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8日 星期二

烽火岁月....( 连载 - 43 ).... 林新仪

                                             第七章      灭  ( 03)
想不到三年前妻子执意寻找叔叔杨再元并终于与他建立起联系其中竟有如此深的用意。原来,两个月前的春节期间,新加坡的一封来信并非偶然,而是有着这样的前因后果。
“真是难为你了。”林弘毅对妻子的良苦用心满怀感激。
“我是你妻子,我不为你着想,谁为你着想呢?”碧涛莞尔一笑,丈夫终于肯接受这一现实了。

大前年的圣诞节,杨碧涛的叔叔杨再元携夫人到柬埔寨来旅游并看望侄女侄女婿一家,临走时,碧涛单独向叔叔婉转表达了想远离这块战争是非之地,到新加坡去寻找新的生活的愿望,拜托叔叔回去后帮忙物色、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杨再元很痛快的满口答应了。
碧涛深知,丈夫为之倾注全部心血的柬埔寨华文教育事业正达到一个辉煌的顶峰,如日中天无人企及,这种时候他根本无暇顾及、也不会轻易考虑激流勇退,第三次远走他乡,两手空空重新创业。但是,作为妻子和母亲,为丈夫为家庭的长远生计着想,她责无旁贷,必须未雨绸缪。
回归故乡是绝不敢想的,且不说一儿一女于四年前回国读书如今却落得个“上山下乡”、“特务子女被监督劳动改造”的可悲结局,在那个“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日日讲”的无产阶级暴力专政的国度里,荒谬被视为崇高,野蛮被尊为英雄,像他们这样有着“反动历史背景”的海外游子若胆敢踏上祖国的土地,不啻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而已。“苛政猛于虎”啊!
那么,唯一可去的地方就只有新加坡了。
国土面积只有587.6平方公里、总人口三百余万而华人就占了百分之七十六的新加坡,虽然只是一弹丸小国,但是它自1965年从英国人那里争取到独立之后,在杰出的政治家、闽南人的后裔李光耀大律师卓越的治理下,只用了短短几年时间便迅速成长为东南亚一个繁荣富庶的国家。叔叔在那里已经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了,他们可以名正言顺去投奔他。诚然,人到中年而且事业有成,却要放弃这一切去寄人篱下、仰人鼻息,实在也不是个滋味,对丈夫的自尊无疑是一个沉重打击,非到万不得已不走这一步。因此,碧涛与叔叔的书信往来是悄悄躲着丈夫进行的。直到两个月前的春节期间,叔叔来了封信,告诉她说已经替他们找到一间华文小学校愿意聘请他们去当教师,那间学校规模虽然小一点,但至少有个安身立命之处,先干着看,骑马找马吧。她把信给丈夫看。弘毅阅毕不置可否。这件事情也就暂时撂下了。而今天,柬埔寨政局动荡风云突变,别说干事业了,就连人身安全都快没保障了,还要留恋什么?
“我们去新加坡吧。”杨碧涛望着丈夫忧郁的脸,恳切地央求,“为了孩子,我们必须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凭我们的能力和经验,我相信,我们会很快度过难关的。”
“嗯——”林弘毅若有所思,“我今天也一直在考虑这件事情……”。
“那你同意啦?”碧涛高兴地笑了。
“原则上同意。只是……怎么离开和什么时候离开,要好好斟酌。”
“这个咱们下来再慢慢商量。我趁这几天放假抽时间去跑手续。先把全家人的护照办下来,然后再去新加坡使馆申请签证。”
“也好。但你做这件事情时一定要注意保密,不要让那些激进的学生再次抓住攻击我们的口实和把柄。”
“放心。我会做得很好的。看,快到家了……”。杨碧涛指着不远处一幢灯火通明的三层楼房,脸上漾溢着温馨的笑容。

林弘毅的家两年前已经从银器街迁了出来,搬到王家田附近这幢三层楼房的三楼。此楼是闽南会馆侨领黄盛卓的产业,以前曾作为他旗下一家小五金进出口贸易公司的总部,如今已全楼出租。
黄盛卓是金边闽南人的首富,同时也是一个古道热肠、仗义疏财之士,在侨社中声誉甚佳。当年林弘毅一家从西堤逃到金边来时,举目无亲,正是富甲四方的黄老板收留了这位落难的同乡才子,并鼎力相助,使林弘毅夫妇得以度过最初的困难时期。
有一天,黄盛卓路过银器街,顺便去探望老友。当他看到这一家五六口人拥挤在仅有五十多平米的狭窄空间里时,吃惊不已,对林弘毅没有求助于他大为不满。回去后他立即把新盖好的准备招租的一幢写字楼改做小五金贸易公司的办公楼,命他们立即搬走,然后把腾出来的旧楼一、二层租了出去,独留下三层送给林弘毅白住。林弘毅深表感谢,但说什么也不肯接受这一“恩惠”,最后还是黄盛卓让了步,答应改为租赁,但也只象征性的收取很少一点租金。而且,他派去收租的雇员总是只收了一层二层的租金就掉头往回走,常常“忘了”上去收第三层。

闽南人有句老话:“亲戚是越走越近”,杨碧涛很知道这一道理。所以每逢到了该缴纳租金的日子,她便主动登门送钱,顺便造访黄府,串串“亲戚”,与黄太太海阔天空的聊上半天,借以保持两家的亲密关系。后来,黄盛卓突发脑溢血逝世了,杨碧涛更成了黄府的常客。她常常在言谈话语中娴熟地运用《圣经》的教义和典故去宽慰、感化中年丧夫的黄太太,她的真诚与爱心最终使黄太太走出了哀伤的阴影,归皈了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