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1日 星期二

烽火岁月....( 连载 -20 ).... 林新仪

                         第 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 1 )
戊申年春节初二的夜晚,是一个月黑风高之夜。

成千上万名年青的越共战士,蜇伏在西贡周围的田野上、公路旁、农舍中,以及一切能藏身之处,在这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夜幕里睁大眼睛,热血奔腾的心脏咚咚跳动着,翘首等候总攻击时刻的到来——桑春雷和他的两个战友彭子超和A12就是他们中的一员。

远方不时传来爆竹声声,浓重的黑暗中时断时续地闪动着短暂的火光。中国人发明的烟花炮仗在春节燃放,本意是吓唬鬼魅、驱邪避恶的,后来渐渐演变为送旧迎新、吉祥喜庆的一种表达方式,越南人的风俗也是如此,一脉相承。这些年来的战乱兵燹,让老百姓苦不堪言,今年的春节,西贡人的鞭炮燃放得格外的多,似乎是想在这些类似枪炮轰鸣的声音中寻求一种遥远的安宁,祈求上苍来年赐人间予和平。

然而,人们并不知道,就在眼皮底下,睡梦之中,一场恶战即将爆发。那些融化在黑夜里的万千名战士正焦急地等待着总攻击的最后命令——三颗红色信号弹。

肃杀的北风加上子夜时分的阴寒之气,令匍匐在地上的战士们头皮发麻,手足冰冷僵硬。他们一小时一小时的苦熬着,谁也不知道那三颗红色的火球会在什么时辰升起。但这些对桑春雷的战斗小组丝毫不起作用,因为阿三婆那坛浓似血浆的黑糯米酒以及香辣可口的狗肉和汤在他们体内绵绵不断地燃烧着热力与能量,使他们浑身充满了亢奋的激情。

三个年轻的战士蜇伏在城外一片墓地里。尽管黑暗之中透着阴森森的鬼气,但他们并不感到孤单,他们知道,四周有无数的战友和同志,都在热烈盼望着这一神圣的时刻。

桑春雷让彭子超和A12利用这战前宝贵的宁静闭目养神,以保持足够的精力,因为一旦战役打响,那将是一场酷烈而持久的鏖战,不会再容你休息片刻。他自己是不能有丝毫松懈的,他是小组长,重任在肩,必须保持高度警觉。A12很快就进入休眠状态,彭子超却并没有执行组长的“命令”,第一次参加战斗使他很兴奋,他与桑春雷用中国话耳语交谈起来。他俩互相介绍各自的姓名、家庭和经历。这显然是违反纪律的,但谁又知道明天还能不能见到太阳从东方升起?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两颗年青而火热的心坦然面对生与死的娓娓交流,也许就是生命最后的声音。

一席倾谈,彭子超感觉到眼前这个客家小伙子质朴得如同一道清凉的山泉,为了滋润别的生灵而不惜从险峻突兀的巉岩上倾泻而下,或化为细碎的水雾弥散在空中,或渗透入厚实的大地里无影无形。他的理想毫无功利色彩,而且近乎于平庸,他只盼望着战争结束后能回到母亲身边,和家人踏踏实实的过上几年和平岁月。他对战争的理解完全缺乏“阶级分析观点”,他认为,我们参加战争并不等于我们喜欢战争,人类的天性是热爱和平的。今天我们为了正义才拿起枪杆,就像看到邻居被恶人欺负时我们义愤填膺出手相助一样,等把恶人赶跑了,我们就应该回到自个儿的家中过安生的日子去——仅此而已。这些平凡朴素的思想与彭子超在金边端华学校所接受的毛式激进革命理论教育有着质的区别。相对而言,他更喜欢这样富于人情味的解释,从来没有佩服过什么人的他,不由得对这个朴实无华的同龄人肃然起敬了。
时光在强大的黑暗中一点点地流逝,战神已将利剑高悬于空中……。

其实,越共的枪声已经在新旧交替的除夕夜响起,只不过不是在南部,而是在中部重镇岘港。岘港是南越的一个天然良港,美国的数十万大军就是从岘港登陆进入南越战场的。随后,美国人又斥巨资在那里营建了一个坚固无比的门户堡垒——金兰湾海军基地,无以计数的军事物资和杀人武器就是从这个基地源源不断输入南越,以支撑这场旷日持久的、肮脏的战争。

越共打响这“破坏停火”的第一枪后,立即通过南解之声广播电台告全体越南人民,声称这是为了惩罚那些不尊重越南民族传统春节习俗的美帝国主义侵略者!——这是总攻击前夕又一次无关宏旨的小规模佯攻,除了麻痹敌人之外,还有另一个作用:逼迫阮文绍撤消停火令,为即将开始的总攻击战役取得一张“光明正大的通行证”。

果不其然,当夜阮文绍接到共和军总参谋部发来的最新战况急电后,第二天即大年初一的清晨便在越南共和之声广播电台上发布了一顶告全国军民书,声明由于越共置广大人民的利益于不顾,恶意违反越南共和单方面宣布的春节停火令,从即刻起在越南全境中止执行此项命令,恢复战争状态。

其实,阮文绍的声明不过是做给美国人看的,象征性的姿态而已。因为越共在岘港的佯攻充其量也只能算是搔扰,而且是针对美军的,并没有大规模进攻共和军的迹象,对南部地区春节期间的治安几乎不构成任何威胁和影响,西贡周边仍然是“太平无事喽!”


阮文绍发布完撤消停火令公告后,便携娇妻按原定计划驱车回了一趟娘家美秋市,然后又折返西贡南端的海滨旅游胜地头顿度假去了。共和军的官兵们压根儿就没拿今晨的总统令当回事,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春节照过不误;那些获准回家休假的官兵也乐得装聋作哑,优哉悠哉地迟迟不归。西贡人在这个传统民族节日里无所顾忌地燃放的烟花爆竹声铺天盖地,完全淹没了大战前的一切信息,为越共的兵临城下提供了最好的掩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