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4日 星期日

烽火岁月....( 连载 -33 ).... 林新仪

                                          第 六章   风云突变 ( 03)
较之约翰逊来说,在如何结束旷日持久的越南战争这一问题上,尼克松的思维方式更为霸道。他对外界声称他有一个“结束越战的秘密方案”。许多政治家和历史学家都以为尼克松的所谓“秘密方案”不外乎就是以更猛烈的轰炸来促巴黎和谈,逐步放弃并最后撤出越南罢了,不会有什么更高明的招数。事实上他们所有的分析和猜测全都错了。近年来已获解密的美国国家档案显示,尼克松的“秘密方案”代号为“歪球计划”,其核心内容是动用原子弹对北越进行毁灭性的攻击,以此来结束越战!
19698月,尼克松的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基辛格在巴黎与越南共和国阮文绍政权的代表举行秘密会晤时,向对方传达了这样一个颇有深意的信息,他说:“如果在111日之前越南战场上还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的话,美国军方将不得不考虑采取可能导致非常严重的后果的措施。”
同年的101日,美国战略空军司令部接到五角大楼的绝密指令:进入准备核战争的最高级别戒备状态!——“歪球计划”开始启动了。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个“歪球计划”遭到美国诸多盟友的强烈反对,就连总统最忠实的助手基辛格博士也对此深深忧虑,他冷静地奉劝尼克松说:“动用原子弹?我个人认为太过了吧!”
核武器毁灭性的威力是人类良知的底线,谁胆敢使用它,谁就将被永远钉在人类历史的耻辱柱上!生性好斗的尼克松最终还是明智地放弃了使用“歪球”来结束越战的思路。人类社会从而得以避免了一场可怕的浩劫。
正当尼克松为如何体面结束越战而焦灼不安、五内俱焚之时,柬埔寨的政局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给他带来了新的希望和出路,他迅速地抓住了这个他认为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为了抵制来自中国的共产主义极左思潮日益扩大的渗透和影响,西哈努克决心修正自己与中国过分亲密的中立政策,开始向断交多年的美国伸出了橄榄枝。继美国前总统肯尼迪的遗孀奎杰琳对柬埔寨作私人性质的访问之后,19681月份,美国政府派遣了一个高级别的代表团访问金边,团长是美国驻印度大使切斯特·鲍尔斯。
西哈努克在接见鲍尔斯时说了这样一番耐人寻味的话:“我绝不希望在我的国家的土地上建有越共和北越军队的庇护所。我知道你们也在担心这些庇护所对越南共和国构成的威胁,并极力想清除它们。但是,我坦率告诉你们,如果你们轰炸我的领土,即使是人烟稀少的地带或密林深山,那些被你们炸死的很可能都是高棉人。如果你们的军队只杀越共和北越人,虽然也不会令我感到高兴,但这事与我无关。因为越南人与你们正在进行战争,你们之间互相残杀是丝毫也不奇怪的。……”
这一席话,被美国人曲解为西哈努克已经默认他们在高棉领土上可以为所欲为,“如果只是杀越共和北越人的话,这事与我无关”!于是,美军的轰炸越发的变本加厉了。
1969年下半年,在越战进一步扩大升级,柬埔寨的边境地带日益沦为交战双方互相厮杀的战场的困难处境下,柬美两国恢复了大使级外交关系——西哈努克在战争与和平之间的钢丝绳上小心翼翼地走出了极其危险的一步。
与此同时,发生了一件几乎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的小事情,却让西哈努克龙颜大悦——
活跃在柬泰和柬越边境一带、打着“自由高棉”旗号的山玉成叛乱武装集团内部发生了“哗变”,开始是小股小股后来竟是成批成批的“自由高棉”士兵携带美式武器,跨越边界,向柬王国政府军投诚。这些人声称他们是出于 “爱国的原因”才逃跑回来的,希望国家能重新接纳他们,让他们回到高棉民族大家庭中,继续效忠“颂岱欧”(即元首父亲)。
当时的朗诺,虽然因马德望三洛农民暴动事件而被西哈努克罢免了内阁首相之职,但仍稳坐着皇家武装力量总参谋长的金交椅。他屁颠儿屁颠儿地登上王宫的金銮殿向“颂岱欧”殷勤地汇报说:“这些年来,臣对平定滋扰边境的山玉成叛乱分子之事不敢有丝毫懈怠,武力剿匪与宣传攻心双管齐下,目前已经收到显著效果。最近有大批‘自由高棉’士兵跑过来投诚就是一个明证。这些投诚者对他们过去的反叛行为痛悔不已,承认是受了美国人的利用。现在他们要洗心革面,希望政府能重新接纳他们,他们愿意为柬埔寨王国的中立而战!为此,臣特来奏请元首父亲,望能以佛祖的慈悲为怀,宽恕这些曾经冒犯过您的坏孩子们,并收留他们,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西哈努克听毕满心欢喜,不假思索地答复:“很好!那就收留他们吧。由你来安排。你为国家做了一件大好事,我要嘉奖你二百万瑞尔。其中的一百万你拿去分发给那些投诚的士兵,算是安置补助费吧。”
朗诺唯唯诺诺高颂赞词,领命而去。他稳步走下金銮殿的台阶时,心中暗自冷笑道:“西哈努克小儿,等我把你卖了,你还在帮我数钱呢。”
山玉成何许人也?一个臭名昭著的痞子政客而已。上部书《祈祷和平》对此公已有详尽描述。他所领导的“自由高棉”武装是受美国CIA资助的,总部设在泰国境内,全部美式装备,六十年代初就活跃在柬泰和柬越边境一带寻衅滋事,杀人越货,无恶不作。美国人扶植这样一支恶势力是为打赢越南战争而做的另一项战略部署,一笔长线“政治投资”,其意图是很明显的,那就是用大把大把美元支撑起一支与西哈努克政权相抗衡的反对派力量,期望有朝一日山玉成能取而代之,或至少是协助他人取而代之,从而彻底斩断那条该死的胡志明小道。

所谓的“投诚”,只是一长串阴谋链条中一个重要的环节而已。那些自称“爱国”的“自由高棉”官兵被朗诺收编后,一部分部署在马德望省柬泰边境驻防,另一部分则安插到金边城的卫戍部队和皇家宪兵中去,他们中的一些人还被委以要职,掌控着实际兵权。正是这批发誓要效忠元首父亲的“投诚”将士,不久便摇身一变成为1970年“3·18”政变的骨干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