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3日 星期二

《反戰》....( 白墨)

聯軍/﹝不是八國聯軍﹞/廿八國﹝包括酷愛和平的楓葉國﹞聯軍/掛起安理會的羊頭──正義宣戰令/﹝賣著國際新秩序的狗肉﹞/在星條旗下/帶著那張沙漠藏寶圖以及/韓戰和越戰的陰影/向富饒的美索不達米亞/挺進──﹝出師有名,威風凜凜﹞/入侵──﹝別說入侵,盲目反戰會蒙上幫兇的臭名﹞/教訓──﹝像人民解放軍對鄰邦同志加兄弟的教訓﹞

萬千隻渴血禿鷹/地氈式瘋狂摧殘著/古老的幼發拉底河之文明/滿足了白宮老總磨拳擦掌已久的/猖獗本性/不惜擲下納稅人數百億籌碼/再加上/無辜的炮灰──七十萬國際主義壯丁/於波斯灣賭桌上搏輸贏/在廢墟和屍骨中/成功救活了/全球最富有的債權小國君/奪回骯髒又醜陋的凱旋英雄之名/給戰爭編年史留下幾頁最可恥的/血腥──【正義戰爭】

劫後的科威特/在叩首謝恩/感謝偉大的花旗真主/賜予領土完整/也賜予遍地廢墟/送來飛毛腿/又送來難民──不必客氣/只要有/百分之一的理由/就可以浩浩蕩蕩出兵/不管在什麼時候/有武器市場/就有炮灰降臨/承擔起扭轉世界命運/之艱巨重任

饑餓的索馬里/正跪地謝恩/感謝偉大的自由女神/賜予麵包/也賜予戰火/送來糧食/又送來硝煙──不必客氣/只要有/百分之一的理由/就可以堂而皇之出兵/不管在哪個角落/有求救訊號/就有超人降臨/肩負起維持全球秩序/的神聖使命

──【謝恩】

7年前的3月14日,正當波斯灣戰爭如火如荼時,我在報上發表了以上這首詩,曾引起爭議,被認為盲目反戰,觀點偏激。7年後的今天,美國女國務卿怒氣沖沖地再次揚言,將會向伊拉克發動更大規模的武力攻擊,戰火一觸即發,情況危在旦夕,令人擔心無辜的伊拉克老百姓又將面臨一場空前大災劫。

不管開戰的動機如何堂而皇之,後果是生靈塗炭,民不聊生。我看到的是兵燹之摧殘,砲火之蹂躪,災民之痛苦,蒼生之無辜,這種強烈的反戰情緒,是出自對戰爭之仇恨,對庶黎之憐憫,而絕非受反戰宣傳所影響。戰爭所造成之巨大傷亡,根本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反而只會埋下仇恨的種子。美軍到處扮演國際警察的角色,美其名曰維持國際秩序,卻只能令局勢更趨緊張和複雜化。如果為了轉移視線,緩和克林頓因性醜聞困擾而日趨尷尬之局面,勞民傷財地向伊拉克出兵,是極愚蠢不智之舉,只會引發愛好和平的人們更大的反抗。

而今蘇聯解體,冷戰結束,美國在全球更加明目張膽,為所欲為。幾年前盧旺達種族大屠殺,兩個月內死了50萬人,克林頓政府無動於衷,一反常態按兵不動,是因為那裏既沒有中東的石油,也沒有索馬里之戰略地位。美國撈不到油水,也就不感興趣了。倘若不是盧旺達而是巴拿馬那樣地處運河要衝,美國一早已經大軍降臨,雄師壓境了。美國可以借北韓拒絕接受核武器檢查之充份理由向朝鮮半島施加壓力,控制東北亞,假如高棉局勢惡化,美國同樣可以出兵柬埔寨,開闢新戰場,畢竟這幾個地區總會比黑非洲更具吸引力。所以,美國自己擁有核彈,卻不許人家核試驗,其理由也在此。

韓戰和越戰,表面上是美國想讓自由世界之火炬照亮鐵幕,實際上卻由於泥足深陷,不可自拔而放棄,國內反戰情緒日益高漲,不得不撤軍。美國維護自由的代價是什麼?美國不在自己領土打仗,把戰場闢在別人土地上,誰是誰非,不是靠聯合國的票數就可以論斷的。

如果說,美國對伊拉克開戰是正義的,那麼侵略的定義又是什麼?韓戰和越戰是否視為正義戰爭?海灣戰爭是制裁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也是應該打的;開軍索馬里是為了救援物質能送到災民手中,也是正義的,如此類推,對海地、對也門、對任何國家,美國都有絕對之權力出兵,那麼,越軍入侵柬埔寨,推翻了殘暴的赤柬政權,拯救被波爾布特殺戮的高棉人民,又當何論?蘇軍佔領捷克,入侵阿富汗,其理由是履行防衛條約,又如何解釋?

如果說,聯合國起碼應當維持的紀律,就是在地球上任何國家都不能以武力併吞別國的領土,那麼,開軍55萬去越南幫助反共事業,算不算是侵略?下令向河內日以繼夜地氈式轟炸的美國總統算不算是戰犯?在各國駐兵、軍事演習,算不算是威脅別國領土完整?為什麼聯合國總是不能制裁美國之戰爭罪行呢?

不管怎樣,在戰爭問題上,我仍然堅持反戰觀點,而且一貫地自始至終。我熱愛和平、自由、民主,但不盲目崇洋,更不因為美國代表自由世界就支持它在全球點燃戰火。如果武力可以稱霸,整個地球的毀滅指日可待矣?

(1998.02.06《華僑新報》第36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