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8日 星期二

烽火岁月....( 连载 - 51 ).... 林新仪

                                                     第七章      灭  ( 11)
北京隆重迎接西哈努克亲王的举动举世瞩目,极大地触怒了朗诺一伙篡权者,这无异于“不宣而战”。于是,他们决定给予还击,第一刀便砍向北京忠诚的拥趸们——柬埔寨的华侨华人社会。
两天之后,一辆黑色德国奔驰轿车驶到端华学校门前停下,从车里钻出来两名西装笔挺、夹着公文包的文官,身后还跟着两个配带手枪的保镖。他们走到从里面上了锁的铁门跟前,保镖用拳头猛砸铁门上的栏杆,粗暴地吼叫:“开门!开门!”
门卫老洪叔赶紧从传达室跑出来,满面惊骇,用柬语问道:“你们……是谁?要干什么?”
一名文官冷冷地回答:“我们是教育部官员,要见你们学校的头儿。”
“还不快开门!老混蛋!找死呐!”保镖又咆哮起来,伸出一只手去握住腰间的手枪,作威胁状。
以往,教育部官员前来端华公干是常有的事,大都彬彬有礼,很有政府公职人员的风度,绝不是今天这种野蛮人的样子。然而今非昔比了,现在是动乱时期,这些恶“番仔”没拔出手枪来朝你砰砰开火就算是客气的了。老洪叔不敢再多说一句话,急忙打开铁锁,将大门咣啷啷拉开。
教育部一干人等大步穿过校门里头的篮球场,直奔主楼而去。
躲在远处观望的青年校工阿成瞧见这一切,立即飞跑上去通风报信。
林弘毅正在办公室里和卢萌杰、常德全两位主任讨论时局问题,外边走廊上突然传来一阵急促奔跑的脚步声,紧接着,阿成如惊弓之鸟一头撞了进来,气喘嘘嘘地说:“林……林主任,快,教……教育部来……来人了……”。
林弘毅平静地问:“教育部来人了?他们来了几个人?老洪叔给他们开门了吗?别着急,慢慢说。看把你给累的。”
“四个……四个。他们还……还带着枪!已经……进来了。”阿成伸出四只手指头比划着。
林弘毅的心陡地一沉,他预感到将要发生很严重的事情。
“他们带枪来干什么?”常德全像是发问又像是自言自语。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刘萌杰冷笑一声说,“看来,我们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了。”
话音刚落,外面楼道便响起许多只皮鞋与地板碰撞的杂乱的咔咔声,令人心头阵阵发紧。十数秒钟之后,四个不速之客鱼贯而入。
林弘毅仨人不约而同地站立起来,默默注视着这些政府大员,好似在等待一项严厉的宣判。
为首的一名肤色较黑的官员用一种轻蔑的眼光扫了一遍三位校委主任,直截了当问:“你们,谁是首席负责人呀?” 他的语调充满傲慢,柬语中常用的礼仪和客套词汇被全部省略掉。
校工阿成立即进入翻译的角色。
“我就是。”林弘毅不卑不亢地回答,“请问几位先生是……?”
“我们是教育部派来的。”官员说,“我现在要向你们宣读一份内阁的最新政令。”
他从公文包里取出一纸文件,平缓地念道:

柬埔寨共和国内阁
第三号政令
鉴于当前国家正在进入政体变革的非常时期,决定关闭柬埔寨境内所有的华文学校,没收华校全部资产。此政令由教育部负责监督执行。
特谕。
                             签署人:内阁副首相
诺罗敦·施里玛达(签名)
19703 21
   
“圣旨”宣毕,官员把文件交给一名保镖,扬了扬下巴。保镖拿着文件朝前走两步,用两根手指捏住文件的上边缘,将那张威严的纸垂在林弘毅的眼前,冷冷道:“看清了吗?这是施里玛达亲王的签字!”
林弘毅伸出手想接过文件来好好端详,却听见一声严厉的训斥:“只准看,不许动!”他的手在半空中停了一下才垂放下来。那保镖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扭转身走回去,把文件还给他的主子。
“你们都听清楚、看清楚了吗?”另一名肤色较浅的官员问。他的语气中带着明显的叽讽,嘴角上挂着歧视和恶毒的微笑,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
“我们不清楚!”一直在委曲求全的林弘毅突然提高了嗓声。他决心要抗争一番,不论结果如何。
“你有什么不清楚的?”浅肤色官员有点惊讶,没想到对方会变得强硬起来,敢与他较劲。
“总该给我们一个理由吧。”林弘毅音调沉稳,据理力争,“我们端华学校十多年来一直模范地奉公守法,与政府密切合作,还曾多次为金边的市政建设募捐钱款,得到当局的嘉奖;而且,我们始终恪守外国侨民的身份,从来不参预政治;柬埔寨国家人事方面和国体的变更与我们无关,我们拥护新政府,也将会一如既往地遵纪守法,政府为什么要查封我们呢?”
“你,真的想知道为什么吗?”浅肤色官员和蔼地咧嘴一笑。
“是的。想知道。”林弘毅毫无退缩之意。

“那好。我来告诉你。”浅肤色官员脸色陡变,“为什么要查封华文学校?很简单,只有一个理由:因为你们是他妈的‘魔鬼亚——针’!呸!”此公咬牙切齿喷出最后几个脏字,往地上吐了口浓痰,然后,他又微笑起来,挑衅之色跃于眉梢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