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0日 星期五

烽火岁月....( 连载 - 40 ).... 林新仪

                                             第 六章   风云突变 ( 10)
亲王接到周总理的电报后兴奋异常。两个社会主义大国不约而同对他表示坚定的支持尤如拨开乌云见太阳,使他这些天来的阴郁心情顿时开朗了。他立即给金边发去一封电报,将这一令人振奋的信息传递给母后,让母后分享他在外交上获得的成功。

亲王在电文中特别引述了苏联领导人柯西金的严厉警告:“……柯西金主席严肃的对我说:‘元首阁下,您的越南盟友对于是非善恶是泾渭分明的。他们固然会永远铭记亲王您在他们斗争最困难的时候给予他们的宝贵支持,同时也不会忘记你们的极右翼势力是怎么样在他们往前冲锋时从背后卑鄙地突射冷箭,使他们防不胜防、受伤流血。如果让极右翼势力得逞,窃取贵国的权力,并将这种恶毒攻击继续下去的话,那就意味着另一场战争——柬埔寨同越南共产党人之间的战争!’……”。
柯西金的警告被后来的事态发展所证明。
哥莎曼王后接到儿子的电报后,立即在王宫内召见朗诺和施里玛达,将元首的电报给他们二人阅看,并要求他们马上采取措施,制止事态朝着更危险的方向发展。然而,这一切都没有用了。野心和权欲一旦恶性膨胀,便没有什么理性的力量能够扼制住它。罪恶的政变之箭已搭在弦上,弓拉满了,急不可耐要呼啸而去……。
318日的早晨九时,柯西金为西哈努克送行。当他们一同坐在主人豪华的专车里驶向莫斯科机场时,与莫斯科有八个小时时差的柬埔寨金边市已是下午五时许,朗诺已经完成了政变的最后一道法律程序——王国议会投票表决一致通过废黜国家元首,结束君主制,成立共和国。
柯西金昨夜没睡好,两眼布满血丝。滋扰他一宿的是苏联驻金边大使安德烈的国际长途,向他及时“直播”柬王国议会投票的全过程。然而,对金边的最新事态发展,亲王却一无所知。
官方的车队鸣着警笛飞驰在莫斯科宽敞的大街上。
“主席先生,您的气色可不太好啊。”亲王瞅了一眼神情倦怠的主人,关切地半开玩笑说,“昨晚您大概是忘了服安眠药了吧?”
“为了您的国家,我一夜未眠。”柯西金语气凝重。
“是吗?至于那么严重吗?”
“非常严重!亲王阁下。您不知道吗?凌晨三点钟,贵国的议会已经投票通过罢免您的国家元首之职。”
“……”西哈努克良久无言,脸色沮丧。最坏的事情终于发生了。那条曾被他挽救过的中山狼现在却扑上来咬住了他的咽喉,要吃掉他!
“这意味着什么?”柯西金思索着问。
“这意味着他们已经褫夺了我的全部权力。我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主席先生,您不必再称呼我为‘元首’了。”
其实,柯西金已经悄悄修改了对西哈努克的称谓了。在苏共最高层做出如何对待金边新政权的最后决定之前,他必须保持一种谨慎的政治距离。
“我们非常为您惋惜,亲王阁下。今后您打算怎么办?”
“我不会被打倒的,主席先生。不会!我拥有人民,我当然要和他们斗争到底!”
“我们将会永远支持您的。不过,北京方面却很难说了。您现在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权力,中国人会怎样对待您呢?据我所知,他们正在跟华盛顿秘密接触。”
“我始终相信我的老朋友周恩来是一个正直的人,他不会抛弃我。”
“但愿如此。”
……。
西哈努克一行乘坐波德戈尔内的专机在西伯利亚的寒流中孤独地朝东方飞去。北京将会以一种什么态度来迎接他这个已经无权无势的“前国家元首”呢?西哈努克心里实在是没底。万一真像柯西金猜测的那样,他该怎么办?又该往何处去?他从舷窗往外眺望机翼下方那厚厚的、变幻莫测的云彩,心头也在翻滚着对朗诺一伙窃国贼深深的怨恨,久久难平。
坐在身边的莫尼克公主很清楚丈夫现在正心中滴血,痛楚不堪,她感到很无奈,对政治充满了厌恶。她长叹一声,劝慰丈夫道:“你已经为你的祖国、为你的人民贡献了很多很多,你是问心无愧的。既然他们废黜了你,我们干脆就从此退出政坛算了。我陪伴你到法国去隐居,平平安安度过后半生,你不觉得这样也许会更好些吗?”
“不!绝不!”小狮子昂起高贵的头颅,斩钉截铁的意志令人敬畏,“无论如何,现在不是躲藏起来过隐居生活的时候,这是懦夫的行为!如果我容忍柬埔寨变成一个军事独裁国家,我将成为高棉民族的罪人而遭受历史的谴责。我为我的高棉祖国的独立事业而奋斗了数十年,我这一生中最辉煌的成就是用和平的方式从法国人手中争取到真正的独立自由并获得全世界的尊重,我所做的这一切,绝不是为了今天这么轻易就失去它、放弃它,高棉王室在这个危难时刻不应该退缩到一边,而是要勇敢地站起来同人民一道去战斗!我确信,美帝国主义虽然很强大,但它终将要被打败,被越南人、老挝人和高棉人联合起来共同打败!它在印度支那不会得到任何东西,除了美军士兵的尸骨!”
莫尼克完全理解丈夫崇高的爱国情感和那颗永不屈服的心,她别无选择,只有义不容辞与丈夫共赴国难。此后的二十余载,莫尼克始终伴随西哈努克左右,相濡以沫、患难与共,他们坚贞的爱情成为柬埔寨一段传世佳话。
西哈努克的慷慨激昂同样也感染了飞机上的每一个人,他们聚集在元首的身边,情绪高昂,热烈讨论并起草了一份声讨朗诺窃国集团的檄文:《告全体高棉人民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