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5日 星期四

消逝的茉莉花(二十三)....(余良)


                   197298日(星期天) 雨天
第二天,我们五人分两批在十五号公路上分道扬镳。
一路与茉莉谈谈笑笑来到了十公里外一条远离村落、靠近树林的大路。
“外面的世界多美丽,刘锐哥,你看,紫云环绕,祥光绚彩。”
“难得一个赏心豁目好时光。”我说:“敌军的扫荡刚刚过去,眼前正是平安回家之时。”
谁料到,倏忽间,天空传来侦察机声音,后远方跟着一架轰炸机。
路上行人疏少,我们赶紧离开大路,踏着单车转入靠近树林的小路。
飞机似乎沿着从十五号公路到我们必经的大土路来回侦察。我们赶紧躲进树林里。
我们坐在树林下吃干粮,一面聊起来。
茉莉说:“昨天,是我首次见到华校建在田野上,佩服。”
“华运解散了,现在能做的是教学和医疗。过去,有文工团,侨社工作队。我是落后份子,他们批评我只专不红。这是实话,我进区时连毛语录、毛像章都没带,从家里带来的钱也没归公。我只对中医感兴趣:不论是到暹粒机场为中国专家当翻译还是到解放区当赤脚医生。但是,在东南区上百名华运人员中,我这落后份子却被领导认为最适合到丙介瑶来。”
“这是因为华运要解燃眉之急。说来话长,怕你介意。”
“把我当朋友,已感激不尽。怎么说我都不介意。”
飞机在上空盘旋。茉莉开始她的话题:
       政变前,丙介瑶已有势力强大的越共地下组织。政变后,他们公开组织了以越侨为骨干的地方政权。后来逼于形势,越共地方政权让位于亲西哈努克的旧政府人员即前乡长布宋等人。布宋是实用小学生武亮的父亲。七一年初,红高棉进入丙介瑶,解散布宋地方政权,并把丙介瑶从乡府升格为县府。但越侨地下组织依仗着越共驻军和地方军医院在民众的影响力仍暗中支持布宋班子。
华运组织于七零年七月进驻实用学校,声称得到中国领事馆的指派,是到解放区从事领导华侨工作的机构。华运领导层几乎都是以往的教职人员,受聘于各地董事会前来任教,如今摇身一变成为领导,当然受到强力抵制。华运的极左政策造成了侨社的分裂,丙介瑶侨胞被分为左中右派;在他们与实用学校原师长的鼓动下,有将近一半的青少年背着父母投奔越共、华运或红高棉组织;华运还在侨社推行中国文革式破旧立新的生活制度,鼓吹侨社中的婚庆喜事,唱中国革命歌曲助兴,以赠农具取代红包作为礼物等等。丙介瑶没有亲共传统,在廖校长之前,实用学校是尊崇孔子学说,学生入学时要拜孔子像,课本是台湾的中正版,高年级教以三民主义,周一上学要听校长朗诵总理遗嘱,课文内容也是宣扬仁义诚信孝道礼乐诗经,这种应天顺人的教学宗旨与后来廖校长教以阶级斗争、散布仇恨格格不入。华运的作为激起了侨胞的强烈不満,他们通过选举成立华联会,并代表全体侨胞要求华运组织全部撤出丙介瑶。
“就在华运领导层和大部份成员被迫撤离丙介瑶,华联会准备下一步要求廖校长等人也离开时,你及时来了,并很快在柬、华民众中当任赤脚医生,卓有成绩,这时,廖校长也修改其极左的教学内容,事情便暂时平息下来。”茉莉说。
        谈起华运,二十三区的领导杨卫红在班弄乡一次内部讲话中说:“‘华运’全称‘柬埔寨华侨革命运动’,有四十年的历史,主要领导层来自越南的原中国革命者、参加过抗法战争的原印支共产党华裔党员和在中国驻金边领事馆领导下、来自中国的革命者。华运从过去和平时期的秘密发展到今天的公开活动,其任务和路线,是根据祖国革命和柬埔寨各个不同历史时期来制定的:配合中国的外交政策,促进中柬友好的同时,与国民党作斗争占领舆论宣传阵地,再通过全国华校、报章、体育会、各地校董会等侨团组织大力开展爱国运动,支持祖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大力宣传毛泽东思想和文化大革命,到今天全力发动爱国侨胞、青年学生踊跃投奔解放区,以实际行动参加柬埔寨的抗美救国战争。。。”
         杨卫红叔指派我到丙介瑶时说:“丙介瑶的国民党势力很大,阶级斗争很激烈。我们难以立足,校长主任处境也困难。但华运在各地都必要有驻点。你唯一的工作就是像在班弄乡那样专心搞医疗,深入民间针灸或草药为民治病,服务的群众越多越好。廖校长是你的领导,他会放手让你做。毛主席说,‘什么叫工作?工作就是革命。哪些地方有困难有问题,需要我们去解决,我们是为着解决困难去工作去革命的。越是困难的地方越是要去,这才是好同志’。”
“茉莉,参加华运的年青学生不完全来自和平时期华运组织的秘密培养者、也有随波逐流者、寻找自身价值、寻求独立发展者。我就属于后者。”
“你与华运是不同的。我和丙介瑶的年青朋友们都看出来。”
“炳光参加越共队伍也是受华运或廖校长鼓动吗?”
“这倒不是。看,飞机走了,我们赶路要紧。”
我们走出树林,继续赶路。
忽然,茉莉指着不远处草丛叫起来:“那不是磨盘草吗?时间还早,去采集吗?”
“太好了,磨盘草可医治中耳炎。”
我们拉着单车走过去。在磨盘草远处还有许多别类草药,我拿出草药小册子和茉莉一起对照识别,互争着说出其名字。
布袋里已装了许多草药。走出丛林时我们的裤子被密密麻麻的苍耳子黏剌着。苍耳子可治鼻炎,我们蹲下来互从对方的裤子把苍耳子全摘下来。不甘心又回去寻找苍耳草丛。
   突然,听到成群的直升机飞机马达声,风驰电掣间飞临大路上空。好险,如果不是采集磨盘草,我们必是暴露在直升机枪口下。
“以往是解放军在雨季发动攻势,今年相反。我猜是美国刚在上周宣布停止对高棉的空中轰炸,金边与西贡军队要采取主动,抢占地盘。这说明战场进入僵持阶段,朗诺军队战力提升。”茉莉说。
树林里异常闷热,我们采集了大量苍耳子,无耐地坐在大树下的草地消磨时光。
“你还会分析局势呢。”我说。
“我爸很关注政治军事局势。他经常收听不同的广播电台。”
“再说说炳光参军的事。”
“炳光是个富正义感的好青年。政变后,朗诺政权掀起血腥的排越浪潮,湄公河日夜漂流着从金边来的大量越侨尸体,小孩被成群装进大麻袋。。。就说柴桢市,朗诺政府军把全市的越侨扣留在校园里,每天晚上,高官们便进来挑选年青美貌的女人,第二天才把这些受奸淫的女人放回来。。。”
“这情况与我们波罗勉市一样,被扣押在高棉校舍的越侨女人们受尽朗诺官员的蹂躏。”
“越侨也是人民,炳光就是这么说的。他更相信美国是侵略者,必须反抗,朗诺和阮文绍是祸国殃民的政权,必须推翻。美国飞机在柬埔寨农村轰炸,朗诺政权在金边拉丁,而越共待民友善,为民救难,他们装备落后,生活艰苦,深得人民同情。炳光决定背着父母参加伟大的抗美援柬战争。一年后,他听到母亲患重病的消息,申请退伍回家。”
   茉莉又说,炳光回来后,逐渐把参军的经历和见闻告诉他们这些推心置腹的朋友们:
      炳光跟随北越部队,只进行几天简单的军训,便参与解放柴桢几个外围市镇的战斗,取得节节胜利。随着美军和越南西贡军队的介入,部队退守到森林中,只在夜间发动小规模偷袭。连续的彻夜行军、挖战壕、开政治思想会。他看到了战友们在行军中疟疾时全身不停冒汗发冷颤抖仍然艰难行进的情景、也听到了北越伤兵接受无麻痹截肢手术时紧咬牙根不呼痛、不流泪的坚强意志,但有一次,是在受到敌方重军包围,子弹如下雨,飞机连续轰炸,困在战壕时一位北越战友吓得脸色发白、说不出话。谈到生死,北越官兵最常说的话是:死就算了,没啥事。或是,战死无所谓,唯一遗憾是从没见到裸体女人。
柬埔寨的北越部队基本是以营为作战单位。四个营为一个团,各营与团部相距可数十公里,营与团指挥部之间以无线电报密码联系。营部分四个作战连队,两个前锋步兵连,一个支援连,负责支援前锋和保卫营指挥部,一个炮兵连,负责攻击敌方坦克、战车和飞机。营指挥部由五位首长组成:正副营长、政委、参谋长和作战部长。一位厨师,一位柬、华语翻译、一位医科博士(下面有四位医生,分驻四个连),一个五人的侦察班,负责食物供应、分发工资的三人经济班(第人每月只有几十瑞尔和一包香烟),一个通讯排(无线电报、有线电话、传达各四人)每位首长各有一位警卫。指挥部包括政治部,负责发展党团组织、开展部队思想教育、记录战绩、兵员调动和死伤情况等。
队伍行军的顺序是:侦察班、指挥部首长及其警卫、指挥部属下各排或班,两个前锋作战连,支援连和炮兵连。
每位步兵的装备除了枪支弹药,还有各自衣服、蚊帐、米粮、三百颗备用子弹、两至三颗手雷弹,防毒面具、铲子、利刃、食具等。副班长负责揹大窝。每到一地,不论走多远人多累,必要挖战壕。行军路过村庄,经济部先行联系村民购买米粮,留下一人,另两人继续行军,到驻地时带领各排战士前来领取米粮。
       战斗并非如电影或小说所说的敌军贪生怕死。更多的是,敌军在飞机坦克支援下也冲锋陷阵,其侦察兵也敢进入解放军前沿阵地。解放军更多的是困在战壕里埋伏,苦挨敌军炮轰,等待夜幕撤退。敌方直升机可低飞至树梢上,为防暴露,炮兵连不能开炮,士兵更不能开枪射击。
战斗中也活捉过南越俘虏,这时只能说服其弃暗投明改当解放军,俘虏也会顺从。南越俘虏承认南越军队从没进行政治思想教育,但士兵们也有完全执行军令、不得侵犯人民等纪律。但是,每当到一地“扫荡”,他们往往偷走人民的财物,背着上级强奸或轮奸妇女,有时,上级也参与其中,过后若无其事相互包庇。
   身经百战的北越战士在南越战场一路打仗来到柬埔寨时已经溃不成军,但北方来的新兵和在柬埔寨接收的高棉和华侨新兵得到补充。北越士兵较怕身手敏捷、行动机灵的南越军,不怕美军,美军行装苯重目标大易暴露。美军在阵地也注意卫生,大便时挖可蹲式坑洞,接着,这边一本正经掩埋粪便,那边树林里一发子弹毙了他的命。美军撤退时常遗留白浄的厕纸和食品罐头、香烟等。
   北越军队执行严格的纪律,对人民秋毫无犯。但也发生过伤兵在红高棉后方医院治疗时诱奸了高棉护士,最后不了了之。敌机在上空散发下来的传单,战士们都嗤之以鼻。战斗中绝不能当俘虏受敌方侮辱当战绩宣传,战斗到最后要留下手榴弹与敌人拼死。
   战场中若有士兵牺牲,无论前方多大危险多大艰难,必要由所属排长派人前往原阵地抬回驻地,在附近树林草草埋葬,竖一小木牌写上烈士名字、所属单位、牺牲年月日。伤兵由医生和战友抬到团部或就近的红高棉医院就医,战争环境恶劣无法运到医院,只好交给高棉村民以后再设法领回或从此失踪。
   北越士兵对抗战取得最后胜利有坚强信心。他们浴血战斗是为了解放国家和民族,到柬埔寨也是为解放人民。越侨或高棉新兵大量逃跑,他们绝不当逃兵。
解放区常有经过特殊训练的南越特工出没。他们必是三人一组,会操纯正北越口音口语,与北越军一样佩带中式AK47CCK步枪,戴北越军盔。他们身藏小巧电报机,把收集的情报迅速发出。他们身上唯一不同的是右臂膀纹上蓝色虎头等标志以资识别。一般情况他们绝不开枪,但遇到分散的零星的解放军士兵便会突击开枪。
“话就谈到此。天空已平静。刘锐哥,我们还是赶路要紧。”
为安全计,我们骑上单车走在沿大路方向的林中小径。
但小径不可能总跟着相同方向。当我们走出树林时,已是另一天地。
约两公里外有一村庄,我们只好到村里问路、讨饭吃或借宿。
“站住!到哪里去?”突然,身后传来大喊,只见三个佩带长枪的军人气势汹汹朝我们奔来。
   不好,一定是遇到南越特工。我本能想到先保护茉莉,但对方有枪,如何是好?
“刘锐,夜已很深了,写日记还是病历?可别累坏身体啊!”廖校长不知何时来到我身边。
好吧!改天再写。




                         197298日(星期天) 雨天
第二天,我们五人分两批在十五号公路上分道扬镳。
一路与茉莉谈谈笑笑来到了十公里外一条远离村落、靠近树林的大路。
“外面的世界多美丽,刘锐哥,你看,紫云环绕,祥光绚彩。”
“难得一个赏心豁目好时光。”我说:“敌军的扫荡刚刚过去,眼前正是平安回家之时。”
谁料到,倏忽间,天空传来侦察机声音,后远方跟着一架轰炸机。
路上行人疏少,我们赶紧离开大路,踏着单车转入靠近树林的小路。
飞机似乎沿着从十五号公路到我们必经的大土路来回侦察。我们赶紧躲进树林里。
我们坐在树林下吃干粮,一面聊起来。
茉莉说:“昨天,是我首次见到华校建在田野上,佩服。”
“华运解散了,现在能做的是教学和医疗。过去,有文工团,侨社工作队。我是落后份子,他们批评我只专不红。这是实话,我进区时连毛语录、毛像章都没带,从家里带来的钱也没归公。我只对中医感兴趣:不论是到暹粒机场为中国专家当翻译还是到解放区当赤脚医生。但是,在东南区上百名华运人员中,我这落后份子却被领导认为最适合到丙介瑶来。”
“这是因为华运要解燃眉之急。说来话长,怕你介意。”
“把我当朋友,已感激不尽。怎么说我都不介意。”
飞机在上空盘旋。茉莉开始她的话题:
       政变前,丙介瑶已有势力强大的越共地下组织。政变后,他们公开组织了以越侨为骨干的地方政权。后来逼于形势,越共地方政权让位于亲西哈努克的旧政府人员即前乡长布宋等人。布宋是实用小学生武亮的父亲。七一年初,红高棉进入丙介瑶,解散布宋地方政权,并把丙介瑶从乡府升格为县府。但越侨地下组织依仗着越共驻军和地方军医院在民众的影响力仍暗中支持布宋班子。
华运组织于七零年七月进驻实用学校,声称得到中国领事馆的指派,是到解放区从事领导华侨工作的机构。华运领导层几乎都是以往的教职人员,受聘于各地董事会前来任教,如今摇身一变成为领导,当然受到强力抵制。华运的极左政策造成了侨社的分裂,丙介瑶侨胞被分为左中右派;在他们与实用学校原师长的鼓动下,有将近一半的青少年背着父母投奔越共、华运或红高棉组织;华运还在侨社推行中国文革式破旧立新的生活制度,鼓吹侨社中的婚庆喜事,唱中国革命歌曲助兴,以赠农具取代红包作为礼物等等。丙介瑶没有亲共传统,在廖校长之前,实用学校是尊崇孔子学说,学生入学时要拜孔子像,课本是台湾的中正版,高年级教以三民主义,周一上学要听校长朗诵总理遗嘱,课文内容也是宣扬仁义诚信孝道礼乐诗经,这种应天顺人的教学宗旨与后来廖校长教以阶级斗争、散布仇恨格格不入。华运的作为激起了侨胞的强烈不満,他们通过选举成立华联会,并代表全体侨胞要求华运组织全部撤出丙介瑶。
“就在华运领导层和大部份成员被迫撤离丙介瑶,华联会准备下一步要求廖校长等人也离开时,你及时来了,并很快在柬、华民众中当任赤脚医生,卓有成绩,这时,廖校长也修改其极左的教学内容,事情便暂时平息下来。”茉莉说。
        谈起华运,二十三区的领导杨卫红在班弄乡一次内部讲话中说:“‘华运’全称‘柬埔寨华侨革命运动’,有四十年的历史,主要领导层来自越南的原中国革命者、参加过抗法战争的原印支共产党华裔党员和在中国驻金边领事馆领导下、来自中国的革命者。华运从过去和平时期的秘密发展到今天的公开活动,其任务和路线,是根据祖国革命和柬埔寨各个不同历史时期来制定的:配合中国的外交政策,促进中柬友好的同时,与国民党作斗争占领舆论宣传阵地,再通过全国华校、报章、体育会、各地校董会等侨团组织大力开展爱国运动,支持祖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大力宣传毛泽东思想和文化大革命,到今天全力发动爱国侨胞、青年学生踊跃投奔解放区,以实际行动参加柬埔寨的抗美救国战争。。。”
         杨卫红叔指派我到丙介瑶时说:“丙介瑶的国民党势力很大,阶级斗争很激烈。我们难以立足,校长主任处境也困难。但华运在各地都必要有驻点。你唯一的工作就是像在班弄乡那样专心搞医疗,深入民间针灸或草药为民治病,服务的群众越多越好。廖校长是你的领导,他会放手让你做。毛主席说,‘什么叫工作?工作就是革命。哪些地方有困难有问题,需要我们去解决,我们是为着解决困难去工作去革命的。越是困难的地方越是要去,这才是好同志’。”
“茉莉,参加华运的年青学生不完全来自和平时期华运组织的秘密培养者、也有随波逐流者、寻找自身价值、寻求独立发展者。我就属于后者。”
“你与华运是不同的。我和丙介瑶的年青朋友们都看出来。”
“炳光参加越共队伍也是受华运或廖校长鼓动吗?”
“这倒不是。看,飞机走了,我们赶路要紧。”
我们走出树林,继续赶路。
忽然,茉莉指着不远处草丛叫起来:“那不是磨盘草吗?时间还早,去采集吗?”
“太好了,磨盘草可医治中耳炎。”
我们拉着单车走过去。在磨盘草远处还有许多别类草药,我拿出草药小册子和茉莉一起对照识别,互争着说出其名字。
布袋里已装了许多草药。走出丛林时我们的裤子被密密麻麻的苍耳子黏剌着。苍耳子可治鼻炎,我们蹲下来互从对方的裤子把苍耳子全摘下来。不甘心又回去寻找苍耳草丛。
   突然,听到成群的直升机飞机马达声,风驰电掣间飞临大路上空。好险,如果不是采集磨盘草,我们必是暴露在直升机枪口下。
“以往是解放军在雨季发动攻势,今年相反。我猜是美国刚在上周宣布停止对高棉的空中轰炸,金边与西贡军队要采取主动,抢占地盘。这说明战场进入僵持阶段,朗诺军队战力提升。”茉莉说。
树林里异常闷热,我们采集了大量苍耳子,无耐地坐在大树下的草地消磨时光。
“你还会分析局势呢。”我说。
“我爸很关注政治军事局势。他经常收听不同的广播电台。”
“再说说炳光参军的事。”
“炳光是个富正义感的好青年。政变后,朗诺政权掀起血腥的排越浪潮,湄公河日夜漂流着从金边来的大量越侨尸体,小孩被成群装进大麻袋。。。就说柴桢市,朗诺政府军把全市的越侨扣留在校园里,每天晚上,高官们便进来挑选年青美貌的女人,第二天才把这些受奸淫的女人放回来。。。”
“这情况与我们波罗勉市一样,被扣押在高棉校舍的越侨女人们受尽朗诺官员的蹂躏。”
“越侨也是人民,炳光就是这么说的。他更相信美国是侵略者,必须反抗,朗诺和阮文绍是祸国殃民的政权,必须推翻。美国飞机在柬埔寨农村轰炸,朗诺政权在金边拉丁,而越共待民友善,为民救难,他们装备落后,生活艰苦,深得人民同情。炳光决定背着父母参加伟大的抗美援柬战争。一年后,他听到母亲患重病的消息,申请退伍回家。”
   茉莉又说,炳光回来后,逐渐把参军的经历和见闻告诉他们这些推心置腹的朋友们:
      炳光跟随北越部队,只进行几天简单的军训,便参与解放柴桢几个外围市镇的战斗,取得节节胜利。随着美军和越南西贡军队的介入,部队退守到森林中,只在夜间发动小规模偷袭。连续的彻夜行军、挖战壕、开政治思想会。他看到了战友们在行军中疟疾时全身不停冒汗发冷颤抖仍然艰难行进的情景、也听到了北越伤兵接受无麻痹截肢手术时紧咬牙根不呼痛、不流泪的坚强意志,但有一次,是在受到敌方重军包围,子弹如下雨,飞机连续轰炸,困在战壕时一位北越战友吓得脸色发白、说不出话。谈到生死,北越官兵最常说的话是:死就算了,没啥事。或是,战死无所谓,唯一遗憾是从没见到裸体女人。
柬埔寨的北越部队基本是以营为作战单位。四个营为一个团,各营与团部相距可数十公里,营与团指挥部之间以无线电报密码联系。营部分四个作战连队,两个前锋步兵连,一个支援连,负责支援前锋和保卫营指挥部,一个炮兵连,负责攻击敌方坦克、战车和飞机。营指挥部由五位首长组成:正副营长、政委、参谋长和作战部长。一位厨师,一位柬、华语翻译、一位医科博士(下面有四位医生,分驻四个连),一个五人的侦察班,负责食物供应、分发工资的三人经济班(第人每月只有几十瑞尔和一包香烟),一个通讯排(无线电报、有线电话、传达各四人)每位首长各有一位警卫。指挥部包括政治部,负责发展党团组织、开展部队思想教育、记录战绩、兵员调动和死伤情况等。
队伍行军的顺序是:侦察班、指挥部首长及其警卫、指挥部属下各排或班,两个前锋作战连,支援连和炮兵连。
每位步兵的装备除了枪支弹药,还有各自衣服、蚊帐、米粮、三百颗备用子弹、两至三颗手雷弹,防毒面具、铲子、利刃、食具等。副班长负责揹大窝。每到一地,不论走多远人多累,必要挖战壕。行军路过村庄,经济部先行联系村民购买米粮,留下一人,另两人继续行军,到驻地时带领各排战士前来领取米粮。
       战斗并非如电影或小说所说的敌军贪生怕死。更多的是,敌军在飞机坦克支援下也冲锋陷阵,其侦察兵也敢进入解放军前沿阵地。解放军更多的是困在战壕里埋伏,苦挨敌军炮轰,等待夜幕撤退。敌方直升机可低飞至树梢上,为防暴露,炮兵连不能开炮,士兵更不能开枪射击。
战斗中也活捉过南越俘虏,这时只能说服其弃暗投明改当解放军,俘虏也会顺从。南越俘虏承认南越军队从没进行政治思想教育,但士兵们也有完全执行军令、不得侵犯人民等纪律。但是,每当到一地“扫荡”,他们往往偷走人民的财物,背着上级强奸或轮奸妇女,有时,上级也参与其中,过后若无其事相互包庇。
   身经百战的北越战士在南越战场一路打仗来到柬埔寨时已经溃不成军,但北方来的新兵和在柬埔寨接收的高棉和华侨新兵得到补充。北越士兵较怕身手敏捷、行动机灵的南越军,不怕美军,美军行装苯重目标大易暴露。美军在阵地也注意卫生,大便时挖可蹲式坑洞,接着,这边一本正经掩埋粪便,那边树林里一发子弹毙了他的命。美军撤退时常遗留白浄的厕纸和食品罐头、香烟等。
   北越军队执行严格的纪律,对人民秋毫无犯。但也发生过伤兵在红高棉后方医院治疗时诱奸了高棉护士,最后不了了之。敌机在上空散发下来的传单,战士们都嗤之以鼻。战斗中绝不能当俘虏受敌方侮辱当战绩宣传,战斗到最后要留下手榴弹与敌人拼死。
   战场中若有士兵牺牲,无论前方多大危险多大艰难,必要由所属排长派人前往原阵地抬回驻地,在附近树林草草埋葬,竖一小木牌写上烈士名字、所属单位、牺牲年月日。伤兵由医生和战友抬到团部或就近的红高棉医院就医,战争环境恶劣无法运到医院,只好交给高棉村民以后再设法领回或从此失踪。
   北越士兵对抗战取得最后胜利有坚强信心。他们浴血战斗是为了解放国家和民族,到柬埔寨也是为解放人民。越侨或高棉新兵大量逃跑,他们绝不当逃兵。
解放区常有经过特殊训练的南越特工出没。他们必是三人一组,会操纯正北越口音口语,与北越军一样佩带中式AK47CCK步枪,戴北越军盔。他们身藏小巧电报机,把收集的情报迅速发出。他们身上唯一不同的是右臂膀纹上蓝色虎头等标志以资识别。一般情况他们绝不开枪,但遇到分散的零星的解放军士兵便会突击开枪。
“话就谈到此。天空已平静。刘锐哥,我们还是赶路要紧。”
为安全计,我们骑上单车走在沿大路方向的林中小径。
但小径不可能总跟着相同方向。当我们走出树林时,已是另一天地。
约两公里外有一村庄,我们只好到村里问路、讨饭吃或借宿。
“站住!到哪里去?”突然,身后传来大喊,只见三个佩带长枪的军人气势汹汹朝我们奔来。
   不好,一定是遇到南越特工。我本能想到先保护茉莉,但对方有枪,如何是好?
“刘锐,夜已很深了,写日记还是病历?可别累坏身体啊!”廖校长不知何时来到我身边。
好吧!改天再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