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8日 星期日

烽火岁月....( 连载 -34 ).... 林新仪

                                          第 六章   风云突变 ( 04)
19698月,西哈努克的本家叔叔、时任内阁首相的宾努亲王因健康状况不佳不能正常处理国务,不得不向元首递交辞呈。国会立即召开会议重新选举政府首脑。朗诺焉能坐失良机,他暗中串联四方、收买人心,最终以多数票再次当选新一任内阁首相。他的当选,获得“颂岱欧”的首肯,顺利过关。
朗诺表面温和谦恭、道貌岸然,在政界被誉为“一条温顺的黑鲤鱼”,实质上他是一个城府极深、阴险狡诈的野心家,他在若干年前就已经开始觊觎最高权力的宝座了。西哈努克在后来流亡国外的岁月里曾不止一次向新闻界痛悔自己未能看透此人的本质并数度重用他从而给国家和民族带来巨大灾难的过失。也许,正如二十九年前他继位登基,在那个盛大的加冕典礼的夜晚,上苍就已经用狂风吹灭十一根蜡烛的方式向他作出了暗示,在他的帝王命运之中注定有此一大劫难,而劫数中的剋星便是这个曾博得他欢心的“温顺而善解人意”的家伙。
这个“温顺而善解人意”的朗诺甫一上台,立即撤换了内阁几个重要部门的大臣和副大臣,同时任命自己的心腹接替。而最让西哈努克感到震惊的是,他竟然把自己的死敌施里玛达亲王拉进内阁,任命他为副首相,并兼任内务、安全、国民教育、宗教事务等部门的大臣。
从诺罗敦家族的血统来论,施里玛达应该算是西哈努克的堂兄,但他的父辈只是王室的一支旁系,虽然也享有亲王的头衔,却没有资格参与王权继承的竞争。他比西哈努克年长九岁,幼年在法殖民时期西贡的沙士鲁·罗巴贵族中学接受过正统的西方教育。他正是在那所学校里与朗诺成为同学并结为好友。施里玛达与西哈努克自少年时代起就结了仇,积怨很深,缘出于当年的莫尼克公主曾一度寄居于施氏家中,施里玛达便以莫尼克的当然保护人和未来夫婿自居,企图将她永远据为已有。谁知道,长大后美艳绝伦的莫尼克公主却爱上了才情并茂、天资过人的西哈努克,而且下嫁于他,成为西哈努克最后一位也是感情最笃的王妃。如此情仇孰可忍孰不可忍?再加上西哈努克在政治上一路顺风扬帆远航,从国王到首相再到国家元首,有如一座高山在柬埔寨受到万民崇拜与敬仰,而他虽然也在政界和军界都历练过一阵子,也曾出任过柬埔寨驻日本、菲律宾和中国的大使,但始终默默无闻,没有什么大的作为,越来越卑微得连西哈努克的一个脚趾头都不如了。他把这一切都归咎于西哈努克对他的压制和蔑视。嫉妒之火在施里玛达心中燃烧了几十年,铁了心伺机复仇老账新账一起算的他,很自然就与居心叵测的朗诺不谋而合,勾结到一块儿,共同策划“倒西”政变了。

美国人一直在密切关注着柬埔寨政局的变化。当闻知手中握有兵权的朗诺和施里玛达先后上台,掌控了内阁的最高权力,CIA欣喜若狂,他们终于等来了机会,这是两个值得下大注的家伙,绝对的亲美派,野心勃勃且贪婪成性,他俩的能量加起来要远远大于那个小丑山玉成,山玉成充其量也只能给他们打打下手当个配角。CIA信心十足的盘算着,这一回没跑了,那个“红色亲王”西哈努克的末日已经为期不远了。
一个周密的政变计划很快就拟定出来,并通过美国驻柬埔寨大使馆的外交官在合法的外交渠道掩护下送达朗诺和施里玛达手中。剩余的事项就是由他们确定发动政变的时间和地点,以及一些需到时才能敲定的细枝末节问题。美国人当然忘不了许下各种各样的承诺,包括为二人在国外的银行帐户存入一大笔钱,够他们后半生享用不尽。
在得到美国人明确无误的幕后支持之后,朗、施二人底气陡增,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了。第一次机会很快就降临了,快得让他俩有点措手不及。
84日朗诺就任首相并完成组阁仅一个月的时间,93日,北越的领袖胡志明溘然长逝,西哈努克为了表示对美国空军轰炸柬边境地区的不满,决定飞赴河内参加胡志明的追悼大会,并打算在河内与同去吊唁的中国总理周恩来面晤会谈,借此向尼克松示威。
朗、施二人一同前往坡成东机场为“颂岱欧”送行。
元首父亲的专机刚刚飞离跑道,施里玛达便转过身对他的死党咬牙切齿地说:“首相大人,天赐良机呀,该动手了!”
朗诺犹豫片刻,轻声道:“容我再考虑考虑。”
“你还要考虑什么?!”施里玛达强压怒火,冷冷地盯着朗诺。
“好像有点……太仓促了。”朗诺依然是一脸的迟疑不决,“再说了,你也知道,我的夫人上个星期刚刚去世,灵枢还停在家里做佛事超度亡灵……”
“哼!”施里玛达冷笑一声,很不礼貌的打断他的话,“那你就慢慢考虑吧。”说完,拂袖而去。
朗诺瞅着他的副手的身影钻进汽车里冒了一股青烟儿悻悻然离去,宽容而温顺的笑容长久挂在脸上,他心里暗自思忖道:“这个没有头脑的老东西,早晚我也得把你给收拾了。”
事有凑巧。第二天,朗诺在家里主持亡妻的超度佛事时不小心滑了一跤,肩膀摔伤了。他干脆向“颂岱欧”请了病假,将全部的国务推给了施里玛达,由他代理首相之职,自己则飞到法国,钻进一家由美国人开设的、名为纳伊·苏尔·赛纳的医院养伤去了。
朗诺入住赛纳医院的当天下午,医院又接收了四五个神秘的“美国病人”,他们都是CIA的高级官员、策划军事政变的专家和技术顾问。

这正是朗诺的高明之处。他深知西哈努克是一棵根深叶茂的大树,撼他尚且不易,更甭说连根拔起了。这需要时间来积蓄力量,把一切都安排得滴水不漏,还要等待一个最合适、最成熟的时机。因此,他借故巧妙躲开了西哈努克的视线,把急于显露锋芒的施里玛达推到前台上去与西哈努克较量,而他则猫在遥远的法国地中海岸边一座幽静的医院里与CIA的顾问们进一步谋划、完善他的政变计划,然后,通过国际长途每天夜里与施里玛达互通情况,遥控指挥金边城里的秘密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