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日 星期六

《髮指》....( 白墨)

虜掠燒焚蹂躪,淫姦殺戮摧殘。聞訊暴行堪髮指,哭問蒼天已淚乾,筆悲心更寒。

弱女無辜被害,苦僑有恨蒙冤。唐漢子孫羞島宇,華夏聲名愧海山,斷魂飛也難。

──破陣子‧哭印尼華人被殘害

印尼血腥排華,成千上萬的暴徒闖進華人店舖、貨倉、民居搶奪財物,焚燒商場、汽車,並有組織地強姦、殺害華裔婦女,單單在5月13日和14日兩天,就有最少一千名由9歲至50幾歲的華裔婦女被強姦、輪姦,約20名被殺,其惡毒手段令人髮指。

印尼華僑約800萬,是全球海外華人最多的地方,但比起兩億印尼人口,就成了極少數。雖然「佔人口百分之四的華人卻擁有全國百分之七十的財富。」但是,由於華人在政治上無權,一旦社會發生動亂,無辜的廣大華裔就首當其衝成為代罪羔羊。

貪污腐化的蘇哈托獨裁政權無法挽救金融危機衝擊下的印尼經濟,動亂發生,終於爆發了血腥排華慘案,驚弓之鳥的華人欲哭無淚,無力反抗,像俎上肉任由暴徒們宰割。僅僅5月中旬,在暴亂中被打死、燒死或被樓崩壓死的華人已超過了500人。成千暴徒獸性大發,手持利斧到處亂砍,肆意縱火,把整條街的華人商店夷為平地;用警車和軍車將大批受過訓練、注射過興奮劑的暴徒分批載到現場,光天化日下對華裔婦女集體輪姦或姦殺,明目張膽,無法無天,罪證如山。這種報復、仇殺的排華,已經直追納粹法西斯。

暴動一開始,澳洲總理、移民部長、反對黨領袖立刻緊急發言,及時加派飛機前往撤僑;日本內閣臨時召開會議,通過派出軍隊武裝撤僑;美國將滯留雅加達的美國公民撤往新加坡再接回國;歐盟諸國、加拿大、南韓、紐西蘭等也先後為其公民安排應變計劃。

台灣約有3萬名持中華民國護照的華人在印尼,駐雅加達辦事處的代表對他們「無法幫忙」,更遑論對8百萬華裔僑胞伸出援手。這是頗令全球3千多萬僑胞大感失望的。

強大的中國,對印尼瘋狂排華之獸行保持了兩個多月的寬容和緘默,直到幾天前才由外交部發言人唐國強在例行記者會上,向受害華人表示「關注」和「同情」,並沒有向印尼提出強烈抗議,只是輕描淡寫地呼籲雅加達政府「防止暴力事件再次發生」。

中國以「不干涉他國內政」的理由,對處於水深火熱的印尼華人沒有及時搶救,令人想起23年前紅色高棉殺戮50萬華僑,劊子手逍遙法外,至今竟聽不到一句公道話。強國無弱民,海外孤兒被魚肉,偉大祖國卻視若無睹,未能解救,從印尼排華事件中,再次見證兩岸冷酷無情,豈不心寒?對海外兒女可以說上了一堂政治課。

猶憶1965年9月30日,印尼政變,總統蘇加諾下台,蘇哈托──納蘇蒂安集團接掌政權,全面排華,中國政府派出「光華輪」前往撤僑。當時我們學校同學正在向英勇的外交戰士趙小壽學習,後來又開展宣傳41名印尼華僑青少年在獄中鬥爭的事跡。我至今還能背誦他們的「獄中誓言」:「以自己美麗的青春,用自己的鮮血,誓死保衛祖國的尊嚴,維護祖國的榮譽。......」還能唱他們在獄中譜寫的戰鬥歌曲。這批英勇的青少年終於被救出虎口,也成了當時我們心中的偶像,每次聯歡會,總愛唱他們的那首戰歌。

我對印尼有一份很深的感情,我在滿地可也有不少相識是來自印尼。我有許多朋友在棉蘭,內人的一位表妹住在首都雅加達。1978年我曾經從新加坡去過棉蘭,可惜沒有到爪哇。來加拿大快20年了,每逢聖誕仍然收到朋友從這個千島之國寄來的賀卡。自從5月暴動後,由於電話打不通,不知他們現在的處境如何,的確令人擔心。但願吉人天相,平安無恙。更希望我們生活在和平的加拿大,能為印尼華裔同胞獻出一點棉力,善哉!

(1998.07.24《華僑新報》第38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