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4日 星期五

烽火岁月....( 连载 -28 ).... 林新仪

                             第 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 9 )
A12用枪托拄地,在彭子超的帮助下咬着牙坐在一个小土堆上。一放松下来,腿上的伤口便一阵一阵地作疼,疼得他呲牙咧嘴。他因为刚才流了许多血而口渴极了,使劲咽了咽口水想滋润一下干得冒火的嗓子,但嘴里只有一股苦咸的味道,一点唾液都没有,他喃喃道:“有点水喝就好了。”
为了多带些子弹,昨夜出发时他们把军用水壶都扔在阿三婆家里了。他们觉得,攻进城里还怕找不到水喝?可谁想到会如此狼狈“败走麦城”!
彭子超干脆就躺倒在地,他拍了拍A12的后背,嗓音嘶哑的安慰说:“忍着点吧,同志哥。我和你一样,喉咙都干裂了。”
桑春雷环顾了一下四周的地形,兴奋地指着荒草地的前方叫道,“你们看,前面那条河就是我们来的时候趟过的,还记得那座石桥吗?走过去,就到太平镇的地界了。我们再歇息五分钟就接着往前走。来,把你们的子弹全都掏出来,看看还剩多少。”
三个人将所有的衣袋裤兜翻了个遍,也就有个五六十发那样。来时可是每个人装了三百发子弹的。
“就剩这些了?”桑春雷用手拨拉几下地上的子弹,苦笑道:“要是再碰上一拨西贡军我们可就惨了。此地不能久留。来,子超,咱俩把它们装入弹匣里,装完了就走。快!”
AK-47冲锋枪的一个弹匣能装三十发子弹,比美国的M-16自动步枪多装十发,而且子弹的直径要大一圈,因此,前者的威力自然要比后者的霸道。不过,AK-47的重量要沉许多,弹匣较长且呈圆弧形状,携带不便,不如M-16轻巧好使,这是它的劣势所在。
桑春雷他们剩下的子弹仅够装两个弹匣,若是连击,十秒钟之内就玩完。那时,他们可真的是弹尽粮绝了,如果不能尽快找到自己的队伍,恐怕就只有死路一条!
桑春雷刚才一句玩笑话不幸而言中。就在他将最后一颗子弹压入弹匣之时,只听见身后传来一阵阵汽车引擎声,由远而近。
“隐蔽!”他低喝一声,一把将A12从土堆上拽下来,趴在地上。
A12的伤口被抻了一下,又汩汩往外冒血了,疼得他连连呻吟。
“别出声!咬牙!”桑春雷瞟了A12一眼,朝汽车引擎声的方向看去。
距离他们大约四五百米远的田野上有一条乡间土路,一辆军用卡车缓缓驶来,然后刹车停住,二十几个荷枪实弹的共和军士兵跳下车,在一名军官的口令下集合成两行队列,朝他们大步走过来。
“糟糕!他们是不是发现我们了?”彭子超紧紧地抓住枪杆。
“我们该怎么办?”A12焦虑地问。
“别乱动!”桑春雷目不转睛地盯着正在朝他们直线移动的敌军队伍,头脑里飞快地思考着应对之策。
共和军的队列正一步一步的向他们逼近,但从他们前进的步伐整齐而不乱来看,他们似乎并没有发现荒草地的边儿上还躲藏着三个残余的越共分子。事实上,他们的目标是那座小石桥。因为这一带相对较为荒僻,并没有直接通往西贡城区的正规公路,因而被美军忽略了,没有派兵把守。当得知太平镇还牢牢控制在越共的手中时,西贡当局这才从地图上发现了这座小石桥的军事价值,赶紧派出两个火力加强班前来填补这个空白。
既然是火力加强班,他们除了每人一支美制M-16全自动步枪之外,还配备了两挺轻机枪、四支榴弹枪和两把肩扛式火箭筒。来势凶猛得很!他们显然是想直接穿越那片荒草地直达小石桥的。而桑春雷他们呆着的地方正好就在这队共和军前行的路线上,他们即便是一动不动的趴着也是迟早要被发现的,这场遭遇战肯定躲不过去。而一旦交上火,他们三个人毫无疑问只有束手待毙的份儿,绝无生还的可能!
敌军离他们越来越近了。每流逝一秒钟,危险就增加一倍!不能再迟疑不决了。
在这千钧一发的危急时刻,桑春雷在战友焦虑与期待的目光下做出了一个他这短暂一生中最重要的、也是最后一个决定,他以不容抗辩的口吻低声说:“目前敌人还没有发现我们,但很快就会发现我们。现在听我的命令,你们俩就在这里趴着别动,我冲出去把敌人引开,然后,B09你负责帮助A12一起钻进荒草地里往河边撤退,尽快闯过那座石桥。到了河对岸,就有希望找到我们的部队了。”
“那你怎么办?”彭子超不安地问。
“别管我。我自有办法。”桑春雷从刚才压满子弹的弹匣口抠出一枚子弹,把它塞进裤兜里,然后又将两个弹匣插入系在胸前的弹匣袋中。
A12注视着桑春雷退出一发子弹的动作,已经明白他想干什么了。他深为感动,恳求道:“组长同志,请让我留下吧。我已经伤成这个样子了,生死都无所谓了。还是你们两个人跑吧。我来掩护你们。”
“不行!绝对不行!让我留下!组长。”彭子超也弄明白将要发生什么事情了,激动得声音发颤。
桑春雷双目冒火,怒视着两个战友,咬牙切齿的吼出四个字:“服从命令!”这每一个字都像铁块一样,掷地有声!
说时迟那时快,桑春雷抱着枪就地一滚,滚出五六步远,然后一个鲤鱼打挺跳将起来,平端着冲锋枪朝二百米开外的共和军队列哒哒哒一阵猛扫……。
共和军猝不及防,挨了一记闷棍,三五个士兵应声倒下,其余的人迅即匍匐在地。桑春雷趁机拔足狂奔。待共和军醒过味来时,他已经跑出去老远了。
领队的军官从地上爬起来,打了两三枪,气呼呼地骂:“狗×的!他妈的一个小越共崽子就把你们吓成这样!都起来!快给我追!”
士兵们立即蜂拥而上,一边追赶一边射击。
桑春雷不再拼命奔跑了,而是跑一段便停下来,就近选择有利地形,与敌军展开周旋、对射。他不再连击,而是三发三发的点射,为的是尽量延长战斗过程,好让两个战友有足够的时间逃离险境。
当全部的敌军背对他们去追击桑春雷时,彭子超眼含热泪搀扶起A12,钻入了荒草地。A12紧咬牙关,搭着彭子超的肩膀,一步一个血脚印吃力地往前迈。他知道,这一截路虽不算太长可对于他受了重创的腿实在是漫漫长途,但它却是战友用生命的代价换来的,再艰难再痛苦他也必须走完它!

小石桥在一寸、一寸的向他们靠拢过来,生的希望也随之一小点、一小点的增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