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6日 星期五

烽火岁月....( 连载 - 50 ).... 林新仪

                                                      第七章      灭  ( 10)
林祈平也参加了轮值护校的队列,但与他同一学习小组的陈玉蝶榜上无名。考虑到可能会发生歹徒袭击学校的危险事件,校领导决定不让女生参加护校行动。护校的那些日子是令人难忘的,因为那是与母校共存亡的最后几天了。护校的学生被分成若干个小组,每天在校园内定时巡逻,全天候守卫南面和西面临街的大小三道铁门,夜晚也不撤岗,轮流睡觉。这些青年皆是端华四千多学生中的佼佼者,都有一颗火热的心,他们情绪高昂,无所畏惧,按年龄大小以兄弟相称,亲密无间,换班休息时大家伙便聚在一起山南海北的神聊,畅谈理想,常常通宵达旦。
有一些学生是回乡后看看家里没啥事便立即返回金边来参加护校工作的。他们带回来许多各地发生骚乱的见闻,有些见闻非常血腥残忍,令人毛骨悚然。比如,有一个从菠萝勉省回来的学生说,他亲眼目睹一伙“自由高棉”三K突击队士兵在乡间追捕一群惊慌逃难的越侨,他们都是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无法反抗,被击毙的击毙、活捉的活,被抓住的越南人有的当场被砍下头颅;有的被剁掉手和脚,然后那些士兵就围观那团没有了四肢的血肉之躯如何在地上蠕动、挣扎、惨叫而拍手大笑;还有更野蛮的是,有两个越南孩子,大约十三四岁的样子,被捆绑在树干上,三K突击队士兵活生生将他们剖腹开膛,挖出血淋淋的心和肝,当下煮了吃……。林祈平听完这些可怕的“故事”后一阵阵的恶心,好几天吃不下饭,尤其不敢吃肉。
这些报纸上看不到的“战地新闻”经过一遍又一遍绘声绘色的描述,无胫而走,传遍了整个侨社。同为外国侨民,兔死狐悲,越南人的悲惨遭遇使侨胞们终日人心惶惶、人人自危,谁也说不准相似的灾难和命运什么时候也会降临到自家头上。

318日,端华学校的广播系统转播金边广播电台直播柬埔寨王国议会开会通过废黜西哈努克国家元首之职的决议后向全国发布的公告,所有在校的教师和学生都呆在教室里默默地倾听着从墙上音箱里传递出来的重大信息,人人心头如坠铅坨,相视无言。从这一天开始,和平被粗暴扼杀了!
319日中午11时许,西哈努克一行乘坐苏联人提供的专机飞抵北京首都机场。周恩来总理受毛泽东主席的委托亲临机场迎接。中国人排出了迎接一位国家元首前来做正式国事访问的最高礼宾规格:红地毯一直铺到飞机舷梯跟前;三军仪仗队威风凛凛等候检阅;鸣礼炮二十一响;外加四十一个国家驻华大使和高级外交官到机场列队欢迎;数万群众挥舞柬中两国国旗夹道高呼:“欢迎欢迎,热烈欢迎”。西哈努克步出机舱时,顿时被这一隆重场面震动得心脏直发颤。出乎意料!完全出乎意料!周恩来总理身穿毛呢大衣,伫立在红地毯的尽头,仰首微笑凝视着他。亲王携夫人匆匆步下舷梯,与老朋友紧紧握手、热烈拥抱,接受少先队员的献花,这一刹那,他热泪盈眶了……。
中国的领导人虽然还未就昨天发生在金边的政变发表任何文字声明,但却以这样一种独特的方式向全世界宣告,中国政府仍然承认西哈努克亲王是柬埔寨王国的国家元首并将一如既往地支持他!

这则新闻通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用多种语言向世界各地播送出去,而且重复播了四五遍。端华的师生们彻夜守候在半导体收音机前,一遍又一遍收听着来自北京的广播,热血沸腾,群情激昂。祖国的立场已经完全明朗。这是一个号角,嘹亮的号角,告诉他们接下来该干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