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8日 星期六

烽火岁月....( 连载 -24 ).... 林新仪

                    第 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 5 )
“且慢。听我把话说完。”四伦摆摆手,示意他们稍安毋躁,“你们二位,劳苦功高,我决定由你们各自挑选一瓶最好的酒,就归你们个人享用了,其余的酒再分给士兵们。怎么个分法,几个人分一瓶,由六原大校全权负责。一定要告诉弟兄们,这是总统犒劳、慰问他们的。但是,我有一个要求必须做到:任何人,包括你们,都不许喝醉!否则军法处置!”



“是!”这回是六原大校向四伦笔直立正、敬礼了。他变得信心十足、斗志昂扬了。

“来。”四伦把已经倒空了的酒瓶放下,指了指桌上那两杯大约有七分满的、飘散着阵阵幽香的浅咖啡色液体,说:“你们二位忠诚可嘉,总统回来后我要向他为你们二位请功。这杯酒,就算是我代替总统向你们表示感谢了。请把它干掉!”

两位军官齐声喊道:“谢谢总统!谢谢顾问先生!”然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四伦把上尉拿来的武装带系到腰上,说:“走。我同你们一起去酒库搬酒。”

“用不着劳您的大驾。顾问先生。”上尉赶紧阻拦说,“我找几个弟兄去搬就行了。您还是在这里坐镇指挥吧。”

“不。”四伦正色道,“我是一定要去的。我还要到火线上去探视一下战斗情况,顺便看望一下士兵们。”

“好!”大校赞叹道,“有顾问先生在前线为我们壮胆助威,那些越共兔崽子就更没戏了。”说完,大校爽朗大笑。

他们三人急匆匆离开办公室……。

总统府前的战斗仍然激烈而胶着。
围攻方是越共一支突击队,有三百余名战士,都是些年轻的小伙子,个个血气方刚、英勇无畏。他们的指挥官是来自黎明基地的三清中尉。他没想到这块骨头会这么难啃,久攻不下,他恨得两眼冒火,不断下达不同的攻击命令。他很清楚形势的严峻性,黑夜是他们的保护神,如果他们不能在这夜幕下完成作战任务,只要天一放亮,他们便难逃全军覆灭的命运。敌人似乎也猜透了他的心思,开始施放照明弹了。一枚又一枚曳光弹亮晃晃地在空中飘浮着,把黑夜照得如同白昼一般。越共战士们的藏匿位置霎时全部暴露无遗。总统卫队猛烈的火力随之而至。他们一个接一个倒在血泊之中,伤亡惨重……。

正在这骑虎难下的时候,一名通讯兵驾着一辆没有亮灯的摩托车飞驰而至,向三清中尉传达上级的紧急命令:若是五点钟之前还拿不下总统府,立即全部撤退,去增援已攻占美国大使馆的弟兄们。

此时,离五点只剩下十来分钟了。三清中尉羞愤不已,咬牙切齿地骂道:“狗杂种!老子还会再来的!”然后,便对身边的助手二福准尉下令:“你去,组织弟兄们按原定方案撤退,分三批撤出战斗,我来断后。新的目标是美国大使馆。”

“还打美国大使馆?”二福愣住了,“天快亮了呀。”

“别多问!执行吧!”三清火冒三丈,狠狠瞪了二福一眼。

“是!”二福答应一声,提着冲锋枪,弓腰窜出了掩体工事,滚过一片空旷地,消失在另一个障碍物后面。

十分钟之后,总统府前的枪声归于平息了。一百多个越共战士静静地躺在冰凉的大地上,他们已魂归天国,身躯正在失去温度,躯体下面那一滩滩鲜血也渐渐凝固了。

在这些慷慨献出生命的烈士中间,不乏来自炎黄一脉的后生青年……。

距西贡三十多公里的隆平市是驻防第三战术区美军野战司令部大本营所在地,美军在那里有一个庞大的后勤基地,它的司令官威安德中将的指挥部就设在这个基地内一幢隐密的二层楼里。供美军专用的边和军用机场离该基地仅咫尺之遥。

这一夜,威安德心里烦躁不安,总感到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就寝前令他的作战参谋汤姆把闹钟定时在凌晨三点整才忐忑入睡。威安德朦朦胧胧的第六感觉丝毫不差,只不过,将他闹醒的并不是闹钟微弱的铃声,而是威力巨大的爆炸——越共的爆破手深夜潜入隆平后勤基地,在四个美军的弹药库内安置了定时炸弹,三时整,四座弹药库同时被引爆,天崩地裂的巨响之后便燃起了熊熊大火,各类枪弹炮弹的弹头满天乱窜,在夜空里面划出一道道好看的火焰,好似天女散花一般。

越共的迫击炮弹一枚接一枚地落在指挥部四周,但没有一枚能准确击中这座并不显眼的二层小楼。威安德的卧室就在一楼,他被爆炸声惊醒后,凭一个职业军人特有的敏捷从床上滚下地,在黑暗中迅速穿好军服,系上武装带,披上防弹背心,戴上镶有三颗星的钢盔。全楼的灯火刹那间熄灭了。看来是供电系统被破坏了。他把手伸向桌上摸索电话机。正在这时,汤姆拎着一盏煤油气灯踉踉跄跄的跑进来。

“将军,你没事吧?”汤姆惊魂甫定,大口喘着气。

“没事。别慌。”威安德镇定地说,“走。到指挥室去。”

指挥室就在隔壁。他们刚步出房门,一枚迫击炮弹嗖——!的飞过来了,就落在楼外的草地上,炸得门窗哗啦啦乱颤。

威安德大步冲入指挥室,一把抢过汤姆手中的气灯,指着电话机命令:“快!给总司令部威斯特摩兰将军打电话!”

他提着气灯凑到墙上的军事地图前急切地研究起来。

野战司令部的文职人员陆续到来,回归各自的岗位,进入战时工作状态。四五部高精度电台同时开启,嘀嘀之声不绝于耳,不同频率的电波穿越长空,运载着各方面的战场信息以及相应的作战指令,把处在相距遥远的空间的战斗力量有机地结合为一个整体。

威斯特摩兰指挥部的电话终于接通了。

“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电话中传来威斯特摩兰嘶哑地喊叫。

“报告上将,我这边的情况一团糟!”威安德也用同样大的嗓门回答,“隆平基地受到越共的猛烈攻击,有四个军火库被炸;刚接到的报告说,边和机场也在激战之中,但目前机场还在我军的控制之下……”。

“边和机场一定要给我守住!”威斯特摩兰用拳头使劲擂着桌子喊道,“现在,新山一机场已经被越共攻破,共和军正在拼命与他们争夺。所以,边和机场对我们特别重要。你听见了吗?伙计。”


“我听见了。上将。我保证,一定守住边和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