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5日 星期二

報 業....( 白墨 )

     踏入2016年,創刊131年歷史的滿地可法語日報 La Presse《新聞報》,除了週六之外,將結束印刷版,只發行網絡版。而在溫哥華創辦了24年的《世界日報》也宣告關閉,全面退出加拿大。

隨著網絡資訊的普及,報紙和雜誌逐漸步入電子版,閱讀書報的方式由紙張濃縮到電腦、手機,城市緊張的生活節奏,更令「快餐文化」為廣大讀者所接受。電子書面世,到書店買書的風氣正在式微。手機有一個Flipboard程式可以免費下載,裡面超過百種雜誌,只要你輸入自己喜愛的主題,諸如:時事、服飾、烹飪、體育、消閒、旅遊等等,你幾乎每天都可以收到來自各方雜誌的有關文章報導。人們的環保意識提高,加上租金日愈昂貴,租用的空間不應該用來存放紙張,很多寫字樓已做到「零影印」,所有文件都掃瞄儲存。這個趨勢正逐步形成,未來的潮流將「零紙張」。

在這趨勢下辦報,可以想像其不易。在險境裡脫穎而出,在逆境中艱辛求存,是海外報業同人要面對的共同難題。資訊發達,傳播快捷至以分秒計,一件突發新聞,經手機短訊轉發,幾分鐘內就可以傳遍全世界,不必等待電視採訪,更不用像昔日報紙發行「號外」。日報要保持銷量,就必須靠其「獨家報導」、「獨家專訪」來招徠讀者,若能夠邀請有份量的時事評論員寫社評,或在金融風暴海嘯來臨前對股市有獨一無二的預測,這些都是香港某些報紙能在劇變中屹立不倒的因素。

每星期一次的週報,就可以不必像日報那樣爭分奪秒,有足夠時間將一週大事去蕪存菁,重點評議。而「面對當地」,是地方報紙的特點;辦好一份本地報紙之首要任務,就是把立足點放在本埠。當讀者打開週報,對已經發生的國際舊聞,除了回顧,其新聞價值早已減弱。如果有關報導是涉及個人利益,或是發生在自己身邊,是大家都想知道的新鮮話題,總想追蹤其來龍去脈、前因後果,讀者就會引起興趣;如果有好的評論還能產生共鳴,而對該週報有好感,每週必讀之而後快。

辦報的宗旨很重要,有些地方小報,為了滿足讀者的好奇心,出動所謂「狗仔隊」製造花邊新聞,譁眾取寵,甚至將未經證實的道聽途說、流言蜚語也刊出,誤導讀者,造成很壞的影響。或在網上搜羅色情、暴力新聞,剪貼變態照片,圖文並茂,流毒氾濫,為正直報人所不齒。或為了吸引讀者,小題大做,標題與文章「風馬牛不相及」,種種例證,皆教人慨嘆:世風日下,人心不古!

比起溫哥華、多倫多,滿地可唐人街雖然不算大,但社團上百,僑領輩出,其中不乏中流砥柱,賢彥精英,他們每個人身上都有精彩回憶。很多長者來加拿大超過半個世紀,他們是唐人街歷史的見證人,從他們口中,可以將滿地可華埠史料整理;他們或許還藏有唐人街數十年前珍貴照片,如何能趁他們還健在時,將這座無價之寶藏挖掘,讓海外華人這段歷史不會因時光之流駛而煙沒?

除了老一輩人物專訪,還應將焦點聚集在年青一輩身上,他們是華裔新的希望,他們在主流社會的成就,將影響加拿大華人之未來。從遍佈各區的便利店華人店主如何成功創業,到其他領域闖出新天地的專業人才;從介紹三級政壇中華裔精英,到採訪各間中文學校教師們的教學心路歷程。

從「人」到「物」,把鏡頭移到滿地可一街一巷、一景一樓,每一條街的命名都有一段古;每一小巷都有好吃好喝的食肆酒家;每一景都可以追溯其今昔對比;每一樓都有百年滄桑經歷。人文歷史的價值往往比百年大樓之意義更深遠,外文書店中,介紹滿地可古蹟建築的書,都著重其與名人之關係。據說,國父孫中山先生曾經來過滿地可,是否住在唐人街中華會館?有待諸君去查證。

報紙靠廣告維持經費,要商家刊登廣告,就必須有大量讀者,每週有可觀出版數量。一萬份報紙,就有幾萬名讀者,才能收到「廣」而「告」之的效率。一份可讀性頗高的週報,除了排版、印刷之硬件,更重要的是文章、報導的軟件。認真的編輯,其稿源最重要,必須以本地創作為主,副刊是報紙的靈魂,剪刀下的東西,只能淪為「抄襲」。港台大報,副刊專欄都是名家執筆,百家爭鳴,每位專欄作家都有自己的讀者群,豆腐青菜,各有千秋,互不侵犯。報社給他們最寬鬆的尺度,只要不涉及人身攻擊,不涉及隱私毀謗,文責自負。至少,到目前為止,這幾份大報依然一紙風行,銷路不因網絡版而受影響。可見,內容豐富,可讀性、趣味性高,才是報紙穩健立足之要素。

本文正好第888篇。猶憶20082月《華僑新報》第888期,慶祝創刊17週年,轉眼八年過去,再過兩期就是《華僑新報》第1300期。在20104月第1000期時,本欄刊出《千期》,結尾寫道:「還是那句話:希望《華僑新報》越辦越好!能否再來個十年1500期,或二十年2000期?到時我已是快八十歲的老人,如果還能讀到2030年的《華僑新報》,將是海外辦報史上另一項“奇蹟”!」

謹以此文,向所有堅守辦報崗位、敬業樂業的報人致意!敬佩他們堅持到最後,也永不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