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3日 星期五

烽火岁月....( 连载 -39 ).... 林新仪

                                             第 六章   风云突变 ( 09)
数日前,远在法国的西哈努克接获母后发来的急电后才感到事情的变化已经超出他的意料之外,而且似乎变得越来越糟了。但他仍然缺乏被废黜的思想准备,他对自己在民众中的崇高威望以及不可撼动的领袖地位始终充满自信。他和宾努略作商议便决定先不回国,还按原定计划旅行:巴黎——莫斯科——北京。北京之后下一站是哪儿,没谱儿,到北京再说。
313日,巴黎的清晨依然是春寒料峭,西哈努克及其随行人员乘搭一架法国政府为他们准备的专机直飞更为寒冷的莫斯科。“13”,是西方人忌讳的数字,认为它是不吉利的。西哈努克不知为何会选择这一天启程远行,也许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关于数字的怪诞之说。不过,他的心境并不好,就如同这天气一样,阴霾密布、寒意袭人。
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波德戈尔内亲临莫斯科机场迎接柬埔寨国家元首一行。因为属于工作性质的访问,苏联人只为他们举行了一个简简单单的欢迎仪式。
傍晚,苏联人在克里姆林宫为西哈努克设宴接风洗尘。傲慢的苏共总书记勃烈日涅夫对那些蕞尔小国的首脑向来是不屑一顾的,他借故没有出席,由波德戈尔内全权代表。
其实,苏共高层领导人凭借克格勃强大的情报系统所提供的信息,对柬埔寨国内所发生的一切事态均已了如指掌,他们很清楚地看到在幕后操纵的那只黑手不是别人,就是他们的冷战宿敌:美帝国主义!共产主义能否在印度支那获得胜利关系重大,是苏联整个亚洲战略乃至全球战略不可或缺的重头戏,绝不能听任美国人的阴谋一步步得逞。
宴席间,波德戈尔内向客人们敬了一杯酒后,便直截了当的对西哈努克说:“元首阁下,贵国发生的动乱想必您已经知道了。我们的总书记勃烈日涅夫同志让我转告您,我们已经为您准备好了一架专机并配备了最好的机组人员,如果您愿意的话,明天一早我们就将您和您的随员一道送回金边去。”
西哈努克极力掩饰心中的不快,打趣道:“我对俄国文学的伟大成就研究不多,但也曾经拜读过一些大师的作品,比如果戈里的《钦差大臣》、列夫·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等等。我从中得到的关于俄国人总的印象是文化修养极好,彬彬有礼,而且非常的热情好客,好像……好像没有客人刚到便下逐客令的习惯吧?”
亲王一半是奉承一半是挖苦的幽默给宴席带来了轻松的笑声,一本正经的最高苏维埃主席也不得不咧嘴一笑,对亲王的机智表示欣赏,但他很快又严肃起来,郑重其事道:“请不要误会,元首阁下。您是高棉人民最崇敬的领袖,他们一刻也离不开您。现在,您的祖国正在蒙难,您尊贵的地位正在受到一伙坏人的觊觎,所以您必须马上动身返回金边去拯救您的国家和人民。您必须保证您手中的最高权力不会旁落,从而导致柬埔寨沦为美帝及其走狗们的囊中之物。您必须立即设法阻止朗诺—施里玛达集团从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背后捅上一刀,他们正在为自己的国家和民族解放事业而英勇战斗……。总而言之,我们希望元首阁下马上返回柬埔寨。最好是明天。”
西哈努克思忖片刻,回答说:“我本人对您以及贵国最高领导人对我和我的祖国的命运的关怀深表感谢!关于这件事情我需要一些时间来作全盘考虑,和我的谋士们商议一个万全之策。因此,我不打算改变我的出行计划,离开贵国后下一站将是北京。再者,您刚才要求我必须保证这个保证那个,您为什么不问一问,我要想实现这些保证,我又需要您及贵国给予我一些什么保证或帮助呢?”
波德戈尔内问道:“您需要我们为您和您的国家提供哪些方面的帮助呢?请直说吧。”
西哈努克狡黠地一笑,说:“关于这个话题,我建议我们应该把它留待明天举行一次双边正式会谈上去讨论。现在,我最需要主席先生您帮助的,就是让我好好地品尝一下贵国名厨制作的这些俄罗斯大餐。您或许还不知道,我可是一个美食家。”
亲王又幽了主人一默。
波德戈尔内好生无奈,只好举起酒杯说:“好吧。各位尊贵的客人,我谨代表苏联人民欢迎你们的到访,请用餐。请吧,元首阁下。”
西哈努克不再客气,愉快地吃了起来。
接下来的两天,是双边会谈和参观访问。西哈努克很清楚俄国人从来就不像中国人那样的慷慨大方,尤其是在对第三世界弱小国家的援助方面。因此,亲王向苏联的党政领导人力陈柬埔寨目前所面临的巨大的军事压力:东面是来自美国和西贡两方共同施加的军事打压,西北面则不断受到美国全力支持的山玉成“自由高棉”叛军的袭扰和侵犯,而眼下的王国军队状况堪忧,无论是从人数上还是从军事素养到武器装备上都欠缺得太多,难以同强大的敌对阵营相抗衡。鉴于此,柬埔寨非常需要社会主义国家的强有力支持,不仅仅是在道义上的,还应该是实实在在的物资援助。
吝啬的俄国人终于同意亲王提出的建议:仿效十年前美国人向南越西贡政权派出军援顾问组的形式,向柬埔寨派出一支五十人左右的苏联军援代表团,前去考察柬埔寨的国防力量现状及所需援助项目,并为王国军队一批中高级军官提供三至六个月的短期培训。待考察结果反馈回莫斯科之后再另行确定苏联向柬埔寨王国提供军事援助的具体计划。
然而,苏联的援助承诺绝不是无条件的。主持会谈的苏方领导人是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他再次要求西哈努克明确保证继续为在其境内活动的越共提供庇护。他说:“元首阁下,您过去所做的一切已经证明您是国际政坛上一名出色的反帝战士。您给予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的宝贵支援是对美帝及其傀儡走卒们的沉重打击,整个社会主义阵营都会把您的贡献铭记在心,而您也将因此而获得我们及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强有力支持。您是一位光明磊落的君王,我们希望您以后也会一如既往地支持越南人民抗美救国的正义事业,直到他们取得最后的胜利。”
西哈努克毫不犹豫地对苏联领导人作出明确的承诺:绝不会做任何不利于或有损于越南人民民族解放事业的事情,并保证将逐步排除亲美势力对王国内阁政府的控制和影响。
西哈努克在国内局势危如累卵之际企图借助一个超级大国的力量去制衡另一个对他已构成威胁的超级大国,这一策略本也无可厚非,可惜的是,这一步棋走得太晚了。他的计划还未得以实施,便被他自己的过于自信和轻敌而造成的严重后果给毁了。

在同一时间,另一个与越南人民的斗争休戚相关的、并非超级的大国也在密切关注着柬埔寨国内的事态演变,它的总理周恩来通过柬驻华大使向西哈努克发去一封电报,对金边的动荡局势表示深切关怀,对元首阁下表示慰问并婉转地探询元首的态度,重申中国对柬埔寨王国的中立政策和西哈努克亲王本人一贯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