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0日 星期一

紅楓片片情(詩文集)-連載-53….(曾習之)

致「親娘」和「母親」

我不會寫詩,
也沒有嘗試過。
但,我的「親娘」和「母親」
都喜歡欣賞
歌功頌德的詩篇。
我只好用一串串散文句子,
濫充抒情詩章
──一封公開信。

我有兩個母親:
一個說她是「親娘」,
一個爭辨她才是「母親」,
總之,都爭著要做
「偉大的母親」。
對海外兒女而言,
「有奶便是娘」,
誰真正關心、保護我們,
她便是我們的母親。
遺憾啊,遺憾之至!
四十年來的苦難歷程,
尤其是血淋淋的印支慘變,
卻赤裸裸、活生生證明:
您倆老誰同情過我們的不幸?
哪位保護過我們的人權?

赤柬軍尚未進入金邊,
「母親」便逃之唯恐不及,
理你「兒女」活或死,
哪有絲毫「母親」之愛心?
柬紅烏衫兵荷槍實彈,
要趕盡殺絕城鎮居民,
「親娘」不但沒有遏阻,
竟然吩咐
「專家」、「顧問」打著:
「華僑都不是好東西!」標語,
回答跪地求救的同胞兄弟,
如此「親娘」實係蛇蠍大妖精!
柬華餓殍遍野那些年,
「中國大米」卻餵肥大批
殺人不眨眼的劊子兵。
明明豢養著一頭吃人狼虎,
硬說牠是
「抗敵救國」的「精英」。
終於眼巴巴看著牠
拱手把柬國一壁江山,
奉送給野心勃勃的「黑牙兵」。
不僅斷送了人家的國土,
也丟盡「娘」的臉顏、威信。

「英雄」終於變狗熊,
「波樸」終於被逼「下了野」。
並無把牠送上絞刑架,
反被厚待在京宮大醫院。
多麼──
荒唐,
謬誤,
多麼──
殘酷與絕情!
哪有丁點兒「親娘」之人性?
「十三大」上既敢總結:
「偉大舵手」「晚年太糊塗」,
「文革是場大浩劫」,
「中國仍處在
社會主義初級階段」;
何不敢承認印支政策是大錯?
該是實事求是給──
「印支策略」、「波樸功過」、
「革命輸出」蓋棺定論,
更該是徹底檢討──
「對印支兒女之舉
是否罪過?」的時候啦!
如果您真的想拾回失去的威信,
真想兒女還會認您這個──
「娘親」。
還有,
對待廿萬投回您懷抱的──
北越難胞,
您應該把他們看成親生兒女,
倍加撫恤和關照!
決不能把他們視作
「次等公民」,
棄置在「新經濟區」,
連工分、糧票也少過農民,
任其自生自滅!
逼得他們走投無路,
再一次投奔怒海,
卒遭港水警押遣!
變成「背叛祖國」的「罪人」,
打入十九層監獄,
永世不能再翻身!
您若是「娘親」,
萬不能如此狠心!!
對「母親」還有忠言幾句直諫:
別怕我們身上有「細菌」,
拒收我們於各地難民營裏;
更勿勉勵已逃出生天的自由民,
投入兄弟相煎的「義士」隊列,
使人為的「仇恨」延綿不盡!

我們期盼的是:
您倆老終於
能脫胎換骨徹底修正。
讓──
祖國繁榮強盛,
人民富足安定,
擁有民主自由與人權。
兩岸天塹變通途,
人民能自由往來探視,
國家能早日和平統一!
海外孤兒能有吐氣揚眉的一天。
那時日,
您倆恢復了母親的本性,
您倆就是偉大的
親娘和母親。


(寫於一九八七年聖誕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