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2日 星期三

烽火岁月....( 连载 -25 ).... 林新仪

                                 第 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 6 )
“现在西贡市内有几十处地方遭到越共的攻击。有些地方正在拉锯争夺,有些地方则被他们占领了。尤其可恶的是,我们的大使馆也被越共攻占了,驻守使馆的十六名海军陆战队员全部殉难。这些狗娘养的!你立即调遣驻扎在边和的101空降师第1旅前去空降增援,一定要把大使馆给我夺回来!把那些该死的越共给我全部消灭掉!一个都不能剩下!”
“是!上将。”
“还有,在你的防区内,调遣陆1师和陆3师的715716825830四个营,把所有外省通往西贡的公路立即全部封堵死,并沿公路构筑工事、架设铁丝网、布防坦克和装甲车,要彻底摧毁越共正规军的大部队开入西贡市区内增援的企图。我们必须先把门关上、关死,才能在自己的家里逮住这些乱闯乱咬的疯狗。”
“遵命!”
“中部的顺化市已经被北越军和越共联手攻陷了。我现在要集中精力去解决那边的问题。西贡及周边地区的战事由你全权负责指挥。随时与我保持联系。”
“我明白。上将。”
美军开始行动了。他们在整个春节期间始终处于高度戒备状态,因此召之即来,来之能战。在威安德冷静的指挥下,威斯特摩兰正确的战术意图得到有力的贯彻并且很快就产生了效果:越共作为第二梯队的兵力有四个正规师,准备用于掀起第二波更为凶猛的攻击,但他们全都被阻截在西贡城外,无法突破美军严密而火力强大的封锁线,这样一来,西贡城内尽管打得很热闹、很壮观,但是,由于后继的增援力量以及弹药补充突然被拦腰斩断,在城内作战的越共突击队和别动队便成了孤军奋战,他们在付出惨重牺牲之后渐渐招架不住了。敌我对峙的局面在天色破晓时分便发生质的逆转。

然而,美军的王牌,那只“嚎叫的鹰”——101空降师在解救美国大使馆的时候却出乎意料地遭遇到越共极其顽强的阻击。
袭击美国大使馆的越共武装力量除了五德少尉率领的十支三人战斗小组之外,还有另一个名叫丁少源的北越少尉率领的另外十支战斗小分队,他们是从大使馆的南侧运用特工技巧翻越高达三米的带铁丝网的围墙,然后在使馆区内猝然发起攻击,与五德的正面进攻里应外合。这两股力量在合围使馆主楼时没有遭到多少抵抗,主楼内剩下的几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在负隅顽抗,被一枚B-40反坦克火箭弹击中,三千多度的高温将他们轻松地吞没掉,瞬间便烧成了几具焦炭。
占领主楼后,美使馆人员被集中在一间客厅里,由一个战斗小组看押。五德与丁少源会面、握手,互相致敬,他俩简短地交换了一些情况,清点了一下已方的伤亡人数,很快做出几项决定:派三支小分队立即登上主楼顶部,以狙击前来增援的美军直升飞机;另派一支小分队搜集使馆内的食物,分发给弟兄们充饥,补充体力,为连续作战打基础;其余的小分队则分散守卫各个制高点,准备还击从地面上来增援的敌人。依原定的作战计划,他们必须坚守美国大使馆这个重要阵地至少两个小时以上,以等待已方大部队援军的到来。
桑春雷接受命令,带领彭子超和A12,同另外两个战斗小组一道迅速爬上主楼顶部。楼顶有一个很宽敞很坚实的平台,显然是专为直升机起降而设计的。战士们各自找了一个角落隐蔽起来,趁机喘息一下,以缓解几乎透支殆尽的体力。
彭子超斜靠在一堵女儿墙上,脸色苍白。从小闹过肝炎的他,体质不强,这一阵猛冲猛打,累得他差点儿吐血。他只觉得心底发虚,中气不足。
“你怎么样?还撑得住吗?”平躺在地上的桑春雷问道。他的声音也在发颤,可见他也强不到哪去。
“没……没事。还能坚持。”彭子超干笑一声。
“哎,对了。”桑春雷突然想起了什么,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纸包,高兴地说,“伙计,我这儿还有点吃的。咱俩分了它。”
这是他父亲两个多月前去黎明基地看他时留给他的那包702压缩干粮,共有四块。他吃得很省,实在饿了再吃一点儿,而每次只咬一小口,还用手掌接着掉下来的渣,再把碎渣倒入嘴里。吃到最后剩下的这半块,舍不得吃了,便一直留到了今夜,出发前找了一张废纸将它包好,装在军上衣的口袋里,将衣兜盖扣好,免得跑动时掉出来。
桑春雷把已经被汗水打湿了的纸包轻轻撕掉,取出那半块宝贝疙瘩,将它小心翼翼地掰成两半,朝彭子超扔过去一块,吹了一声口哨,说:“给。接着。”
彭子超没接住,干粮在地上咕碌碌滚了几下才停住。他在黑暗中摸索了好半天才找到,也顾不得看是什么东西了,捡起来就往嘴里塞,使劲嚼了两下,乐得叫出声来:“太好吃了!太好吃了!跟巧克力一样!”
“你们俩在干什么呐?” 坐在不远处的A12正在往空弹匣里塞子弹,听见同组的两个伙伴好像在鼓捣啥吃的,便问:“二位哥哥是不是在吃东西呀,也不想着给兄弟分一点儿?”说完,使劲咽了口唾液。
桑春雷尴尬得不知该说什么好。这可有点不够意思了。不过,那块702也的确太小了,想把它掰成三块根本就不可能。
正在为难时,楼梯口响起一个洪亮的声音:“同志们,我给你们送吃的来啦!都过来。”话音未落,五德少尉健壮的身躯出现在战士们的面前,他一只手提着一支冲锋枪,另一只手里拎着用一件美军迷彩服裹着的一大包东西。
一听说有吃的,战士们欢呼着簇拥上来,将五德少尉围住。
五德将那大包东西往地上一扔,只听见一片咣啷啷的响声,一堆美军的军用食品罐头散落一地。
五德指着罐头说:“这是战利品,是美国佬为我们准备的补养,你们尽情的吃。但是,我只能给你们五分钟的时间,你们必须速战速决。我估计美国佬的直升机很快就会飞过来,我们要做好打一场恶仗的准备。吃完了赶紧检查一下你们的弹匣,看看它们是不是全都塞满子弹。好了,开始吧。快!”
小伙子们像饿狼似的扑上来,各抢了一听罐头,带着匕首的用匕首又扎又撬,没有匕首的只能瞪着眼珠子干着急。
五德笑了,骂了句:“一群笨蛋!”他捡起一听罐头,说:“A05,过来,给我打个火照一照。”

“哎。”桑春雷答应着,掏出打火机划出一朵小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