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日 星期四

《禍根》....( 白墨 )

鬼域萬家生死,魔窟一朝興毀。怒筆穿雲天作紙,寫透世間羞恥。赤道血腥紅,島國悲歌千里。

弱女命非螻蟻,華婦淚如流水。殘暴獸行堪髮指,更恨強雄卑鄙。哭吼震山河,誓討人權公理。

──離亭燕‧強烈抗議印尼暴徒姦殺華人婦女

今天(8月7日),北美各大城市民眾遊行示威,控訴雅加達政府有組織地對華裔殘酷迫害,抗議印尼當局之排華暴行,聲援困在水深火熱險境中的同胞。本文試探討印尼排華之根源。

印尼二百家最大企業集團中,華人佔163家,約佔82%,而其營業額則高達95%,印尼華人大企業家三林集團林紹良、汽車大王謝建隆、木材大王彭雲鵬,以及其它13個家族控制了全國的經濟命脈,例如謝建隆集團共290家公司在90年的營業額達59億美元;92年全國私營銀行178家,分支行達4190所,其中90%為華人企業家所有,在31家外匯銀行中,華人企業集團擁有26家,資產總額佔全部私營銀行的九成,令原住民不滿。

儘管華人掌握經濟命脈,卻無法消除印尼根深蒂固的排華思想,反而更變本加厲,其瘋狂程度在世界各國中可謂絕無僅有:1966年5月,蘇哈托政權下令全國667間華文中小學全部封閉,使27萬7千多名華人子弟頓時失學,華文教育最終絕跡。自此以後,招牌、廣告一律不准使用中文,禁止在公共場合講華語,華文報紙全部關閉(只有一份官方發行的《印度尼西亞日報》有一版是華文),禁止發行和進口一切華文書刊、錄影(音)帶和電影,不准在公眾場所舉辦中國習俗的活動。萬隆當局甚至曾企圖禁止華裔在墓碑上刻寫漢字,後來在華人群起反對下才收回成命;在雅加達和棉蘭,當局禁止中國戲曲的演出,並下令禁止卡拉OK酒廊唱華語歌曲,連「太極氣功」的名稱都改為「印尼健身操」。66年4月,印尼華僑社團被取締;同年6月,一些地方開始強迫華人改用印尼化姓名。66年至80年間,印尼限制華僑加入印尼籍;80年後又改變政策,強迫同化,限期入籍,華僑紛紛申請歸化,1990年復交時保留中國籍的華僑只剩下30萬左右。根據所謂的「10號總統法令」,嚴禁華人在鄉郡地區經商,限定華人在極短時間內把業務移交到原住民手中,共計2萬5千家華人店舖被關閉,約四、五十萬華人被迫停止營生,離開原住地。1973年,印尼政府下令華人遷墳,共有2萬5千多座墳墓被夷平。

1965年「9.30」政變後,印尼共產黨遭到全面瓦解,約20幾萬黨員被蘇哈托政權屠殺,被捕的超過40萬人,全國一片白色恐怖。印(尼)共總書記艾地被殺害,毛澤東聞噩耗,悲痛之至,填了一首「卜算子」,其副題為「悼國際共產主義戰士艾地同志」,以窗外梅花比喻這位壯烈犧牲的同志;艾地在中蘇反目時曾堅決支持毛澤東,反對赫魯曉夫,這是毛澤東詩詞中僅有的一首追悼外國人之作品。印尼排華的導火線,可說是由中共支持印(尼)共開始點燃。

同年10月18日,中國外交部照會印尼駐華大使館,強烈抗議印尼武裝部隊襲擊和搜查中國駐印尼商務參贊處;11月4日,中國駐印尼大使館就印尼暴徒衝進領事館侮辱中國國旗、國徽等反華行徑提出最強烈抗議;1966年3月27日,外交部抗議印尼當局關閉新華社雅加達分社;4月15日,印尼武裝部隊和暴徒一千多人襲擊中國大使館,裝甲車、卡車撞開了使館大門,並向使館人員開槍,趙小壽中彈受重傷,外交部立刻提出最強烈抗議;5月18日,外交部照會印尼駐華大使館,決定派遣「光華輪」前往印尼接回自願回國的華僑;1967年1月9日,外交部最強烈抗議印尼當局在全國推行1959年「總統第10號條例」、迫害和驅逐華僑的暴行;4月23日,外交部強烈抗議印尼武裝封鎖中國駐印尼大使館、武裝劫持總領事徐仁;8月5日,外交部強烈抗議印尼當局武裝襲擊中國大使館;同年10月1日,印尼政府出動大批軍警和暴徒,再次武裝襲擊中國大使館,多名中方人員受傷;10月9日,印尼宣佈關閉其駐華大使館;10月27日,中國宣佈與印尼斷絕外交關係,朔自1950年4月13日建交,17年後斷交,又於23年後的1990年8月8日復交;1994年11月16日江澤民訪問印尼,中國又重申絕不干涉印尼內政。

由於國立大學限定錄取華人之名額不能超過4%,不是成績問題,而是血統問題。印尼土著認為,華裔學生有錢,應該去讀私立大學,有錢人送子女到歐美、日本、台灣去唸大學,學成之後又往往不願回印尼,且不說因為收入不如國外,最令人心寒的就是想在政府部門謀職,又會扯到血統問題上來。由於印尼華人沒有爭取從政,這也是無法徹底杜絕排華的原因之一。

(1998.08.07《華僑新報》第38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