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8日 星期二

消逝的茉莉花(二十一)....(余良)


以下是刘锐的日记:

一九七二年四月五日    好热的天气)

        哈哈,原来丙介瑶就像我们波罗勉市,只是人口较少,面积较小:中心是个大市场,一侧是旧车站,现在成了名叫黎明的马车夫的运输站,市场四周是华侨商店,商店以外的是华侨住宅区,延伸下去聚居着比较贫穷的高棉人。这里也有许多越侨和占族居民,他们也分别聚居于约一公里外的湄公河岸,以捕鱼和宰牛为生。不同的是,波罗勉市有许多三、四层楼的屋子,而这里只有西面约五百米一间三层楼的大宅院。院子的主人是首富方兴。它的对面是实用学校,政变后学校关闭,仍住着廖校长、江梅主任和教师苏金禧。现在又恢复教学,但学生只有二十多人,全是一、二年级。

   对我来说,丙介瑶是个全新的世界。它的名称很特别。不过整个二十三区其他四个小镇的名称都很特别:班弄,我就叫它班门弄斧北燕 北方飞来的燕子城地意译是华人之地,至于全属高棉人的大隆,是政变前夕全国最先爆发排越示威的边境小镇。而丙介瑶,听说是越南人起的地名,法国时期是抗法的越盟和高棉依士拉青年军根据地。二十三区,大有来历呢!

人们都害怕战争,担心战争拖得太久。至今,我未作此想。在家里,父母管太多,我几乎毫无寸进,来锻炼、见世面多好;从三十公里外的班弄到丙介瑶已三天了,现在我可以独立搞医疗。廖校长说,华侨不像高棉人,信中药不信针灸,华侨也不喜欢你主动上门求诊。丙介瑶侨胞思想比较落后,对我们学校有意见,我们现在是免费教学。你先到高棉人地区为他们免费针灸治病,他们会给你送来食物,改善我们的生活。

高棉农民体质差,几乎每家每户都有人生病。免费上门扎针治病大受欢迎,他们称之为神针科学针,有的不信细小光秃的针会治病,一定有极细的针孔藏着药物。有的说,高棉农民从来没见识过扎针,更从没有人免费上门治病呢!对我们这些活跃于各地农村的华运赤脚医生来说,却是很平常的。

今天下午我骑着单车到高棉人区问一户人家:我是针灸医生,你家有人需要看病吗?主人走出来客气地说:是医生吗?太好了,我腰膝痛。四邻的高棉人闻声也纷纷走出来看着我给他扎针,这个说,我儿子不肯吃饭,肚子鼓鼓的,是疳积吧?那个问,头晕眼花能扎针吗。。。一下子,四邻的人都来了,纷纷要我帮他们扎针。这情况就像在班弄镇那样__从此你每天都忙。

傍晚告辞了。

谢谢,医生。”“佛祖保祐你!”“请改天再来。邻村也有病人。。。。。。。

    苏金禧出来帮着从单车上搬下大米、鸡蛋和薯类。

校长说:小刘,辛苦吗?不错,第一天就有好成绩。

这日记快完时,江梅主任走过来说:要用毛泽东思想指导医疗工作。主席说,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

生活是快乐的,但我不喜欢她总爱说些训人的话。

 

七二年五月一日(星期一) 阴天

今晨,廖校长听说有两位病人约我到广生堂诊病,说:你们年青人有出息,不像我们一辈子教书的,生活面狭,离开了教育界就寸步难行。不过,你太年青,经验不够,千万要谨慎,不要出事,出了事连累我们---小镇有人视我们如眼中钉。  

 广生堂的坐诊中医生回去柴桢市。有人见我每天为高棉人扎针时为病人按脉诊病,几天前便请我到广生堂为两位病人看病。我依照校长的吩咐,不开药方,只用食疗或中成药。

一个贫血失眠的妇人,我要她每天蒸吃十个红枣加四钱龙眼;一个经血不停的妇人,我给她开了云南白药粉和宫血停药片。

肥胖的广生堂老板姓邝,问我:你们做赤脚医生的只问病人病痛在何处便把针扎下去,还没见到像你会脉诊、舌诊的,你家里 是祖传中医吗?我说:我家开药材店,父亲是坐堂中医。

邝老板有一个苗条、绑两条小辫子的女儿叫凤仪抢着说:家传中医也要有心向学。爸若会中医我今天也不差人。邝老板不理会她,说:战争这两年来,断了药源,药材不够新鲜,有些只好用上越南走私过来的土产的如川芎、三七。镇上没中医,我们也没生意。我说,如果有民间草药或可代替某种药材,但我对民间草药不太熟悉。凤仪说:我的老师收藏许多书籍,也有中医药书、草药书,待会我到她家看看。

什么老师?凤仪说,是学校对面那间三层楼大院的方家女儿茉莉。茉莉曾为十来个年青人辅导中文。

傍晚,从高棉区为病人扎针回来,在校门口正遇到走出方家大院的凤仪。她交给我那本《彩色民间草药图解》。这本几乎全新的、厚厚的小册子详列了三百多种草药的辨认方法、生长特点、主治功能、用法用量等等。粗略翻看,有不少还是类似药材效用。我说:谢谢你,这么快就帮我借到书。太宝贵了,最好能买下来长期使用。凤仪说:找时间带你到茉莉家亲自问她,顺便看她家还有什么中医书。

日记就写到此,我要先阅读这本民间草药小册子。

七二年五月十日(星期三) 雨季首场大雨

       昨天,上头给我派来了两位助手:来自实居省的郑勇华和贡布省的海南人符小红。勇华和我到高棉人区做针灸,小红负责妇产科。我想我有些时间出去采集草药了。

      昨天午餐后,凤仪带我到茉莉的家。我刚一开口说要买下小册子,茉莉就说,这本小册子全新的,说明我们从没用过,留着也浪费,送给你吧。但怎么好意思就白拿人家的东西呢?多亏凤仪想得周到,她抢着说,送给你你就拿去,想感谢就教我们。茉莉楼上还有医书,不过那些书只能借,不能送也不能卖。

     三楼是个藏书阁。茉莉拿出一本书名叫《黄帝内经与金匮要略》。可惜全是古文看不懂。凤仪说,方伯伯是古文学家,茉莉也教过我们古文,可教你。我感谢茉莉,顺手翻过小册子,正翻到一页写着莎草---香附,便问茉莉,我可以看看你家周围的花草有叫莎草的吗?

        草药书上的莎草根部是中药的香附。到了茉莉的菜园外的篱笆,拔上一些粗大的杂草,一看其根部,再折断又闻又尝,果然就是香附。

      今天最大的收获就是发现不起眼的杂草的根部就是香附。我告诉她们香附广泛的药效。

      我很想学草药。凤仪说。我说,大地有广泛的草药资源,我们缺乏的是时间。

     按脉很神秘吗?难学吗?茉莉问。我说,不是我故作玄虚,脉诊有时是只可意会,难以言传。不过我父亲教过我一些方法。

       不要太自私哇,你要教我们。凤仪说。

七二年五月十一日 (星期四)阵雷雨

今天,广生堂等 我看病的人不多。九时左右,我又约了凤仪和茉莉各拿着布袋出去寻找草药。在一处杂草横生、丛林茂盛的野外,我们拿着草药小册子按图索骥发现了有止血作用的旱莲草、能润肠降压的决明子,指甲花、也叫凤仙花的种子,便是有明目功效的青箱子、在高棉和尚寺院内草场有大量的白花蛇舌草等。回来时,在光秃的小岗上发现高棉人称之为猪屎豆的治夜尿频的沙宛子。

我们兴致勃勃揹着草药、全身大汗回到学校,清理晾晒。

现在我共发现了天门冬、珍珠草、车前草、蒲公英、香附子等等十几种药材。

整个下午为七十位高棉人扎针治病,傍晚回来时校长问我累吗?

我不累,心情更好。高棉农民感谢我,我感谢他们。农民们问我何需感谢,我说,感谢你们信任我,感谢你们使我有机会为你们服务,感谢你们让我积累了不少扎针经验。说实话,我还要感谢他们让我体会人生、让我了解热情、善良、纯朴的高棉农民。

生活在战争年代确有别样感受。没有战争,我怎会来到丙介瑶?怎会来到农民中间?认识草药和为民众服务?将来和平了,我要用所学的知识和经验更好为贫穷的高棉农民服务。

与东南省份许多 地区相比,丙介瑶目前局势还算平静,物价略涨,以宰牛为生的占族人大量外迁,牛肉由一公斤七十瑞尔涨到一百瑞尔,但以捕鱼为业的越南人的增加又使鱼价下降,华侨擅长种菜,蔬菜也不贵,边境战争激烈,走私货又贵了。

       政变前的高棉医生全逃到柴桢市。红高棉公安在街上巡逻,政权办事处大概只管理高棉人,因为华侨安分守己,有小纠纷由前校董事会,现称华联会调解。

与班弄不同的是,这里的越南解放军很多:大白天,有零散的操北越口音的军人出来走动,傍晚,常有大部队的北越军路过丙介瑶。清晨,很多南方干部骑单车或摩托车到咖啡店饮食、他们看来是负责后勤运输、经济方面的工作吧!不论是北越军还是南越解放阵线干部,他们都很友善,人们在路遇到他们问一句:上哪儿去?他们全带着笑脸回答公达(工作)。他们住宿在高棉农家,相处融洽,与高棉人互学语言,有的驻扎在树林中。大概经常转换驻地,所以夜间经常行军路过学校前方大路。越南军医院驻地较久,因为听说前去求医的人从来都走那条路。这些越南军医院对华人或高棉病人一视同仁,医药费全免。

几乎每天都听到 飞机轰炸声。十天前吧,美国B52轰炸机曾轰炸了丙介瑶以南十多公里的树林,随着震人欲聋的巨响,大地像地震猛烈的摇动,瞬间冒升的熊熊烈火和滚滚浓烟似乎就在眼前。被炸过的大坑有十多米深,随之不久,美国宣布停止在柬埔寨的轰炸。黑夜中常听到密集的枪炮声、远处机枪互射,发出闪耀、飞舞的火光,金边或南越阮文绍飞机接连投下的照明弹也照亮了丙介瑶上空。第二天一早,人们争相到昨晚投照明弹的地方寻找降落尼龙网,这些美制的精致耐用的尼龙网可当蚊帐。

柴桢市几次遭到北越解放军的袭击。最近金边侦察机、直升机开始频繁出现在丙介瑶上空。战火终将在此燃烧吗?人们都相信有这么一天,家家户户都挖防空壕。我们也不例外,多亏校长夫妇和苏老师在操场附近挖了长而弯曲的防空壕。雨季到了,防空壕怕积水,也怕藏着蛇。    明天,我要赶时间去把壕口加高加固。

                         五月十八日(星期四)晴天

今天一早,凤仪带了一位男青年到学校见我。

给你介绍一位好朋友,叫郑炳光。一个绝不平凡的人。她故作神秘的样子,以后我背着他慢慢跟你说。她转过头向炳光说:你不高兴也拿我没办法。好,给你介绍,他是我常跟你说起的刘锐哥。

我和郑炳光握手。他问:还没出门吗?我说:还有半小时吧!凤仪说:我就瞄着这时候来的。他每天八点正就到我店里来诊病,今天有三个病人在等着。喂喂,我们年青朋友今晚到茉莉的家庆祝她的生日,刘锐哥你不要缺席。

还没听说年青人要庆祝生日的。主人不邀请,我怎敢去?

刘锐哥见外了。茉莉还要你教她按脉呢!办生日小宴会也为了联络感情。我们十多位她过去的学生全都去。到那儿大家都可畅所欲言。

为了茉莉的生日,下午我提早回来,六时许到了茉莉家,十多位男女青年欢聚在二楼吃面包和米粉咖喱晚餐。

给你们介绍一位新朋友,凤仪说,华运的刘锐。不过他有点不像华运。对不起,刘锐哥,得罪了,我们不喜欢华运。我们是落后份子。

大家望着我,我只好说:华运解散了。

解散了?几个人同时发问。这话题太敏感,以后再说。凤仪说。她和茉莉为我介绍在场的新朋友。凤仪说,在场的朋友都是政变前在茉莉家向茉莉老师学习古文、孔孟学说和中国历史的。

茉莉说:谢谢大家到来,说庆祝生日不如说朋友聚会。两年没在一起吧?大家一边吃,一边谈。现在是战争年代,我们不呆太久。以后恐怕也没机会相聚。我建议,每人至少背诵一句孔子或孟子的话。看大家还记得吗?刘锐哥,待会你给我们说说你发现的民间草药好吗?        好,现在让我先说,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也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这话有三层意思:时常温习学过的知识,不是很喜悦的事吗?欢迎远方来的朋友刘锐,不是很快乐的事吗?人们不知道我们的知识才华不要不高兴,这是君子之心德。

我赶紧说:慢慢,让我用笔记下来。

茉莉让我记下来,说:你不用记,待会我送你一本有关孔子的书。

不过,我还是记下一位朋友背诵孟子的话:古之贤王,好善而忘势;古之贤士,何独不然?乐其道而忘人之势。故王公不致敬尽礼,则不得?见之;见且由不得?而况得而臣之乎?

另一句是孔子句: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虽之夷狄,不可弃也。

不知谁问了一句:学孔孟之道是修心养性,战争年代能影响谁?倒不如刘锐学草药为民治病。 另一个问,我们风华正茂,如何报国?报哪个国?

大家七嘴八舌,结论是:何时何地都要维护中华传统文化;但切身利益在高棉,报国是报柬埔寨国。现时是大国之争,明哲保身为上。尽可能学文化充实自己,学本领为民服务。

这是一批富有理想和上进心的热血青年。为什么在丙介瑶 ?或许以后会有答案。

我应大家要求,将毫无保留以自己的针灸和中医草药知识教他们,他们分工合作尽可能采集大量草药,收集民间天然药材如鸡内金、陈皮、柠檬皮、桔子核等等。人多力量大,我们将更好为柬埔寨农民治病。

正谈在兴头上,突然,茉莉的父亲上来,说:学校的苏老师带了一位农民在楼下等着。这农民踏了三公里路的单车到学校要找针灸医生,他的妻子肚子剧痛,请求我立刻到他家为其妻子治病。

大家望着我。大多数人劝我别去:夜里八点,路暗不安全;高棉人说的三公里至少有四公里;郊外农村偶尔有来自柴桢市的炮轰;急症难医,小小银针恐怕帮不了忙,出了事有麻烦等等。

我拿不定主意,又想到,除了我,这农民确实找不到别的医生,夜里妻子肚痛难耐,他也踏了三、四公里夜路,我不去,他们很绝望。急症治标,扎针也能快速止痛。

生日宴会就此结束,大家纷纷送我下楼。分手时,茉莉说:你做得对。路上小心。凤仪暗地又向我说了一句:改天再跟你说郑炳光的事___石破天惊的事。

也不知踏了多少曲折小路,跨过多少踦岖田畎来到农民的家。他摸黑点了油灯,只见其瘦弱的妻子龟缩在屋子角落,头上冒汗,按着肚子不断呻吟。我略问病情,也不知她患的是何病,只好在其内关、上脘、中脘和足三里等穴位扎下针。很快,痛苦大大减轻。农民急忙在旧衣服堆里寻找一些钱送给我,还要送我回去。我说:什么都不用,你在家照顾妻子,我年青,不用担心我。明天最好到把她送到越方军医院治疗。

夜深了。我要去睡觉。

(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