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8日 星期三

烽火岁月....( 连载 -37 ).... 林新仪

                                       第 六章   风云突变 ( 07)
在王宫内深居简出的哥莎曼王后是高棉王室的象征、柬埔寨的君主,但她从不过问和插手国事,因为宪法并没有赋予她这项权力和责任。再说了,有精明能干的儿子管理国家,她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她乐得高高在上母仪天下,安享神仙般的晚年岁月。

2015年10月26日 星期一

烽火岁月....( 连载 -36 ).... 林新仪

                                                  第 六章   风云突变 ( 06)
19701月,元旦刚过,西哈努克便辞别哥沙曼王后,携夫人莫尼克公主,在宾努亲王的陪同下,带着十余名随员,飞赴法国巴黎治病和疗养去了。他万万想不到,他这一走,便前景渺渺、归路茫茫,从此国将不国了。

2015年10月23日 星期五

消逝的茉莉花 (二十二)....( 余良)

                                                 
(柬埔寨大战乱前夕,一位金边华青来到偏僻小镇教书。他在当地一位女青年的帮助下短短四个月内把一班难以调教的顽皮小学生教育成为品学兼优的好孩子。两位青年也产生了爱情。学校不久因政局动荡关闭,当地侨胞与学生依依不舍送别这位老师。这对情人发誓终生守爱、两人挥泪惜别。随着战争与红高棉统治,青年探望情人的冒险行动一次又一次失败。二十年后,这位仍然单身的青年从西方国家回到该小镇寻觅他的情人。。。) 
前文提要:二十年后,赵成刚从澳洲回到丙介瑶寻找当年信誓旦旦、临别洒泪的情人方茉莉。他只遇到了经历红高棉统治时期活着的马车夫,马车夫告诉成刚,茉莉与另一金边青年刘锐相恋了四年,叫成刚死了心。成刚不信,马车夫把刘锐当年留下来的日记交给成刚以证明茉莉移情别恋。
                                                     7230日(星期五)雨天
        “刘锐哥,我发动了二十多位青年帮你采集草药。我就跟他们说,你们闲着没事,帮刘锐哥吧---就是住在学校里的针灸医生。”茉莉说。
      “刘锐哥,我药材店里还存放着丁医生十多年来诊病时留下的病案和经验药方。丁医生遐尔闻名,实用教材呢,送给你吧!”凤仪说。
     “刘锐,我帮你问过了,天门冬的高棉语叫‘士荆恩籐’,多长在田畝之间茂盛的草丛中。”郑炳光说。
     “刘锐,我叫韩岂山。茉莉介绍我来认识你。说我是草药师不敢当,我们互相学习吧。中药材我懂一些,当然不比你强。。。高棉有丰富的极名贵的药材沉香、血竭、穿山甲,还有砂仁、豆蔻、八角、千张纸、大血籐。。。”
    “刘锐,听说你诊病不收钱,有时还要自掏腰包到广生堂购买药材。我们二十多人成立了互助会,今后互助会帮你付钱。”谢隽说。
      几乎每天都有人跟我说些支持的话。正是时来辐辏,感谢丙介瑶。
       晚上较有空,茉莉家有电灯,她父母也随和亲切,到她家学习已不再陌生。方叔口出成诗,教古文深入浅出,明了易懂,今晚,在她家学过了《黄帝内经》第八课,方叔对我说:“教你古文中医这么多天来,我自己也对中医来了兴趣。”
      茉莉说:“爸这般年纪要从头学起吗?”
    方叔说:“学无先后白发与青丝共勉,志有因果春华与秋实交辉。”
茉莉说:“千万家财,不如一技傍身。我想学针灸又想学草药。”
我说:“我将尽我所能。”
   临走前,我送茉莉一本华运自编的小册子《实用针灸手册》,她回送我一本《古文通译》,我请她签名并写些励志的话。她没签名,要她爸代写。方叔在内页写上:“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
       “谢谢方叔。”我正想告辞,茉莉突然问我:“请问刘锐哥是否认识一位名叫陈成刚的前实用学校的教师?”我说,不认识,也没听过此名。
“还有一位名叫吴世清的教师?”
“也不认识此人。我想办法帮你打听。”
“谢谢了。别忘记。”
“我会放在心上。明天起就帮你打听。”
                          7274日(星期二) 豪雨
       学校成了医务所,一、二年级课室成了药材店---丙介瑶两位高棉木匠义务把课桌的抽屉改装为草药櫃,再搭造一个药材櫃,共存放了一百多种中草药:除了从广生堂购买的常用的药材,还有二十多位青年分别从田野、丛林、河岸、村里村外民间采集或购买来的已清洗、晾晒或泡制的草药:可代替荆芥治风寒感冒的九层塔、治咽喉肿痛的山豆根(色栳树的根)、治瘧疾发高烧的叶下珠、热性痢疾的大飞扬、收敛止血的旱莲草、解暑清热的地胆头、薄公英、土地锦、减肥的荷叶、利尿的车前草、鸭趾草、茅根;治热咳的桑叶、芦根、慢性肝炎的白花蛇舌草、溪黄草、还有蜈蚣、蝎子、野毛丹根、大血籐、生石膏、玉米须。。。   
     倒扣草的根是牛膝,却为何细小如须?旱莲草茎上若长了很多绒样细毛,其疗效较差,野毛丹的根真有泻下作用吗?高棉草药多属清热解毒类,似乎没有补养气血类。到处长満了灯笼草,真可惜草药书上没此名。绚丽芳香的五色梅,草药书介绍的太简单,猪屎豆是潼蒺藜,但不能止夜尿,或许要先用盐水炒。
        出诊的工作全交给郑勇华和符小红。校长夫妇除了教书,也帮忙整理草药。我每天 就在学校里为柬华民众治病和整理草药,有时也为不利于行的病人上门治病。说是免费,高棉农民多送来农产品、食物,华人大多随意给钱。依照茉莉的意见,食物多了,转送给穷人,金钱就交给互助会的财政。
      在忙忙碌碌的工作中,也为年青朋友、更多的是为茉莉和凤仪教授中草药和针灸技术。
《黄帝内经》为我提供理论基础,丁医生编辑的丰厚的病案显示其孜孜不倦的学习精神和干劲:该病案也详列了他行医十多年披坚执锐、所向有功积累的宝贵验方。
                                         75 (星期三)       (小雨)
      今天一早,茉莉来到这一年级的课室,说:“刘锐哥在做什么?药味很浓哇。”“我正用生地蒸制成熟地。生地加了酒,一点红糖,还有砂仁。”
     茉莉看了一会,说:“这就是赵成刚老师当年教书 的课室___才四个多月。那年念一年级学生大部份天今还在此上学,但他们仍然怀念成刚老师,盼望他回来。”我说:“茉莉,我很遗憾,这么多天,我都打听不到成刚的消息---他不是华运成员,我也不是金边人。”
“没办法,困在丙介瑶,如大海捞针。”
“成刚一定留下动人的故事。”
“听过邓丽君唱的‘小城的故事’吗?我们丙介瑶的故事才多呢!你也在为我们丙介瑶编写新故事:你为我们做好事,别人也帮你:茅根生长在远处的丘陵地,芦苇生长在河岸,那些茅根芦根,是有人出钱雇高棉人和越侨渔民去挖来的;帮你搭建药材柜的木匠是旧乡长请来的,义务运送木材是马车伕黎明。。。旧乡长的儿子武亮就在这学校念书,武亮原是个慧黠的孩子,成刚把他调教成品学兼优。其他孩子也懂得孝顺父母,丙介瑶以客家人为主,现在侨胞侨胞大多会讲普通话;丙介瑶的柬华人相处也十分融洽。”
        是的,丙介瑶的故事多,好事多:善良聪明的茉莉,乐于助人,家人都是睦好懿亲,给四邻送菜,供水,又为年青人教书;年青朋友们在家做生意,空余时间为我采集草药,爱绑着两条辫子的凤仪好玩好动又热情,只是好管闲事,爱说些耸人听闻的事。三十多岁的王老五、草药师傅韩岂山,一向都为村民看病,他擅长中医外科、奇难杂症;郑炳光,这位个子壮实,剪着陆军式的短头发,性格耿直的小伙子常热情为我介绍其他年青朋友。凤仪曾说过他“战争打响不久,就干了一件惊天动地、但绝不可张扬的事”。是好事还是坏事?这年青人绝不会做出什么坏事,是好事,又为何不可张扬?

                                          723  (星期日)   (大雨天)
       前晚下大雨,昨天中午闷热洗过澡,郑炳光来了,说:“刘锐,我妈昨天下午回家了,越方医生说我妈的病没法医治__我妈患的是甲状腺激素分泌过高,用西药会杀掉白细胞,对身体危害更大。我们现在决定用中医治疗。请你到我家帮我妈看病吧。”
      炳光母亲的病,我曾上门看了多次,其主要症状是:近半年来晚上或傍晚发烧、咳嗽白痰,白天身体各处疼痛,活动时好转,口干口渴、心跳加速、心慌、易生气激动,时乍寒乍热,舌色深红无苔,脉搏惕促。我诊断为肺阴虚、心火旺,只要滋养肺阴、降心火便可医治。我当时为她拟定了处方,无奈她家人对中医没信心(或是看我年青不信任)。如今听了炳光的话,我当即跟着他上门。
     来看望他母亲还有凤仪、葛为新、谢隽和陈嘉荫。 他们带着信任或鼓励的眼光专注着我。我为她诊了病,开了处方:胆南星、石斛各三钱半、黄芩五钱、石膏、生苡仁、百合各六钱、知母、麦冬、玉竹各四钱、生牡蛎一两、甘草二钱。我深信这简单的十一种药材能医好她的病,从而会改变人们对我的不信任。
     我先让她服用两剂,果然今天傍晚去看她时,没再发烧,咳嗽也少了。可惜广生堂一些药材存量不多,这种慢性病又须要长期服用。
       凤仪想了个主意:五十公里外的芒果县城有多间药材店,骑单车三小时便可到达。购买了药材路上顺便采集新草药,第二天中午便可回来。芒果县属波罗勉省,也处于远离战火的解放区内地,路人络绎于途。芒果县城也有华运创办的学校和医疗站,可供住宿。我和岂山也熟路。
       还是年青人处事利落,下午,凤仪约了岂山、茉莉、炳光加上我共五人决定后天一早出发前去芒果县城。
     远离战火、下雨都在傍晚、大路好走、好友作伴,这大概是大人们让其儿女“放行”之故吧!
     我向病人“请假”一至两天。
                                         823 (星期三)(晴)
   快一个月没写日记了。忙,整理病案---像丁医生那样。
   但五个人到芒果县购买药材的事一定要记下来。
   七月二十五日一早, 我们五人带上干粮和布袋,踏上单车,一路高谈阔论、嘻哈不断。
     下午,到了芒果县城,街道冷清得出奇,商店大多关门,华校和医疗站也空无一人。后来遇到一位自称华联会副主席的林先生,才知道十天前南越阮文绍四万军队在坦克和装甲车掩护下首次对东南解放区发动大扫荡,从边境入侵近知名县来到芒果县城郊外。大军压境,越共和红高棉军队全线撤退,民众纷纷逃亡。如今,阮文绍军队已撤退两天了,芒果县城大部份民众还没回来。
     林先生听说我们要来购买药材,说,你们搞错了,芒果县城从来没有什么药材店,是在三十多公里外过了橡胶林的磅针省三州府,那儿有三家药材店,最有名是“天一堂”。如你们要去,就要再花一、两天时间。
       林先生给我们送来野蔌园蔬。我们吃过晚餐,商量着到三州府的事。茉莉说:“孔子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既然跟父母说过第二天就回家,我就不能再远去。我回去,也可帮你们的父母交代。”我说,我约了几个病人也要赶回去。茉莉说:“‘ 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何况是病人。”
       总不能让茉莉一人回去,又不能空手而归。凤仪要见识橡胶林和三州府,炳光为了母亲的病,岂山懂药材。他们三人将于明早结伴前行,我和茉莉赶回丙介瑶。于是我写了多种药材名称和数量,请岂山到“天一堂”购买。
      当晚正是农历六月十五日,明月高挂,凉风送爽,百虫啼鳴。这间可容纳四十多个孩子、按农舍仿建的华校位于农田中间一处数十米平方、略高于田地的旷野上,田边一棵小树,周围堆满秸秆,近处有农民和牛隻暂憩的简陋小屋。林先生说过,这里距波罗勉省会仅十二公里,学校下面有防空壕,建于此处可防飞机轰炸。
        我们坐在旷地上赏月。凤仪来了兴致,说我们五人堪称莫逆,正该无所不谈。“一人向另一人提问,被问者要如实回答一次。长者为先,岂山哥先问。”岂山想了想,问我针炙从何学来?我答:“大伯是中药和针灸医生,在父亲店里帮忙,向大伯学;六四年在金边广肇惠中学念书时,被学校派去暹粒省机场为援柬中国专家当翻译员,向中国专家的针灸医生学;华运组织也有医疗组,在交流中学。自小父母教诲:继承祖业,勿玷门楣。”茉莉问:“请问华运是个什么组织?”我说:“凤仪有规定,只回答一次。”凤仪反问茉莉:“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老实说来,你这小家碧玉,心上人是谁?跟谁有过婚约?”茉莉说:“那是你想像的故事。”凤仪不依,茉莉说:“我也只回答一次。”凤仪抗议茉莉不说实话。我有心帮茉莉解围,机灵一动,说:“轮到我问炳光,你干了哪件惊天动地的事?若为难你,我可另问一题。”
     炳光不慌不忙:“也没什么大不了,但说来话长。”
     凤仪说:“我只要听你在越南解放军医院那段故事。”
    “好吧!”炳光说,“且说那位年青美貌的越共女兵红着脸走出医院,便遇到一位年纪较大的女兵。年纪大的她,‘怎样?有什么事?’年青的靠近她身边低声说:“坏透了,那医生借口听心脏,解开我的胸衣把听筒和手伸进来。”“碰到吗?”“碰到,还两边呢。”年纪大的笑了,但很快就正经地来,说:“没办法,都在革命队伍,都为了抗美战争事业,向上级投诉将导致医生的缺乏。。。”
“别说了,你上回不是这么说。”凤仪吵起来。
“炳光,这是你瞎编的故事吧?女人的事怎会让你知道?”岂山说。
“这是真实的荒唐事。”炳光说,“这女人也不正经,她只要告诉一个男人,此事便会传开来。后方医院的男医生大多如此,有的摸到女人身体还问一句‘舒服吗?’,女病人全不答话,给他们占了便宜。上级也是男人,投诉也没用。战斗部队的首长们也能搞到文工团女演员。有些女的是深夜到井边脱光衣服洗澡,就在等男干部。女的怀孕了,必要做人流,万一生下来,也要弄死---行军时婴儿一啼哭,行动暴露引来直升机扫射机轰炸,全队的人全死。战争就是这么残酷。。。言归正传,让我简要跟刘锐说吧!七零年政变后的四月一个晚上,一支长长的越共解放部队行军进入丙介瑶,我趁黑夜背着父母跟在解放军后面,天亮才知道这是一支北越正规军的战斗部队。我参军了,从此与他们过着艰苦、紧张又危险的战斗生活。一年后,我要求回家,他们也不阻止。这一年来,我当了步兵、通讯兵,五次上战场,对越共军人作风有了解---他们是正派吗?真正为着解放苦难的人民吗?我对战争生活也有体验---游击战是怎么打的?强敌当前、残酷战火下,北越军人怕死吗?他们怎样给军人进行思想教育、粮食和军需品是怎样得来的?等等。我也知道一些其他方面的内情,特别是多次历经生与死的危急,对生命的意义、人生内涵深有体会。短短一年,却是一次深刻的、长远的人生教育。”
        夜深了,火油灯渐暗了。今天的日记先写到此,下回是:战火终于来到我们身边。第二天中午我与茉莉回去时半路遇到飞机轰炸,两人一路躲躲闪闪进入树林,晚上又遇到越共与金边军队交战,我们在枪林弹雨的危急关头跃入水中,凫水而过一起躲进民居防空壕两个多小时。。。(未完)

















2015年10月19日 星期一

烽火岁月....( 连载 -35 ).... 林新仪

                                            第 六章   风云突变 ( 05)
朗诺极其完美地利用了施里玛达的虚荣心和复仇心态。施氏作为代理首相掌管内阁后,认为可以放手大干了。他立下一条新规矩:一切政府部门的重要文件和报告必须先送他本人审阅处理,再由他确定哪些可以上呈国家元首。违抗者将受到“严厉处分”!这招挺绝,一下子就把西哈努克给架空了。

2015年10月18日 星期日

烽火岁月....( 连载 -34 ).... 林新仪

                                          第 六章   风云突变 ( 04)
19698月,西哈努克的本家叔叔、时任内阁首相的宾努亲王因健康状况不佳不能正常处理国务,不得不向元首递交辞呈。国会立即召开会议重新选举政府首脑。朗诺焉能坐失良机,他暗中串联四方、收买人心,最终以多数票再次当选新一任内阁首相。他的当选,获得“颂岱欧”的首肯,顺利过关。

2015年10月14日 星期三

完胜挑战..... ( 余良)

             --连续两天横渡日月潭
                                                    
      今年九月十七日,在为期二十多天,经过多个城市的假期长途飞行后,我于当天晚上八时抵达台湾南投县埔里镇,住宿于阿波罗大饭店,第二天傍晚在三十多公里外的日月潭民潭国中仓促完成参加明、后天举行的第一届公开水域游泳锦标赛暨国际邀请赛第三十三届日月潭国际万人泳渡的报名手续。
上述两项大型游泳活动都在当地的朝雾码头下水,上岸是在三点三公里外的伊达邵码头。

2015年10月4日 星期日

烽火岁月....( 连载 -33 ).... 林新仪

                                          第 六章   风云突变 ( 03)
较之约翰逊来说,在如何结束旷日持久的越南战争这一问题上,尼克松的思维方式更为霸道。他对外界声称他有一个“结束越战的秘密方案”。许多政治家和历史学家都以为尼克松的所谓“秘密方案”不外乎就是以更猛烈的轰炸来促巴黎和谈,逐步放弃并最后撤出越南罢了,不会有什么更高明的招数。事实上他们所有的分析和猜测全都错了。近年来已获解密的美国国家档案显示,尼克松的“秘密方案”代号为“歪球计划”,其核心内容是动用原子弹对北越进行毁灭性的攻击,以此来结束越战!

2015年10月3日 星期六

《髮指》....( 白墨)

虜掠燒焚蹂躪,淫姦殺戮摧殘。聞訊暴行堪髮指,哭問蒼天已淚乾,筆悲心更寒。

弱女無辜被害,苦僑有恨蒙冤。唐漢子孫羞島宇,華夏聲名愧海山,斷魂飛也難。

──破陣子‧哭印尼華人被殘害

2015年10月1日 星期四

《禍根》....( 白墨 )

鬼域萬家生死,魔窟一朝興毀。怒筆穿雲天作紙,寫透世間羞恥。赤道血腥紅,島國悲歌千里。

弱女命非螻蟻,華婦淚如流水。殘暴獸行堪髮指,更恨強雄卑鄙。哭吼震山河,誓討人權公理。

──離亭燕‧強烈抗議印尼暴徒姦殺華人婦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