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2日 星期四

烽火岁月....( 连载 -38 ).... 林新仪

                                           第 六章   风云突变 ( 08)
两位大臣很快就被引到后花园。他们见了王后,谦卑地屈膝半蹲,双掌合什举至眉心,行完拜谒之礼,翁·马诺林少将颤声道:“我们未能替元首分忧,控制住全国的局势,为此,特地来向尊贵的王后陛下请罪。”
“算了算了。”王后柔声安慰道,“你们也是受制于人、迫于无奈,我不怪罪你们就是了。坐下吧。”
   二人异口同声称颂:“感谢王后陛下的大恩大德!”
“你们深夜进宫求见,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禀报?快快说来。”
二位大臣便把他们刚才在首相府开会听到的朗诺一伙准备用来对付“颂岱欧”的第二套方案向王后作了如下描述:
西哈努克返回金边时,他将在坡成东机场受到隆重热烈的欢迎。欢迎者主要是各国驻柬外交使团、新闻记者、学生代表、献花的少女,还有内阁全体官员;机场内外由皇家卫队严密警戒,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紧接着,元首乘坐的专车载着元首,在皇家卫队的警车和摩托车鸣笛开道与护卫下驶离机场,但车队不是驶向王宫,而奔向离金边三百公里远的一处偏僻山区,那里有“自由高棉”的一个秘密营地,山玉成就在营地中“恭候”自己的宿敌,验明正身后便将他秘密处死。原来,那些护驾的皇家卫队全部是清一色的“自由高棉”士兵,他们几个月前才“投诚”过来。
两天之后,朗诺便会以内阁首相的名义向全体人民发出公告,元首父亲已经暴病身亡,然后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金边全城戒严!随之,王国议会开会通过决议案,废除君主制,成立柬埔寨共和国,朗诺将成为第一任总统。
王后听毕大惊失色,气得浑身哆嗦,咬牙切齿诅咒:“这些乱臣贼子!奸佞小人!让你们不得好死!死后坠入无间地狱……”。
公安大臣连忙劝慰道:“尊贵的王后陛下,您千万不要动怒,会伤了您的贵体的。”
国防大臣附和道:“是呀是呀。陛下切莫生气。依臣之见,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给元首发一封急电,告诉他千万不要急于回来,在国外多逗留些日子,缓一缓,静观其变,然后再确定相应的对策。”
“说的是。”王后赞许地点点头,转而对侍卫官说:“你立即去草拟一份电文,就按照他们二人的意思写,请元首暂缓些时日再回来。拟好了拿来我看看。”
“遵命!”侍卫官领命而去。
五分钟后,侍卫官又回来了,他双手捧着一页纸张呈递给王后。
王后接过电文草稿迅速掠了一眼,提笔在末尾处加了一句话:“何时能返回待观察时局变化后再另行告之。”然后,用漂亮的花体字签了名。
“马上发出去。不得耽误!”王后把电文稿交还侍卫官。
“是!”侍卫官匆匆退下。
两位大臣见事情已经办完,便起身告辞。
王后和颜悦色地说:“难得你们两位老臣如此一片耿耿忠心,使元首逃过此劫。高棉王室将永远铭记你们的功德。待王国经历的这场劫难过去之后,我一定向元首为你们请功,加官进爵。”
二人感激不尽,拜别王后。
当这两位内阁大臣刚一踏出王宫大门,立即被一队在宫外守候多时的身强力壮的皇家卫队扭住了胳膊捂住嘴,塞进一辆密封的囚车里,绝尘而去。从此,他们俩便从人间蒸发掉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暴乱在继续扩大。金边几乎每天都有狂热的人群在集会、叫嚣、施暴,而且,街头开始出现了有组织的反西哈努克的示威游行队伍。示威者企图闯入正在开会的王国议会大厦,被警察阻止。那天,议会在施里玛达亲自坐镇下通过了一项决议,罢免了一批属西哈努克嫡系的政府高官,其中就包括已经失踪了的国防大臣翁·马诺林少将和公安大臣索斯丹尼·费尔南德斯上校。
新近发生的一系列恶性事件令哥莎曼王后怒不可遏了!她决定不再沉默,必须向全国人民表明自己的态度。317日,她通过金边广播电台以国母的名义发表了她这一生中最后一次讲话。她这样说:

亲爱的子民们,作为柬埔寨王国的王后,我对我们的国家目前陷入深重的危机而痛心万分!我知道,这是几个卑鄙的政客在背后操纵的结果,他们企图扼杀我们的王国、分裂我们的人民,毁掉高棉人无比热爱的、已经持续了几个世纪的和平生活。
王国诚实忠厚的子民们,我深深地爱着你们,你们可要警惕啊!我呼吁你们不要参与暴力行动,团结到西哈努克元首的身边,为维护我们弥足珍贵的、光辉的和平旗帜的尊严,做一个正直的高棉人应该去做的事情吧。佛祖将会永远保佑那些善良和正义的人们。
我最后一次祝福你们,祝福我们的高棉祖国繁荣昌盛、和平幸福!

王后情真意切的话语感动了无数人,也唤醒了许许多多参与骚乱的人们的良知,他们幡然醒悟,纷纷离开示威者的队伍,回家去了。
当天深夜,以“自由高棉”投诚士兵为主要力量的叛军奉命占领了金边市唯一的国际空港——坡成东机场,他们还依照黑名单连夜逮捕了数十名效忠于西哈努克的军政界高级官员,其中有金边市公安局长布奥中校、王国陆军参谋长彭潘依上校、伞兵司令顾桑拉上校、干拉省长、磅针省长等人。
这是金边市民们度过的平生第一个不眠的恐惧之夜。整座城市在坦克和装甲车长久不断的隆隆碾压下战栗不已,叛军粗野的吼叫和放肆的狂笑,还有那不时响起的清脆枪声,在寂静的子夜时分听得格外清楚,因而也格外的令人毛骨悚然。
翌日清晨,当人们像受惊的兔子探头探脑走出家门互相打听消息时,他们发现金边城内主要街道和重要的地方都被叛军士兵把守着,马路上还能看见胡乱躺着一些没有及时被清运走的军人的尸体,地上一滩滩的血迹显得又浓又稠,呈酱黑色。他们都是些忠诚于西哈努克的原皇家军队的官兵,由于不肯服从哗变命令而被叛军头领当场枪毙,以警示其他的抗命不从者。
上午九时,王国议会大厦里面便上演了一出如前所述的武力胁迫投票废黜西哈努克的闹剧。

至此,一场血腥的政变最终在议会大厦内那只硕大的红色投票箱中合法地、完美地结束了。朗诺如愿以偿登上最高权力的宝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