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7日 星期一

消逝的茉莉花(二十).... (余良)

                          
     且说 我们一行来到丙介瑶镇中心,已近晌午,我们就近在一间小咖啡店吃粿条聊往事。黎明说:“赵老师,现在我想起来了,当年你两位老师离开丙介瑶时,是我用马车运送你们到前往柴桢市车站的。当时许多学生和家长沿路依依不舍前来送别,有的学生还流着眼泪。转眼二十一年,不知其他老师命运如何?”
      我说:“我仍记得当年情景。可惜没有什么相片留作纪念。如今,我们六位师长,三位逃亡,两位被杀害,一位失踪。”
司机说:“丙介瑶是全国的缩影。作为司机,我到过很多地区,政变以前的居民全不知哪里去了?就以金边来说,两三百万市民,没听说有多少人回来,更没听说有人回到以前的住屋。以后是,谁占住的屋子,该屋子便是他的。当然豪华住宅是高官们所有。”
黎明说:“赵老师,我知道你急要那本刘锐写的日记,我要花时间去找,家也不近。明天一早八点钟,我把日记带来,在此等着你。”
“刘锐?他是哪里人?”
“当年是来自波罗勉省会的年青人。在这里当赤脚医生,以针灸和草药为丙介瑶民众治病。他人品好,与茉莉很匹配。刘锐和你是两位为丙介瑶作贡献最大的外地人。可惜刘锐是华运的人,而你在丙介瑶的时间又太短。至于校长主任教师、华运什么的,太红太激进。以往,丙介瑶侨胞口中不说,心底里不喜欢毛泽东思想,现在经过红高棉统治,人们更不喜欢共产党---几十万侨胞冤死啊!”

我们沉默了好一会。
“黎兄,可否有茉莉一家人最后的消息?”
“七九年一月,越南军攻进来了,此时茉莉一家人还在。但时局紧张,人心慌乱,人们各寻活路,随后便没了他们的消息。噢,想起来了:还记得茉莉的兄长、原来在柴桢省会开五金铜铁店的方家的儿子吗?他于越南军进入柴桢省时的一月初来到丙介瑶寻找父母,他一定带着他们全家逃到越南去了。当时活着的人大多逃到越南,但也有不少被败退的红高棉强迫带走,为红高棉揹武器、粮食。被迫带走的人最后便全被灭口__红高棉怕他们逃跑后给越南军报讯。至于刘锐,他把日记交给我,大概是七九年七、八月的事了。一个干练的单身壮男,多数是活命的。我知道也仅此而已。”
“黎兄:有何办法进去看方家的大院?”
“没办法。红高棉时期,该大院被红高棉干部占住,越南军进来后,成为越共指挥部,现在住的是当今县长。”
“我想到实用学校的旧址走一趟,想看一看过去的操场小水沟后面的荒野。二十一年前我和茉莉两次到那儿采野花。我也想看看一些过去学生的老屋子。”
“老屋子?没问题,我与市民很熟悉。但水沟后面那荒野就别去了,臭不可闻,无立足之地。你从澳洲千里迢迢来看粪便场吗?”
我们走到旧操场所在地,我拍了多张相片,虽然那已是野草丛生的旷野。我告诉他们当年篮球场的位置,我们师长们夜间谈心之地,茉莉给我跳舞的位置。。。
黎明带我到好几位当年一年级学生的家。主人们很好奇:这样残缺不全的屋子全国到处都是,丙介瑶也没甚特别之处,我为何对这里情有独钟?
情有独钟是有道理的。我终于在一间屋子内房的墙壁上看到用绿色油漆写着四个字:“知书达礼”。我按捺不住激动得告诉身边围观的人:“我当年我给学生上最后一课,课题就是”知书达礼”。我跟学生们说过,你们要牢牢记住,你们读过书,懂礼节、明事理。有一天我回来了,给我解释这句话的意思。”我说着,把这四个字拍照存念。又问黎明:“但不知这学生的名字?”
“林赛银。是个女的。女孩一般不涂鸦,这小女孩很想念赵老师。至于学生们后来怎样?唉,别说了。一、二年级学生还好。三年级以上的学生绝大多数参加红高棉或越共。孩子们懂什么?都是在你们师长们的鼓动下去的。结果是,孩子们死的,失踪的,就没听说有回家的。多少年来,丙介瑶的侨胞在咒骂这些毛派师长呢!”
走到武亮的家,我问黎明,这里的水井为何不见了?
黎明说:“丙介瑶的水井,大概就剩下方家一家吧?红高棉处死人,省了挖坑挖洞的工夫,就把人活活抛到井里去,再叫人挑了泥土倒下去,渐渐地,凄惨叫哭声静下来,人也断气了。水井的墩壁被打碎,把井给填平了。水井到底埋不了太多人,以后红高棉就把人矇上眼睛,绑住口,捆住手腕再掰开手掌用铁钉打个洞,又用长长的铁丝条穿过去,最后是解开手腕,就这样一人一人连串起来排成队,一直鲜血淋淋拉到湄公河岸推下河淹死。那时节河水是静止的,成排连成串的浮肿的尸体浮上来臭气熏天一直到水涨时才漂流南下。也不知廖校长、苏老师是否在其中?难怪人民都说,支持红高棉是有罪的。”
“黎兄,天不早了。我们先回去。明天早上八时见,谢谢你给我带来日记本。”
“再见!”
第二天一早,我们如约在粿条店见面。吃早餐时,黎明把日记本拿出来,说:“我昨晚睡不着觉,你对茉莉,对丙介瑶如此情深。教师们只有你一人回来,转眼二十一年,人事全非了。刘锐这日记本,大概记录了他与茉莉的爱情故事。”
     这是一本越南战争时期在越南西贡生产的八十页的普通白色簿子,簿子的厚皮脱落,夹钉松动,内页变黄,蓝色原子笔书写的字也有些模糊,粗略一看,日记断断续续写了四年,几乎写満八十页的内文有长有短,有些字体很工整,有些比较潦草但能看懂。
       我小心翼翼打开首页,是四个大字:献给茉莉。下面是一行小字:“黎明兄:请将此日记依次交给茉莉、茉莉的家人、能帮我打听或找到茉莉的人。”下面是署名“刘锐”。我接着又翻到最后一页,开头写着:一九七九年六月十三日(星期三)晴。令我遗憾的是,仓促间整个内文竟没一字谈到茉莉。看来心急不得,还得回去耐心从头细读。
“赵老师,你时间有的是,回去慢慢看。如今还有何打算?”
我不好意思合起了日记本,沉吟一会,说:“我昨晚也睡不好。黎明兄,可知丙介瑶的房地产行情?”
“赵老师要购置产业,还是到大城市去。丙介瑶是个闭塞之地,一公顷空地最多三几两黄金。”
“当年我与茉莉有个理想,建一间新型的中柬文双语学校。让孩子们接受传统的、不再有外国政治宣传的优良中柬文化教育。我想在原实用学校地址建一间名叫“成刚中柬文学校”。校名下面是一行阿拉伯数字,是我在澳洲的电话号。只要茉莉活着,就一定会回来,聪明的她看到这学校名和数字,会想到这些是数字是电话号从而与我联系。”
“她要是已不在人间,或许她已经嫁人了呢?”
“那也作为对她的怀念,对那段历史的纪念。建设家乡也是好事,新政府也支持海外柬侨回来办学是吗?”
“那也是。但丙介瑶太穷了,这里只有一间破落的柬文小学。七、八十个孩子哪会想读中文的?”
“假以时日吧!先把学校建成再说。建成以后,不分华人、高棉人,让那间破落的小学搬过来。现在是入禀申请、购买校地、动工构建。我承担所有费用,建成以后,学校归丙介瑶社区所有。其他的事要有人尽力帮忙。”
“我有远亲在巴域市当建筑商。我和他可承担其他的事。但是,整个费用不在十万美元以下,你把钱寄来了,你怎么放心我们?”
我说:“丙介瑶民众和下一代人的大事,你不会当黑钱吃掉吧!古代孔子书中说,有一个名叫樊迟的人问孔子,怎样才算是个有仁有德的人,孔子说,挚爱众人的人。樊迟又问,怎样才算是个明智的人,孔子说,能明辨好人坏人的人。当年我和多人逃难到泰国,危难中得到一位名叫赵闳谞面包厂老板收容救济。我在澳洲开面包厂有赚钱,也得于当初赵老板的帮助。在这人世间,只有至诚才能如孔子说言。”
“赵老师如此慷慨大量,待人至诚,我黎明发誓尽力而为!”
“孔子又说,‘放于利而行,多怨。’其意是,做事若以私利为目的,必产生许多怨恨、相互攻击。”
“孔子句,比毛语录更有道理。”
      接着,我们在粿条店商量具体 的事:黎明先向政府申请购地建双语学校,得到批准后把证明寄给我,我专程从悉尼回来见证、签字;与建筑商签合同,把一部份资金交给黎明和建筑商。学校在两年内建成,以后,我每三个月寄来一笔资金,直到完工。黎明负责全程监工,这段时间,我每月给黎明支付四百美元工资,学校落成之日,再给他一笔小费。
     最后,我再出资金请黎明先在旧学校操场建一公众厕所,每天三美元请专人清洁打扫。
     一切安排就绪,我带着日记本子回到金边后便飞回悉尼。
     在晴朗的万里长空到抵达悉尼后忙忙碌碌的工作中,我每天都细心阅读刘锐的爱情日记。这是柬埔寨华人在这场战争中和在红高棉统治中的无边苦海的生活记录,也是极端共产主义运动引致政治动乱的揭露与爱情纠结的表白。如果茉莉和刘锐都活着,作为她的第一个情人的我,虽然只有四个月,但双方都信誓旦旦终生相守,在与一个相处长达四年、人品好有作为的刘锐之间,茉莉最终选择的是谁?二十一年了,茉莉和刘锐没有回来,有可能他们早已在外国成家立业、共享天伦,如此,我将何以自处?又或者,我们三个人都在漫长岁月中相互等待、苦苦寻觅?二十一 年心中的谜,极可能在刘锐的日记中找到答案。
      果然,日记的第一篇,已经深深吸引了我。(未完)

     且说 我们一行来到丙介瑶镇中心,已近晌午,我们就近在一间小咖啡店吃粿条聊往事。黎明说:“赵老师,现在我想起来了,当年你两位老师离开丙介瑶时,是我用马车运送你们到前往柴桢市车站的。当时许多学生和家长沿路依依不舍前来送别,有的学生还流着眼泪。转眼二十一年,不知其他老师命运如何?”
      我说:“我仍记得当年情景。可惜没有什么相片留作纪念。如今,我们六位师长,三位逃亡,两位被杀害,一位失踪。”
司机说:“丙介瑶是全国的缩影。作为司机,我到过很多地区,政变以前的居民全不知哪里去了?就以金边来说,两三百万市民,没听说有多少人回来,更没听说有人回到以前的住屋。以后是,谁占住的屋子,该屋子便是他的。当然豪华住宅是高官们所有。”
黎明说:“赵老师,我知道你急要那本刘锐写的日记,我要花时间去找,家也不近。明天一早八点钟,我把日记带来,在此等着你。”
“刘锐?他是哪里人?”
“当年是来自波罗勉省会的年青人。在这里当赤脚医生,以针灸和草药为丙介瑶民众治病。他人品好,与茉莉很匹配。刘锐和你是两位为丙介瑶作贡献最大的外地人。可惜刘锐是华运的人,而你在丙介瑶的时间又太短。至于校长主任教师、华运什么的,太红太激进。以往,丙介瑶侨胞口中不说,心底里不喜欢毛泽东思想,现在经过红高棉统治,人们更不喜欢共产党---几十万侨胞冤死啊!”
我们沉默了好一会。
“黎兄,可否有茉莉一家人最后的消息?”
“七九年一月,越南军攻进来了,此时茉莉一家人还在。但时局紧张,人心慌乱,人们各寻活路,随后便没了他们的消息。噢,想起来了:还记得茉莉的兄长、原来在柴桢省会开五金铜铁店的方家的儿子吗?他于越南军进入柴桢省时的一月初来到丙介瑶寻找父母,他一定带着他们全家逃到越南去了。当时活着的人大多逃到越南,但也有不少被败退的红高棉强迫带走,为红高棉揹武器、粮食。被迫带走的人最后便全被灭口__红高棉怕他们逃跑后给越南军报讯。至于刘锐,他把日记交给我,大概是七九年七、八月的事了。一个干练的单身壮男,多数是活命的。我知道也仅此而已。”
“黎兄:有何办法进去看方家的大院?”
“没办法。红高棉时期,该大院被红高棉干部占住,越南军进来后,成为越共指挥部,现在住的是当今县长。”
“我想到实用学校的旧址走一趟,想看一看过去的操场小水沟后面的荒野。二十一年前我和茉莉两次到那儿采野花。我也想看看一些过去学生的老屋子。”
“老屋子?没问题,我与市民很熟悉。但水沟后面那荒野就别去了,臭不可闻,无立足之地。你从澳洲千里迢迢来看粪便场吗?”
我们走到旧操场所在地,我拍了多张相片,虽然那已是野草丛生的旷野。我告诉他们当年篮球场的位置,我们师长们夜间谈心之地,茉莉给我跳舞的位置。。。
黎明带我到好几位当年一年级学生的家。主人们很好奇:这样残缺不全的屋子全国到处都是,丙介瑶也没甚特别之处,我为何对这里情有独钟?
情有独钟是有道理的。我终于在一间屋子内房的墙壁上看到用绿色油漆写着四个字:“知书达礼”。我按捺不住激动得告诉身边围观的人:“我当年我给学生上最后一课,课题就是”知书达礼”。我跟学生们说过,你们要牢牢记住,你们读过书,懂礼节、明事理。有一天我回来了,给我解释这句话的意思。”我说着,把这四个字拍照存念。又问黎明:“但不知这学生的名字?”
“林赛银。是个女的。女孩一般不涂鸦,这小女孩很想念赵老师。至于学生们后来怎样?唉,别说了。一、二年级学生还好。三年级以上的学生绝大多数参加红高棉或越共。孩子们懂什么?都是在你们师长们的鼓动下去的。结果是,孩子们死的,失踪的,就没听说有回家的。多少年来,丙介瑶的侨胞在咒骂这些毛派师长呢!”
走到武亮的家,我问黎明,这里的水井为何不见了?
黎明说:“丙介瑶的水井,大概就剩下方家一家吧?红高棉处死人,省了挖坑挖洞的工夫,就把人活活抛到井里去,再叫人挑了泥土倒下去,渐渐地,凄惨叫哭声静下来,人也断气了。水井的墩壁被打碎,把井给填平了。水井到底埋不了太多人,以后红高棉就把人矇上眼睛,绑住口,捆住手腕再掰开手掌用铁钉打个洞,又用长长的铁丝条穿过去,最后是解开手腕,就这样一人一人连串起来排成队,一直鲜血淋淋拉到湄公河岸推下河淹死。那时节河水是静止的,成排连成串的浮肿的尸体浮上来臭气熏天一直到水涨时才漂流南下。也不知廖校长、苏老师是否在其中?难怪人民都说,支持红高棉是有罪的。”
“黎兄,天不早了。我们先回去。明天早上八时见,谢谢你给我带来日记本。”
“再见!”
第二天一早,我们如约在粿条店见面。吃早餐时,黎明把日记本拿出来,说:“我昨晚睡不着觉,你对茉莉,对丙介瑶如此情深。教师们只有你一人回来,转眼二十一年,人事全非了。刘锐这日记本,大概记录了他与茉莉的爱情故事。”
     这是一本越南战争时期在越南西贡生产的八十页的普通白色簿子,簿子的厚皮脱落,夹钉松动,内页变黄,蓝色原子笔书写的字也有些模糊,粗略一看,日记断断续续写了四年,几乎写満八十页的内文有长有短,有些字体很工整,有些比较潦草但能看懂。
       我小心翼翼打开首页,是四个大字:献给茉莉。下面是一行小字:“黎明兄:请将此日记依次交给茉莉、茉莉的家人、能帮我打听或找到茉莉的人。”下面是署名“刘锐”。我接着又翻到最后一页,开头写着:一九七九年六月十三日(星期三)晴。令我遗憾的是,仓促间整个内文竟没一字谈到茉莉。看来心急不得,还得回去耐心从头细读。
“赵老师,你时间有的是,回去慢慢看。如今还有何打算?”
我不好意思合起了日记本,沉吟一会,说:“我昨晚也睡不好。黎明兄,可知丙介瑶的房地产行情?”
“赵老师要购置产业,还是到大城市去。丙介瑶是个闭塞之地,一公顷空地最多三几两黄金。”
“当年我与茉莉有个理想,建一间新型的中柬文双语学校。让孩子们接受传统的、不再有外国政治宣传的优良中柬文化教育。我想在原实用学校地址建一间名叫“成刚中柬文学校”。校名下面是一行阿拉伯数字,是我在澳洲的电话号。只要茉莉活着,就一定会回来,聪明的她看到这学校名和数字,会想到这些是数字是电话号从而与我联系。”
“她要是已不在人间,或许她已经嫁人了呢?”
“那也作为对她的怀念,对那段历史的纪念。建设家乡也是好事,新政府也支持海外柬侨回来办学是吗?”
“那也是。但丙介瑶太穷了,这里只有一间破落的柬文小学。七、八十个孩子哪会想读中文的?”
“假以时日吧!先把学校建成再说。建成以后,不分华人、高棉人,让那间破落的小学搬过来。现在是入禀申请、购买校地、动工构建。我承担所有费用,建成以后,学校归丙介瑶社区所有。其他的事要有人尽力帮忙。”
“我有远亲在巴域市当建筑商。我和他可承担其他的事。但是,整个费用不在十万美元以下,你把钱寄来了,你怎么放心我们?”
我说:“丙介瑶民众和下一代人的大事,你不会当黑钱吃掉吧!古代孔子书中说,有一个名叫樊迟的人问孔子,怎样才算是个有仁有德的人,孔子说,挚爱众人的人。樊迟又问,怎样才算是个明智的人,孔子说,能明辨好人坏人的人。当年我和多人逃难到泰国,危难中得到一位名叫赵闳谞面包厂老板收容救济。我在澳洲开面包厂有赚钱,也得于当初赵老板的帮助。在这人世间,只有至诚才能如孔子说言。”
“赵老师如此慷慨大量,待人至诚,我黎明发誓尽力而为!”
“孔子又说,‘放于利而行,多怨。’其意是,做事若以私利为目的,必产生许多怨恨、相互攻击。”
“孔子句,比毛语录更有道理。”
      接着,我们在粿条店商量具体 的事:黎明先向政府申请购地建双语学校,得到批准后把证明寄给我,我专程从悉尼回来见证、签字;与建筑商签合同,把一部份资金交给黎明和建筑商。学校在两年内建成,以后,我每三个月寄来一笔资金,直到完工。黎明负责全程监工,这段时间,我每月给黎明支付四百美元工资,学校落成之日,再给他一笔小费。
     最后,我再出资金请黎明先在旧学校操场建一公众厕所,每天三美元请专人清洁打扫。
     一切安排就绪,我带着日记本子回到金边后便飞回悉尼。
     在晴朗的万里长空到抵达悉尼后忙忙碌碌的工作中,我每天都细心阅读刘锐的爱情日记。这是柬埔寨华人在这场战争中和在红高棉统治中的无边苦海的生活记录,也是极端共产主义运动引致政治动乱的揭露与爱情纠结的表白。如果茉莉和刘锐都活着,作为她的第一个情人的我,虽然只有四个月,但双方都信誓旦旦终生相守,在与一个相处长达四年、人品好有作为的刘锐之间,茉莉最终选择的是谁?二十一年了,茉莉和刘锐没有回来,有可能他们早已在外国成家立业、共享天伦,如此,我将何以自处?又或者,我们三个人都在漫长岁月中相互等待、苦苦寻觅?二十一 年心中的谜,极可能在刘锐的日记中找到答案。
      果然,日记的第一篇,已经深深吸引了我。(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