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9日 星期二

消逝的茉莉花 (十八)....( 余良)

且说我们乘坐面包车经过约五十公里路来到一处只有零零落落十几间大小不一的建筑物的小山区。

司机带着我们进入一间像工厂又像仓库的建筑,她跟宝生说了几句话,便开车走了。
 
我们走进去。一个工头模样的人与宝生谈了一会,接通电话,把电话交给宝生。宝生把电话交给我说:“我们乡下人见不到人说不上话。你说吧!”
 
“先生您好!”
 
“你们是谁?想找什么人?”

“您好!不好意思打扰了您。小姓赵,名成刚。我们是刚从高棉逃难而来的潮州藉华侨难民。共有五个大人,两个小孩。我们每个人都疲惫不堪,身体虚弱,请求您让我们歇息数日,再请求您帮我们送到难民营。患难相帮,功德无量。”
 
“听话语,赵先生是读书人?教书人?我也姓赵。高棉的事我听了不少。你先把电话交给工头,我吩咐他安排你们休息,明天我才有时间面谈。”
 
工头带我们到相距两百多米另一间精致的大屋,阔大的厅堂,内有多个房间。富丽堂皇的大厅挂了多幅孔子话句的正楷书法:“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子以四教:文、行、忠、信”、“三军可以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不义而富且贵 于我如浮云”。另有一幅老子句:“江海之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每一幅字画都是“辛亥年趙閎諝书”。
 
工头是华人,不会说潮语。他各拿来一套职工服装让我们换下,让我们洗了澡,吃了饭,叫女佣人把我们的衣服拿去洗,再到各个房间休息。
 
第二天一早,电话中的赵老板来见我们。他年约五十,稍胖的中等个子,红光满面,行动和谈话都慢条斯理。他一一问了我们的名字。听我们叙述红高棉的罪行和我们逃难的艰辛。自我介绍叫赵閎諝。
 
他说:“自从红高棉上台后,大批难民拥入泰国边境,也两次有人给我们带来一些难民:一个华侨家庭和两个女孩子。正好八月初泰国政府在边境设立难民营,这两批人在我这里住了约一、两个星期,我便叫人送到难民营去。幸运得很,听说他们很快全都出国去了。阿兰难民营距这里一百多公里,距曼谷五百多公里,与这里同属春武里府管理,但这里属阿拉县。你们暂时住下,恢复体力后,我自会找人送你们到难民营。”
 
我们向他表示深深感谢。
 
他说:“正如水浒传里的鲁智深,‘逃生不避处,到处便为家。’你们也不必客气。”
 
最后,他对我说:“昨天在电话中听到的就是你?很难得,我们是同宗。赵姓是大姓,赵姓为中国六大姓氏之一,有‘王张李赵遍地流’之称。宋代《百家姓》之首便是赵姓。历史上赵姓的大人物很多,春秋时赵衰、赵盾二代均为晋国重臣,战国时赵国的赵奢为田部吏,宋朝开国君主为赵匡胤,西汉中朗将赵充国智勇双全,破匈奴,封后平候;三国里的赵子龙,忠勇双全,武艺可比吕布。。。要举的历史要人还很多。”
 
我说:“赵先生的书法工整秀丽,百看不厌。我也是孔子的‘门徒’。”
 
“这算什么书法?孤芳自赏罢了。难得你年纪轻轻,说得好潮语,还崇拜孔子学说。是教书人吧?”
 
“只教过几个月,谈不上教师。高棉华人的中文教育很普遍。”
 
“泰国年青的潮州人,大多不会说潮语,连我的儿女也说得不好。泰国政府只让华校办到小学四年级。这也难怪,她是为了同化,也怕中国的意识形态渗透,影响国家安定。你看,印尼、缅甸、高棉,接受中国意识形态的结果太可悲了。在泰国,绝不会发生排华。东南亚一些国家只发生很小规模的反华,无足轻重,新加坡绝大多数是华人,他们几乎都来自中国农村,文盲或半文盲,可他们的素质高,就是社会制度好。至于台湾,无论如何,保持了中国优良传统文化,我就把两个大学毕业后的子女送到台湾留学。。。” 
 
他转过身对宝生说:“时间不早,我让一位职工带你们到三十公里外的小市镇见识泰国市场,购物、尝试泰国食物。你们没有身份证,不要说高棉语,穿这工厂的制服就没事。明天一早,再让人带你们到我的私人医生为你们检查身体。你们先不必付钱给医生---你们身上有泰铢吧?”
 
宝生说:“赵先生请放心,我原来在边境做泰国生意,泰铢是有的。”
 
到了小市镇,宝生为我们每人购买了衣服,牙膏牙刷、毛巾等日用品。
 
第二天一早,赵太太来见我们。先问我们检查身体的结果,带我们到职工厨房喝咖啡,一边夸她先生的好心肠:“一次,有人给我们带来两姐妹,长得挺好看的,大概是十八、二十岁吧,就是面色苍白,很可怜的样子,不爱说话,见到男人都怕,连我先生跟她们说话都不敢靠近。先生说,两姐妹一定在逃难时被男人欺负了。从此叫我和一位女佣人来照顾她俩,带她们去看医生,才知道两姐妹果然在路上被几个强盗给强奸了。”
 
原来,这地区大部份建筑物是赵先生的产业,生产各式面包的大小不一的厂房,工人宿舍、赵先生的自家庭院等。面包畅销春武里全府,不久前的难民潮,面包供不应售。赵老板不但拥有多名佣人、还有私人保镖、司机、秘书。平时,赵老板不太忙,但有时出门就大半个月。
 
   又过了一天,宝生的两个儿子都发高烧,医生检查是瘧疾。小孩的发烧耽误了赵老板送我们到难民营的计划。他对宝生说:“我担心难民营的条件差,你们还是暂时住下,给孩子医好病再走。你要给医生付医疗费。若你身上的泰铢不够用,可用黄金跟我兑现。”
 
   宝生依照赵老板所言,以一两黄金兑换一千五百泰铢,共换了十两。
 
   这一天是星期天,赵先生一早来与我交谈。话题很快转入孔孟之道。他说:“儒家学说是中国传统文化,道家学派创立者---老子也是伟大的古代哲学家和思想家。老子是世界文化名人,世界百位历史名人之一,其存世巨著《道德经》是仅次于圣经的世上最畅书籍。老子主张无为而治。‘无为而治’不是无所作为,而是主张温和、谦虚、顺应自然,反对激进、鲁莽、暴虐治国。老子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夫唯不争,故无忧。’‘夫唯不争,天下莫能与之争。’‘天之道,不争而善胜。’”
 
   我请教赵老板关于孔子的“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一句。赵老板说:“‘女子’与‘女人’不同,在《四书》中,‘女’常作‘汝’用。此处的‘女子’应指‘你等’,可能是孔子对一些不听话的学子一时说的气话,但也可能指家中或官府中的婢女。当时的社会,女人的地位很高,没有重男轻女的社会基础,况孔子主张有教无类。孔子也说过‘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原意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孔子提倡的四教,‘文’是指‘诗、书、礼、乐”另三教是指好的德行、待人忠诚、与人信用。”
 
   为了孩子的病,宝生一行也爱购物,便经常出门。难得赵老板有时间,我便常跟着他学些古文、典故。
 
有一天,赵老板夫妇一起来听我讲述红高棉上台后和种种恶行、认识宝生并在他帮助下逃难到此的经过。
 
赵老板说:“宝生对你也有恩。清代《三侠五义》中说,‘莫道故乡生处好,受恩深处便为家。”我向他们讲述身世和后来在丙介瑶教书的经历、与方茉莉的爱情,对茉莉的思念之情。赵太太说:“难得你对茉莉如此情深。作为女人,相信我,茉莉一定等着你,你不要灰心,有 缘千里终须合,破镜重圆续凤胶。”赵老板说:“这句话出自清代邱心如的《笔生花》,清代的陈烺潜名著《梅喜缘》有一句‘有情人都成眷属,几生修到梅花。’我也相信,只要茉莉活着,她一定等着你。岂不闻,‘月里嫦娥爱少年’?更何况她受到传统文化的家庭教育。”
 
   赵老板也常叫人带我参观其面包厂,观察其生产、制作的过程。他说:“面粉很便宜,生产面包利润很高,西方人几乎每天都离不开吃面包。你将来到了西方国家做这行业可发财。我看得出,你将来大有前途。筚路蓝缕,苦尽甘来。你要是真有兴趣,我让人教你。”
 
    在剩下的日子里,我便在面包厂学习生产面包的技术。
 
   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宝生两个儿子的病好了,我们也都恢复体力。赵老板准备派人送宝生等人到难民营,他建议我再逗留半个月,掌握生产面包的技术后,再亲自送我到难民营。我说:“无功不受祿,岂敢?”
 
“别客气,我看出,你到了西方国家,正是‘鱼跃千江水,龙腾万里云’。”
 
   临走前两天的晚上,赵老板来见我们说:“后天一早,我让司机和一位职工送你们大小六人到难民营。俗语说,‘四海之内皆兄弟’,何况都是炎黄子孙。正如《红楼梦》说的,你们是‘遇难呈祥,逢凶化吉’。祝福你们。”
 
   宝生说:“我们逃难至此遇贵人,恩情终生难报。一个月来,不仅打扰赵先生,住宿饮食交通等等,也花费了赵先生不少金钱,我们生意人,身上不缺钱。。。”
 
赵老板赶忙说:“金钱的事不要提。有句话:‘佛陀何处寻,只知无所求。’不过,有件事我不得不说,难民营是由泰国军人管理的,你们在进入难民营之前,泰国军人一定要借口办理手续对你们每个人彻底搜身,所有身上的黄金,一定被泰国军人私呑。有少量泰铢可解释说是路人施舍,若搜出的黄金太多,他们必以此借口怀疑你们不是难民再多番发难,女人在此时会吃亏。国际红十字会也无能为力。因此,你们身上有多少黄金,临走前全部交出来让我保管,半个月后,我亲自送成刚进入难民营时,自会把黄金一文不少交还给你们。这样,你们不但能顺利进入难民营,也不至人财两失。此事你们绝不要犹豫。还有,你们要穿上逃难时从高棉带来的衣服。”
 
夜深了,宝生到我的房间商讨赵老板的建议。
 
“成刚,实不相瞞,我身上还有一百多两两黄金,祖上和自己数十年的心血钱,我若全数交给赵老板,怕他白占了,绝不可能讨回来;不交呢,又怕给泰国军人私呑还惹来麻烦。你与他相处这么多天,他真是可信吗?”
 
我说:“我不敢作主,但若换成我,我相信他。崇拜孔子的人,是不会贪财的。”
 
“看他也是正人君子,但‘知人知面不知心’、‘防人之心不可无’。你可能不知,上回赵老板要我以黄金兑换泰铢时欺诈了我,一两黄金与他兑换一千五百泰铢,过后我到市上打听,一两黄金可兑换四千泰铢。你算算,十两黄金他赚了我多少?这笔钱足可付清我们用了他的钱。”
 
赵老板到底是商人,商人是计较利益的,这或许是他表面做好人,另有长远盘算,轻而易举猎取一百多两黄金。但是,从西方电台获悉,泰军确实劣行太多:掠夺难民钱财,强奸难民妇女,边境线上枪杀难民,在海上洗劫越南船民的也全是泰国海盗。。。
 
最后,宝生痛下决心,决定把一百多两黄金全部交给赵老板。
 
半个月后,赵老板果然亲自送我到难民营。赵老板夫妇带着保镖拿着名片和身份证跟守门泰军打个招呼便顺利带着我进入。
 
宝生见到赵老板夫妇时,激动得流着眼泪说不上话。赵老板把身上一百多两黄金交还给宝生时说:“遇难呈祥,逢凶化吉。从此开始你们的新天地。”宝生带了家人准备下跪,赵老板赶紧阻止。
 
临走前,赵老板各给我们一张名片,说:“你们或许各奔不同国家,无法通信,可通过我取得联系。”他转过身对我说:“跟我保持联系,说不定哪一天红高棉下台了,泰国难民营全面开放,我帮你打听到茉莉的消息,就会通知你。还有,西方国家可能没这些书。这两本书送给你。《古文观止》和《四书读本》,中国博大精深的文化、古之精魂在这里。”
 
我们七个人向赵老板夫妇深深鞠躬。
 
后来,宝生一家为加拿大政府收容,逢彼投奔美国,我来到澳洲。
 
从那以后,赵先生也一直没有茉莉的消息。一九九一年,我从澳洲带着珍藏了二十年的茉莉的相片,来到丙介瑶寻上方家大府,终于有了茉莉的消息。
 
茉莉并没有消逝。一位当年用马车送我到车站的马车夫说:“你就是赵老师?我几乎忘记你了!可怜的人啊,死了这条心吧!你与茉莉认识不过四个多月,在你走后,她就跟另一个华运青年相恋了一直四、五年,丙介瑶的人哪个不知道?”
 
人们都说女人比男人情坚,少女若把初吻给了情人,就是把心永远给了他。赵老板说:“茉莉受到中国传统文化教育,她一定在等着你。”赵太太也说过:“作为女人,相信我,不要灰心,茉莉一直在等着你。”我也清楚记得与茉莉分手前她流着泪说:“相信我,成刚哥,我永远等着你,不论何年何月。”
 
 世界上很多事都可能发生,而茉莉移情别恋是绝不可能的。但最残酷的是,它是真实的。(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