批發。她現已成為胖胖的老闆娘啦!大家瞧瞧她像不像真正的老闆娘?」
我請陳艷芳同學上來談談她的成功經歷。掌聲熱烈。繼而請翁開順、翁名珠、柬埔寨來的蔡素娥、越南來的李錦娥、滿地可來的蔡長越......等同學上來介紹他們事業的成功之道。最後,我特別提議請賴巧鸞同學上來講一講。她遲疑了一陣子之後終於上來了,她臉色凝重,神情嚴肅,稍稍沉思了一會兒才開口:「同學們,我不是介紹事業成功經歷,我想唱一首歌。前幾天顏榮先、曾素梅同學請曾老師夫婦和我們同學到他們家聚餐聯歡時,曾老師曾對我說:“巧鸞,你現在回到娘家啦!”“回娘家啦!”一句話竟令我喉嚨梗噎,淚水奪眶而下。因為我們一家卅幾口人,在波樸統治時期,全部被折磨死了,只剩下我一個孤女......。我現在要唱一首孤兒荒山尋雙親白骨的“哭墳(潮曲)”。」她邊唱邊抽泣,淚珠串串滾下,聽眾也個個淚水盈眶......。巧鸞一家的悲慘經歷與遭遇,引起全體師生對人為的赤柬劫難記憶猶新,深惡痛絕。
下午回程巴黎,在距離巴黎市區尚餘半小時車程之際,王導遊特別邀請老師們講幾句臨別贈言。張清老師意味深長地講了幾天來師生同遊的感受;然後唸了他即興寫成的一首散文詩,獲得熱烈的掌聲。繼而請我講話,我簡括了幾天同遊、師生感情與日俱增的收獲之後,便以激動之情朗誦了「祝賀端中師生巴黎大聯歡」七律一首以贈同遊師生:

歲月悠悠欲所期,逢緣同慶賀黌禧。
由衷祝福團圓日,熱烈謳歌正氣詩。
鄉土劫災遺舊恨,家山破碎顯新姿。
滄桑閱盡人垂老,喜覽奇葩發萬枝。

吟罷,依依惜別之情縈繞於懷,久久不散。正好此時巴士已停泊在「中聯旅遊公司」門前了。旅遊巴士剛剛停住,傅幼英先生匆忙上車大聲宣告:「明晚七時正,在十三區“國都大酒樓”,“法國潮州會館”會長魏合想先生設宴,為全體端華老師和外國來的校友們餞行話別!」

(三)
除了「白天鵝大酒樓」、「國都大酒樓」、「鴻圖酒家」、「中國城酒家」等大中型宴會,令人激動難忘之外;各屆各班同學們全班或幾位歡迎老師和外國來的同學之家庭聚餐聯歡會、餐敘、茶敘、會晤敘舊......等活動,尤其令人難以忘懷。我們此次到巴黎前後三個星期,但實際上住在巴黎只有十二天,十二天竟然出席了超過十五次各種形式的聚會。而且尚有許多師生親友的約會,或因時間相碰,或因無暇安排而不得不取消、或婉謝。實感惋惜與歉疚!
我和太太此趟到巴黎,或往歐洲各地旅遊,都屢被同學們尊師愛師的言行、以及同學們之間的親切關係所深深感動:
林成輝同學是「端華師生2000年聯歡大會」籌委會的委員之一,他負責大會各項旅遊活動;十一屆同學和老師的「巴黎一日遊」;還負責編印出版「端華中學第十一屆專修同學通訊錄」等繁重任務;加上公司事務,真的是忙得無法分身啦!但當我夫婦倆到達巴黎後,他仍然擠出寶貴時間,關照我倆的起居飲食及旅遊。
陳正群、陳玲兒夫婦,當我們抵達德國之後,他們便熱情接待我們。玲兒獨自照管酒樓生意,好讓正群抽空親自駕車陪伴老師到處旅遊觀光。他和大兒子駕車載我們旅遊德、奧(地利),以及到瑞士的日內瓦各地觀光。他白天或當司機,或當嚮導;晚上做廚師。每晚師生四人邊吃邊聊,往往傾談至深夜,才互道晚安。第五天(六月廿四日)一早,他又親自駕車載玲兒送我們,直奔巴黎。
薛學人、黃丁秀夫婦,都是我的學生。他倆堅決反對讓老師住旅店,一定要安排老師住在他們家。學人說「師長如家長嘛!」夫婦兩人對老師的起居飲食都關照得非常周到。第十一屆同學二、三十人,幾次在他們家組織聚餐聯歡,他倆均熱情歡迎,並且包辦廚房工作,食物豐盛可口;廚房客廳乾淨整潔,人人讚不絕口。
陳偉強的職業是高檔Taxi司機,分分鐘都是錢。但是,當丁秀打電話告訴他:「曾老師和廖老師今天沒約會,你來陪伴他們吧!」他立即停駛大半天,駕駛他的「賓士」Taxi載我們暢遊了香榭麗舍大道、凱旋門、艾菲爾鐵塔、音樂歌劇院,以及新落成的米特朗圖書館等處,直至下午四時才和我們握別。
林樂雲、胡忠誠、張盛文三位同學,更是先後分別不止一次地親自開車來接送老師。同學們以具體行動表達出其尊師愛師的真情實感,的的確確令我夫婦感動不已!
第十一屆數十位同學們,在我夫婦倆逗留於巴黎的十二天中,已先後同老師、外地來的同學們,舉行了不下十次的大小聯歡聚餐活動了;但是七月二日,還特別組織了「諾曼地海灘一日遊」,參加人數竟達五十九人。我們在車上一齊唱歌;下車後一齊搬運食物飲品;一同搭遮陽傘;一起切麵包,切香腸,做午餐三文治;孩子們一同戲水,中學生、大學生們一起托排球,玩得不亦樂乎。吃完午餐後,大夥一起到市區去觀光拍照;回程前,先返回沙灘,由陳景秋同學以自動鏡頭拍攝集體大合照。景秋這位義務攝影師,為了捕捉美妙鏡頭,到處奔跑,竟連午餐也忘記吃啦。四時上車回程。這天師生三代同遊諾曼地海灘,玩得真開心、真愉快!
巴士抵達巴黎停泊於「中聯旅遊公司」門前後,同學們一下了車,都湧上來同老師握別,並祝我們翌日(七月三日)一航風順!平安返抵加拿大家裏!

(四)
回到家裏已經一個多月了,但是,在我們的腦際,在我們的心中,仍然經常浮現出同學們一張張談笑風生、熱情洋溢的臉孔,以及師生們相親相愛、敘舊談今的歡樂情景,使我們那激動的心,久久未能平靜......


(二零零零年八月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