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5日 星期五

烽火岁月....( 连载 -32 ).... 林新仪

                                        第 六章   风云突变 ( 02)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柬埔寨的历史进程步入了一个极其黑暗的时期。这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其开端是这样书写的:
1970318日,柬埔寨王国议会于上午9时召开联席会议,主要议题是研究国家目前正在陷入动乱的危机以及拟授予政府内阁最高权力的议案。
开会之际,叛军的坦克将整座议会大厦重重包围,会议大厅里布满了荷枪实弹杀气森森的士兵。事先已被收买了的议会总务主任郑簧,还有屋艾、何来恩、柏隆星等若干个右派议员先后登台,慷慨激昂地控诉西哈努克的所谓 “罪行”,并联名提出罢黜西哈努克国家元首之职的动议。下午1时许,议员们在刺刀和枪口的威逼之下投票表决通过了该项动议,并授予朗诺和施里玛达以最高统治权——一场军事政变就这样披着合法的外衣完成了。
此时的西哈努克正在莫斯科进行国事访问,他的下一站是中国北京。他做梦都想不到,一夜之间,他便由一国之君变成了一介草民,而且还是被政变当局通缉的“政治要犯”!
任何一个阴谋的得逞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它们都有一个策划于密室、实施于地下的积累过程,“3·18”政变也是如此。为了让读者对以后的历史演变了解得更深刻一些,有必要将这个对印度支那地区整体战局产生重大影响的阴谋事件的前前后后详加剖析。

回顾这段历史,我们又不得不回到19681月底越共在整个越南南方发动的那场戊申年春节总攻击上,去梳理政局演变的脉络。
那场规模浩大的战役之所以震动了全世界,是因为越共最高军事领导人在策划它时所展现的令人吃惊的思维模式,可用四个字来形容:铤而走险!它完全打破了以弱击强的游击战法的战术原则,也与正规军作战的迂回、包抄、闪击、步步为营推进等军事理论大相径庭,它是在越南南方长达八百多公里的战线上,对一百多个大中小城市中的数百个军事目标在同一时刻发动突袭式进攻!如此别出心裁的打法在世界军事史上从未有过先例,不但令美国的将军们目瞪口呆、措手不及,也让全世界的军事专家们为之困惑不解。因为,在已方力量不够强大的前提下这么来打,简直就是自杀!
的确如此。这样的全面开花、全线突击的大战役无论是在后勤保障上还是在军力的调配和统一指挥上都会遇到巨大的难以克服的困难,除非有奇迹出现,可以断定其成功的几率微乎其微。故而,惨败的苦果在头脑发热的策划阶段就已经种下了。
尽管经妙笔生花报导出来的总攻击战绩听起来相当辉煌:西贡市区被越共攻占了七天;中部古都顺化市被北越人民军解放了二十八个昼夜;溪山战场上给美国海军陆战队以重创;美军和西贡伪军被歼灭了多少多少万人……等等,然而,一个不争的事实却是:越共在这次战役中伤亡惨重,付出了极其高昂的代价,经过多年积蓄起来的力量在短短的几天之内几近被全部击溃,他们在美军和南越共和军的强力追剿下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仓皇败退,许多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根据地也被敌军乘胜攻占了。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总部以及军事指挥中心全都撤退到柬埔寨境内的深山老林之中。
越共在西贡城内的地下别动力量损失了百分之九十以上。超级间谍四伦先生苦心经营的谍报网也暴露了,在美国CIA和军队反间谍机构的全力侦缉下于半年后被破获,四伦和他的同志们被一网打尽,投入了昆仑岛大监狱。西贡最有影响力的报纸《世界报》用通栏标题:《当代第一间谍大案》对此作了独家采访报导……。
越共1968年的春节攻势虽然在军事上未取得预期的战果,但在政治上的影响却是巨大的,他们赢得了世界各国人民和政治家的广泛同情与声援。截止至1968年第一季度,驻越美军的总伤亡人数为二万余人,创下了入越参战以来的最高峰。美国军人在越南泥泞的土地上流下了太多的鲜血,再次点燃美国内的反战烈火,把总统约翰逊烤得是焦头烂额。
越共的戊申年春节总攻击打响之时,也正是美国内大选角逐进入最后的关键时刻。士气低落的约翰逊宣布不再寻求连任,转向幕后支持他的副总统也是民主党提名候选人汉弗莱参加竞选。代表共和党的尼克松适时打出了和平的旗号,在每一次竞选演讲中都信誓旦旦地保证:“如果我当选总统,我将竭尽全力在太平洋地区结束战争,谋求和平。”
经过一番激烈的拉锯交锋,尼克松的和平策略以微弱的多数票击败了汉弗莱,赢得了大选,他如愿以偿入主白宫,成为第三位也是最后一位涉足越战的美国总统。
尼克松在宣誓就职仪式上发表的就职演说是以和平为主基调的。他这样描述自己的伟大抱负:“……由于世界人民希望和平,世界的领袖们害怕战争,现在这个时代第一次成为有利于和平的时代。……历史所能授予的最高荣誉,是‘和平缔造者’的称号。现在,这种荣誉正在向美国招手——这就是,努力把世界从动乱的深渊中引领出来,并最终登上人类自文明伊始便一直梦寐以求的和平之高峰。”
谈到国内问题时,尼克松沉重地说:“我们陷入了战争,需要和平;我们陷入了分裂,需要团结。”
谈到国际问题时,他说:“在经历了一个对抗时期之后,我们正在进入一个谈判的时代。”
接着,尼克松这样发誓:“在我任职期间,我将不懈奋斗,把我全部的精力和智慧贡献给国际和平事业。我的目标是:在那些不知道什么叫和平的地方,使和平成为受人欢迎的东西;在那些和平不巩固的地方,使和平巩固起来;在那些和平只是暂时存在的地方,使和平成为永久的生活方式。”
最后,他用一句极富诗意的语言来结束他的演讲:“……当我们瞅见朦胧初露的曙光的时候,请不要诅咒尚未完全消失的黑暗,让我们共同促进光明的到来!”
然而,正是这位高唱和平赞歌的新总统,上任之后所做的第一件关于越战的事情竟是颁布了一道扩大战争的密令:出动数百架次B-52重型战略轰炸机深入柬埔寨边境五六个省份内施以狂轰滥炸,意图是要彻底摧毁躲藏在这些省份热带丛林深处的越共总部及其军队的秘密营地,还有那条令美国人咬牙切齿怒不可遏的军需运输大动脉——胡志明小道!

自从越共溃败,总部全线撤退到柬埔寨境内之后,美军的战机就没有停止过追击轰炸,但真正出动庞然大物B-52深入柬埔寨国土执行轰炸任务,却是始自尼克松的“大手笔”!B-52的地毯式轰炸极其恐怖,仅此一点就标志着战争又升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