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5日 星期五

烽火岁月....( 连载 -32 ).... 林新仪

                                        第 六章   风云突变 ( 02)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柬埔寨的历史进程步入了一个极其黑暗的时期。这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其开端是这样书写的:
1970318日,柬埔寨王国议会于上午9时召开联席会议,主要议题是研究国家目前正在陷入动乱的危机以及拟授予政府内阁最高权力的议案。
开会之际,叛军的坦克将整座议会大厦重重包围,会议大厅里布满了荷枪实弹杀气森森的士兵。事先已被收买了的议会总务主任郑簧,还有屋艾、何来恩、柏隆星等若干个右派议员先后登台,慷慨激昂地控诉西哈努克的所谓 “罪行”,并联名提出罢黜西哈努克国家元首之职的动议。下午1时许,议员们在刺刀和枪口的威逼之下投票表决通过了该项动议,并授予朗诺和施里玛达以最高统治权——一场军事政变就这样披着合法的外衣完成了。

2015年9月24日 星期四

烽火岁月....( 连载 -31 ).... 林新仪

                                           六章   风云突变 ( 01)

夜。
胡志明市。云长街102号别墅——后勤某部机关大院内。
彭子超用低沉的语调讲述完桑春雷的故事,苏莹已是泣不成声。彩虹和彩霞姐俩轻声劝慰哀恸的母亲,彩云则紧紧地依偎着妈妈,想借此给母亲多一些慰籍。
林祈平为这位儿时的伙伴如此壮烈的离去而深深感动,眼里饱噙热泪,但他极力忍着不让泪水流下。

2015年9月23日 星期三

烽火岁月....( 连载 -30 ).... 林新仪

                                    第 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 11 )
河那边,彭子超架着A12的一条胳膊,在树丛里顽强地前行,踏上归队之路。当他们听到那一声沉闷的枪响时,热泪顿时夺眶而出,滚滚落下。亲爱的战友已经永远离开他们了!彭子超抹了一把满脸又咸又苦的泪水,嘶哑着嗓子吼起他中学时代最喜爱的一首古曲:
怒发冲冠,
凭栏处,
萧萧雨歇。
抬眼望,
仰天长啸,
壮怀激烈。
……。

2015年9月20日 星期日

烽火岁月....( 连载 -29 ).... 林新仪

                                        第 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 10 )
然而,在远处的田野上,敌军已迅速逼近了桑春雷,对他形成包围之势。
桑春雷趴在一条浅浅的土沟里将最后的几发子弹打光之后,已经是精疲力竭了。他不断地鼓励自己:站起来!站起来!他果真硬撑着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但是,还未等他迈步奔跑,在他身后不足百米的敌人开枪了:哒哒哒哒……。
他被许多颗子弹击中,踉踉跄跄又跌倒在地。他的两条腿都被打断了,后背也中了一枪,已经被汗水浸湿了的军装又整个被鲜血染透。前方不远处有棵树,他拖着冲锋枪,用两个肘关节支撑着,一小步、一小步的朝前爬、爬、爬……

2015年9月16日 星期三

《預言》....( 白墨 )

日本發生震嘯,核災迅速蔓延;魁省、緬省洪災肆虐,美好家園被毀;密西西比河水氾濫,富饒沃土遭殃;亞省火災吞噬,小鎮夷為平地;美國龍捲風橫掃,奪去生靈無數;冰島火山灰襲擊,影響航機升降;大陸旱災嚴重,湖泊江河乾涸;寶島才除污染,德國又傳病菌。「末日降臨」之說,再次繪聲繪影;「瑪雅預言」傳說,令人撲朔迷離。預言家的推論猜測,風聲鶴唳,真假難分。

2015年9月7日 星期一

紅楓片片情(詩文集)-連載-57….(曾習之)

讀白墨「詠秋楓」有感並步和其原韻
(一九九六年十月十七日)

霜打朔吹蓋美洲,
漫山紅葉繪深秋。
層林片片離枝去,
遍地彤彤簇錦收。
自古騷人傷敗絮,
而今墨客頌殘丘。
艷如野火燎原舞,
氣勢熊熊一派悠。

附:詠秋楓
‧白墨‧
霜曉微寒遍九州,
翠霞丹葉染深秋。
楓彤萬里離枝去,
蜀錦千氈落地收。
意寄三稜牽筆墨,
情題五角繪山丘。
絢如野火隨風舞,

怎奈殘紅別淚悠。

2015年9月6日 星期日

紅楓片片情(詩文集)-連載-58….(曾習之)

次韻白墨「奉呈陳福源兄」
(一九九七年十月十四日)

喜遇陳君在愛城,
他鄉日久見真情。
十年風雨同舟渡,
萬丈山崖併步行。
白首雙雙歌蜜曲,
齊心隊隊邁新程。
難能可貴欣相助,
仗義剛腸最敢鳴。

附:賀陳福源伉儷卅週年珍珠婚
‧白墨‧
百福源泉澤愛城,
珍珠婚慶見真情。
卅年風雨揚舟渡,
萬里天涯踏雪行。
白首齊眉歡蜜月,
同心攜手展新程。
難能忘我思公益,
祝酒題詩喜鳳鳴。

賀廖家利、黃滿兒新婚
(一九九七年八月八日)

其一
滿屋歡歌慶吉辰,
兒龍女鳳喜成親。
家山有福同心結,
利澤盈餘萬兩銀。

其二
家有賢妻萬事成,
利功難換美人情。
滿樓歌舞聯黃廖,
兒好女嬌正茂榮。


次韻白墨「吟壇四友」
(一九九七年十月廿三日)

欣悉吟園首聚觴,
雖無詩藝也歡忙。
文壇健筆多奇志,
墨苑新人最熱腸。
斗室耆英門外漢,
杏林騷客座中王。
姑和大作隨酬唱,
從不追求美譽揚。


附:詠吟壇四友
‧白墨‧
吟友詩壇喜慶觴,
東坡樓上唱酬忙。
譚公亮節淵明骨,
關老高操棄疾腸。
書屋墨池無墨客,
杏林聯海有聯王。
風騷四子留佳話,

千古蘭亭美譽揚。

2015年9月4日 星期五

烽火岁月....( 连载 -28 ).... 林新仪

                             第 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 9 )
A12用枪托拄地,在彭子超的帮助下咬着牙坐在一个小土堆上。一放松下来,腿上的伤口便一阵一阵地作疼,疼得他呲牙咧嘴。他因为刚才流了许多血而口渴极了,使劲咽了咽口水想滋润一下干得冒火的嗓子,但嘴里只有一股苦咸的味道,一点唾液都没有,他喃喃道:“有点水喝就好了。”

2015年9月1日 星期二

烽火岁月....( 连载 -27 ).... 林新仪

                                    第 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 8 )
果然不出所料,天色刚刚破晓,十几架张牙舞爪的“黑鹰”便气势汹汹地朝美国大使馆一路杀将过来,它们高速旋转的螺旋桨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将清晨宁静的天空搅得个支离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