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8日 星期三

烽火岁月....( 连载 -37 ).... 林新仪

                                       第 六章   风云突变 ( 07)
在王宫内深居简出的哥莎曼王后是高棉王室的象征、柬埔寨的君主,但她从不过问和插手国事,因为宪法并没有赋予她这项权力和责任。再说了,有精明能干的儿子管理国家,她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她乐得高高在上母仪天下,安享神仙般的晚年岁月。
然而,这回不同了。按说西哈努克每年都要出国若干次,或是国事和外交活动或是治病疗养,很正常的事情,她从未担心过,可不知道为什么,儿子这次出国却令她忐忑不安起来。她笃信星相之术,便把宫廷星相大师找来占卜了一卦。结论是:有凶,不过最终还是大吉!也就是说,元首此次出门远行是吉人天相,定能逢凶化吉。但是,凶从何方来呢?星相师冥思苦想精心测算后诚惶诚恐地对王后耳语道,凶,就在您的身边!
果不其然,西哈努克一行人走后没几天,接二连三的骚乱消息就传到宫中来。她让身边的侍卫官出去打探事情的真相和内幕。侍卫官很快就返回来回禀王后,这一切都是朗诺和施里玛达一手导演的,他们的真正目的是篡位夺权,而且,他们似乎并不打算掩饰自己的企图,还故意四处张扬,造成一种谣言满天飞的迹象,让人们在似是而非之中推测出他们的心思,以达到“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效果。
眼瞅着国家正在一步步走向动乱,王后心中焦虑万分、寝食不安。元首身边的忠臣们纷纷前来力劝王后出面制止朗诺内阁的倒行逆施,但王后一直犹豫不决。她对是否出面干政这件事确实是左右为难。她知道自己手中并不握有实权,但她毕竟是一国之君,平日虽是金口不开,而一旦开口说话,肯定会产生相当大的影响的,至少对那些善良的人民来说是一种精神力量。然而,她的出面干政,势必要惹恼朗、施二人,逼得他们狗急跳墙铤而走险,局面就更加难以挽回了。她还是寄希望于朗诺能念及西哈努克对他的恩宠与重用,不要做得太过、走得太远。
然而,王后善良的愿望和宽洪大量无异于与虎谋皮。在朗诺的心中其实早已有了一个改变国体、取缔高棉王室的全盘计划。他正在洋洋得意地、按部就班地实施这一计划。不管哥莎曼王后保持缄默还是开口说话,后座这枚重量级棋子他早晚是要收入囊中的。
王后的沉默是在法理之中,而作为国家元首的西哈努克却不应该沉默,他也确实没有沉默。他远在法国巴黎,却能通过法新社和路透社大量的新闻报导了解到自己的祖国究竟发生了什么。当杀戮开始时,他愤怒了,立即起草一份声明,用电报发回到金边王宫,委托母后向全国宣读。
柬埔寨之声广播电台在当天下午便播出了“颂岱欧”这份措辞严厉的声明。声明是由王后代为宣读的,王后慈祥的声音给了那些惶恐不安的老百姓以短暂的希望:

我,以柬埔寨国家元首的名义,强烈谴责近日来发生在我的国家的一系列非人道的暴行!同时,我也意识到,这是一个阴谋,是某些人蓄意制造的,旨在把他们个人的或集团的利益凌驾于国家利益和人民的命运之上的卑劣行径!
高棉民族是热爱和平的民族,他们不需要暴力!他们憎恨暴力!我真诚地呼吁,我亲爱的子民们,不要听信一小撮人的摆布和利用,你们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
为了国家的前途,我决定中止在法国的治病疗养,近期内返回金边。然后,我将要在全国范围内举行一次全民公决,让全体人民做出抉择:是要西哈努克,还是要朗诺—施里玛达。
……

西哈努克的声明着实让朗诺一伙大吃一惊。这块烫手的山芋要是真的重新出现在金边搞什么全民公决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几个主要的政变策划者不约而同地聚集到首相府商议对策,他们的碰头会一直开到了天黑,最后决定启动第二套备用方案。

入夜,习惯早眠的哥莎曼王后今宵却无半点睡意,她在朦胧月色下的内宫花园里独自徜徉,心中充满了忧伤和对儿子的思念。下午电台播出了她替儿子宣读的声明之后,这座城市的疯狂和骚乱好像有所收敛了,她盼望儿子能尽快赶回来,以平息这场政坛凶灾。她坚信佛祖赐予儿子的智慧和能力足以平定叛乱,更坚信诺罗敦家族对这个国家这片土地历经数百年的统治所形成的宅心仁厚的力量是不可战胜的,因为它托了佛祖的洪福,受到佛祖的庇佑。
正当她仰首向苍天祈祷和平之时,侍卫官匆匆穿堂过室,走到花园里来向她禀报:“王后陛下,国防大臣翁·马诺林少将和公安大臣索斯丹尼·费尔南德斯上校前来求见。”
王后厌倦地问:“这么晚了,他们来干什么?”
“他们说有很重要的情况要当面向陛下禀告。”
“还有什么比国家的安全更为重要的呢?他们不去履行自己的职责制止社会动乱,深更半夜跑到我这里干什么来了?我没心思听他们胡言乱语。请他们走!如果真有什么事情要说,让他们明天光明正大的过来好了。为什么要这样偷偷摸摸?害怕朗诺和施里玛达看见吗?”
王后这些天心情不佳,易怒。
“是。”侍卫官不敢再多言,唯唯诺诺而去。
片刻,侍卫官又回来了。他小心翼翼地禀报:“尊敬的王后陛下,他们二人不肯走。他们说……”
“说什么?”王后面露愠色。
“他们说,此事关系重大,涉及到元首父亲的性命安危,如果……如果不能及时向陛下报告,若有不测,他们将无法向全国人民交待了。”

“你刚才为什么不早说?真该死!”王后生气地呵斥了侍卫官一句,“快请他们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