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7日 星期三

消逝的茉莉花(二十七).... (余良)


19721221 (星期四)  
      噢,原来当一个人回到他最有兴趣又有意义的工作时,会忘却所有的烦恼。
     每天一早,我和茉莉踏着单车轮流到不同的村庄为上百位高棉男女老少病患者扎针。他们中大多数患腰酸背痛,老年人患各种眼疾,也有头痛、高血压、伤风感冒等。小孩多是营养不良、疳积。
       有些患者需要用中草药调治,他们就在我们中午或黄昏休息时跟着我们到实用学校取药。
       茉莉常说,你不要花时间写日记了,告诉我你是如何辩证、处方用药的?又如何望闻问切?
     三言两语讲得清吗?每天晚上,我到她家与她一起研究《黄帝内经》和《金匮要略》,学习阴阳五行学说,其他时间,她爱阅看我的处方备案。她的中文程度比我高,理解力强,她要是生长在中医世家,也比我更有天赋。她要是肯与我终生相守,共同研究和从事中医学多好。唉,她是否作如此想?

19721229  (星期五)   晴,凉爽的天
     今晚吃过晚饭又到茉莉家。方叔说:“建议你们元旦休息一天,到溪畔田园与我们一起庆祝新年。聚餐、游戏,唱高棉歌曲,跳高棉南通舞。今后,你们也跟我们一样每周日下午休息半天。”
     休息?我和茉莉只想到如何更好地为高棉农民治病。但休息是必要的。联欢,更是个好主意。
         这位短头发,个子略矮壮、精神饱满、年近六十的方叔与众不同他持身醇谨,精通古文、熟悉中国历史,对政治也有独特见解。他提出华侨主动弃商从农就很有远见。有志气的华人不怕苦,学种田有什么不好?我们生活在柬埔寨,融入这个国家和民族有什么不对?
        我想起前不久我把杨卫红交给我们一份题为“论证中国共产党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党”的学习材料转交给方叔。我想听他对此文件所述观点的看法。
      “我份文件我看过了。”方叔说,“我说华运很幼稚,被人利用罢了。柬共不承认华运,中共就不敢承认华运,肯定把华运抛弃……我一向主张学校教儒家学说,宣扬传统的中华文化,摒弃共产党文化。教育华侨子弟孝、礼、乐、信、义、廉、耻意义重大,对侨社、当地政府和人民也是好事,决不会得罪任何当权者。印尼、缅甸的华校要是这么做,今天就不会落得个血泪斑斑悲惨的结局,印尼几十万华侨不会白死……听茉莉说,你在防空壕里面临生死时还想到病人,这使我很感动。我今天就多谈一些。
       现今,中国正掀起文革运动,毛泽东要摧毁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反儒批孔,他接见谭厚兰,称赞她是‘反儒女将’,谭带头将孔墓挖掘破坏……令人忧心的是,毛泽东还说文革要进行多次……相反,在台湾,蒋介石发起中华文化复兴运动,他发誓要继承正统的道德思想,认为中华文化无人能够毁灭。据台湾‘自由中国之声’广播,他要组织一个负责发扬伦理道德的国民生活辅导委员会,制定‘国民生活须知’,对人民的衣食住行诸多生活方式提出以弘扬礼仪之邦为目的的文明社会,还成立了‘孔孟学会’、“中国文化大学”等。
      话说回来,中国有数千年的封建历史,总有诸如刘邦、朱元璋这样的只能一家一姓的帝王思想,没有像美国华盛顿总统这样的胸怀,仅这一点,中国便远远落后于西方国家。蒋介石是否也是独裁者,很难说。我看只有孙中山才真正天下为公。……你给我看的这份文件很长,我只谈毛泽东对中国所谓“伟大贡献”这方面:
       文件中说,中国解放后,毛主席完成了中国政治现代化、结束了自1911年之后的战乱进入和平建设时期、结束了自1840年之后的民族屈辱史,实现民族独立,又打下了中国的工业化基础等等。你去查查中国历史,这些所谓功绩,早在蒙古人建立的元朝也基本做到了,时间还早得多。大元灭南宋也无比光辉荣耀;元朝结束了中国历史最长的分裂,称雄世界,开拓的疆土举世无双。要说中共短短几年就把国民党像摧枯拉朽般赶到台湾,证明人心背向,那么,元朝摧枯拉朽灭了南宋,一直打到欧洲,也是民心背向吗?……
       方叔说的有道理。这与整个华侨社会思潮格格不入。以往,我们听到的都是“让反动派在滚滚向前的历史潮流面前发抖吧!”“不要听反动言论”“文化大革命就是好”等等。
1973年元旦            (星期一)
      轻风拂面,百鸟欢啼。今天一早,我和茉莉踩单车相约绕一圈经湄公河畔进入“溪畔田园”。此时正是江水晶莹、碧波粼粼的时候,江面清凌凌地倒映着两岸婀娜多姿的椰林树影。这田园,总有不同的乡野气息。
    “他们来啦!刘锐!茉莉!我们在等着呢!”
      新建的几排屋子前面已聚集了上百男女老少柬华民众。凤仪的声音最响亮:“刘锐哥!快来啊!别再让我们捉迷藏了。”
     “刘锐,你现在是最受欢迎的人了。岂山说,“后悔到我们丙介瑶吧?去芒果市采购中药差点送了命,在这里行医,又委曲了你。你每天忙忙碌碌得到什么?”
     “收获可大呢 ,友情、经验、开拓眼界。在波罗勉市就没这些。”   我心想,赢得茉莉的芳心才是最大收获。
      除了原来二十多位劳动者,这里共聚集了百余人:新来的多户柬华民众,本村村长家人,财利财福两个家庭、邻近高棉农家、河岸唯一两户占族渔民、达宋一家人,丙介瑶部份侨胞如黎明等,实用学校校友,茉莉过去办孔儒文学班的全体年青学员。
      达宋带一位高棉年青人来见我,说:“这是我的儿子武亮,听我说你与赵老师个子与年龄相若,特来见你。”这时村长走过来,达宋说:“过去他是我的部下,现在是我们大家的领导。革命了,我们都要接受新人事……
作为最早的劳动者,财福和良顺伯成了这次联欢会的主办者。村长作简单讲话,大意是,当前,柬埔寨民族解放阵线在各个领域取得节节胜利,越南敌对双方完全撤出柬埔寨,柬埔寨民放解放军牢牢控制战场,金边伪政权龟缩在几个省会,一号公路被切断,柴桢省会也早已孤立无援。最近,朗诺伪政权提出和谈,这是笑话,民族解放阵线坚持不谈判、不接触、不妥协。今年,在胜利挫败敌人的真拉第二战役后,解放军将对全国第三大城市磅湛市发起全面进攻,解放磅湛全省指日可待,等等。
财福、财利说,现场的食物如各种薯类、蔬菜全是在田园农场种植生产。主餐是中国式咖喱和高棉米粉汤;财福捐献了十来只鸡、上百颗鸡蛋,面包猪肉和汽水是市上几位侨胞出钱买来的。
良顺伯说:“大家无拘无束尽量吃,吃过了请参观我们的农场,帮我们出主意以增加种植种类或提高产量,也欢迎任何人加入这们的农场从事种植;地方大,还可再建几间屋子;小孩随意玩耍,年青人可去游水,大家互相看护注意安全。中午回去休息,因食物丰富,黄昏再回来吃饭,晚上请大家来跳高棉南通集体舞。”
这一切都是方叔在幕后策划。我问他:“这活动会引起政权的警戒吗?”
不会,他们一些人赞扬你为民众治病。他们也支持我们在此种田。我担心的是,有一天,政权要动员你入伍……今天的活动按照高棉习俗举行。晚上的南通舞,我们华人要多与高棉人交流。”
中午,我们年青人全涌到河里游泳或嬉水。
休息时,一位青年说:刘锐,将来和平回家了,可别忘了丙介瑶。”
“有缘呢!怎会忘了丙介瑶?”
是对某人有缘呢还是对地方有缘呢?”岂山问。
两者都有吧!我说。
茉莉说:“我们跟磅坤廊村也有缘。记得那位长老说,‘和平了,你们要回来看望我们。’我还要把那件裤子还给主人,看那个防空壕还在吗?到时我们大家一起去认识那位令人尊敬的长老。”
    “刘锐哥,你太不公平了。你结束行医时,村民送来的草药不敢放在学校,你又不舍得丢弃,要我搬到我店里来。我也一直悉心整理,现在你也不提起。”凤仪说。
对不起,我还真忘记了,我明天就去搬来。有件事还想请你帮忙你店的药材中成药储存太久会变质,不如尽快廉价卖给我们,也好给村民治病。”
你治病全不收费,我们哪敢收谁的钱?这事要跟我爸妈商量。喂,我告诉你,我对中医的兴趣不比茉莉低,我每天在看《本草纲目》,学不少呢!你不能厚此薄彼,你要悉心教我。其他的事我若做到必会帮你。”
晚上,我们上百人在屋前宽敞的平地围成大圆圈跳起了南通舞。
南通舞是高棉人最受欢迎的民间舞蹈,也盛行于宫庭贵族之中。参加者不分贵贱贫富、男女老少。开始时,先由善舞的男女在圆圈中心跳,舞者双手十指分开在胸前如捧着花朵摆动,两脚一上一下后翘上来后,脚跟轻轻触地模仿古典舞式如青蜓点水再缓慢踏步,在自转时缓慢沿着大圆圈公转 ;站在大圆圈的人群边拍手边唱歌。这时,舞者可挑选一位异性唱者进场对面共舞,两人缓步共舞一至两圈后,原来的舞者要回到圆圈里拍手唱歌,等待新的舞者邀请再跳。南通舞能表达平等、团结和友爱,村民之间有矛盾、芥蒂,可通过邀请共舞和好如初;它也是青年男女表达爱情的时机:男的可反复多次邀请同一姑娘以暗示求爱,女的不能拒绝邀请,但如无意接受爱情可短暂跳完后回到原地。如有人担心不会跳舞或其他原因无意应邀进场,邀请者可反复弯腰伸手一再表示诚意,对方就不能再拒绝。人们自觉做到一视同仁,不使任何一人受冷落:小孩邀请老叟,华人高棉人、富人穷人相视共舞等。
当大多数华人与高棉人互相邀请后,炳光首先邀请茉莉,凤仪牵我的手走出来,方叔多次主动与高棉农妇起舞,茉莉分别邀请良顺伯的小孙子和财利、财福的儿子,村长妻子也大方邀请达宋。同样,也有几位高棉老中青妇人先后邀请我,最后是我邀请茉莉。无论那对男女,似乎都没有任何交集。丙介瑶到底是小地方,青年人普遍内向害羞,在众目睽睽之下不敢大方示爱。至于我,与茉莉一样分身无术。我们是全场受邀最频的年青人。
我不善唱歌跳舞,这看似简单的舞蹈跳起来笨手笨脚,惹得一群小孩子哈哈大笑。但无所谓,我视作庆祝自己新生活新体验的乐场;而原来不会跳南通舞的茉莉似乎有跳舞的天分,很快就融入了。现场也有一位身材窈窕的高棉姑娘,珠喉宛转,袅娜轻盈。凤仪跳得兴起,不按南通舞式,自个儿跳起中国舞蹈“采荼扑蝶”。

1973115 (星期一)      凉天
        可怜凤仪,每天下午接近收工就从田园赶到学校等我—此时必有病人来看病取药。她把杂乱的草药整理得井井有序。她从家里带来了一把戥子,又    送来一些药材和中成药。回家吃过晚餐又赶到茉莉家和我们一起学中医。
每周日下午,我和茉莉相约到田园与在那里劳动的七、八位年青人下河游泳。田园人口增加,种植面积扩大,果菜畅茂如一幅画。每个人在勤劳工作中静待战争结束、和平到来。
树欲静而风不息。昨天黄昏前,我和茉莉结束一天的医疗工作、准备回家时,一位三十左右、体格稍瘦的高棉男子在高脚屋下等着我。
感谢你们为我们村民治病。”他很礼貌地说,“我们高棉农民正需要像你们这样的人:无私、真挚、心怀人民,富同情心。”接着,他对着我,“天快晚了,我就简单地说,你既然有一颗为民服务的心,何不加入我们革命组织,名正言顺为革命、为人民服务?我们热烈欢迎你。”
虽然方叔曾提醒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我仍不知如何回答。
他也不为难我,说:“你可考虑革命组织的建议。你的柬语也说得好,你完全有条件加入革命组织。你可认真考虑我的建议。过几天我再来见你,等待你的好消息。再见!回家路上平安!”
茉莉,他说的有道理,但我不想加入他们的组织。我有莫名的抗拒。”
我爸说过,红高棉基本是农民革命组织,小农思想,文化知识低。高棉原是佛教国家,更不适合搞所谓革命。华人与高棉人文化习俗相差很大,怕你无法适应…..炳光参加过越共,他说越南人与我们华人还好相处。我建议你回复对方,就说,你是响应统一阵线的号召来到解放区生活,无意参加组织。我家里还收藏政变后统一阵线公布的‘告全国人民书’和‘政治纲领’。 但是,将来解放了,就不是统一阵线了,是工作分配了,你再无借口。”
好主意,茉莉。”
每个人都要为和平以后的出路作准备。你有何打算?回家?开你的药材店?到时,你不可能私自在农村当赤脚医生了!还记得那位医疗部主席的警告吗?恶行恶相呢!刘锐哥,人要有明确的目标,未来怎么过?你有些话好像不明说,对我有什么好隐瞒?我们都经历了生死考验。”
天资纯懿的茉莉在向我作某种暗示吗?鼓励我勇敢向她示爱吗?是的,随着时间流逝,此事总要明确。
也说不清我是何时爱上她。即使两人彻夜躲在防空壕里、走出磅坤廊村回到丙介瑶很长时间,我也没想到会爱上她。原来当那颗深藏于心的感情在预知将失去爱的目标时就会提早爆发出来—那是在杨卫红和廖校长决定把我调离丙介瑶的时候。
      一个个甜蜜的回忆来到眼前: 那天,我把茉莉送到家里,她倒在母亲怀里说,“没有刘锐哥,我再也见不到爸妈。”那天,她久久握着我的手不放,说,“今后我们会在一起的”;” 那天,她站在湄公河岸焦急呼唤:“刘锐哥,回------啊!回------啊!”……
       矜持含蓄是女人的本性。她给我太多的暗示,我还怯于表现男人的勇气吗?
我决定精心写两首向她表达深深爱意的诗。我不擅写诗,但诗是表达爱情的最好文学体裁。对茉莉,我不怕献丑,只要她相信我一辈子永爱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