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4日 星期一

烽火岁月....( 连载 - 52 ).... 林新仪

                                                           第七章      灭  ( 12)
两个保镖纵声狂笑。
这巨大的羞辱尤如当头猛击一棒,林弘毅顿时跌落悲哀的深渊,只觉得气血上撞,一阵阵晕眩,两腿飘浮。
卢萌杰赶紧用力扶住他摇晃的身体,喊道:“挺住!林主任,你要挺住!”
常德全也在背后托住他,在他的耳畔低声劝说:“林主任,别再跟他们争了,与虎谋皮而已。”
刚才那个宣读政令的黑肤色官员没有笑,他似乎觉得有点过分了,微蹙眉头,不满地制止说:“好了好了。别笑了。我还有话要说。”两个走卒立即收敛了狂妄之举。官员又接着传达上峰的命令:“你们听好了,给你们一个星期的时间作准备,不许搬走学校内的任何东西!七天之后军队将进驻接管!”说完,他朝三个同伙一挥手,“我们走。”
当他们转过身要离去时,却发现办公室屋里屋外挤满了学生和教师,把出去的路给堵住了。睽睽众目,默默地注视着他们,饱含愤怒。
两个保镖立即拔出手枪,凶相毕露,嗷嗷叫道:“你们想干什么?想干什么?要造反吗?你们这些该死的‘亚针’!通通给我滚开!快滚开!”
保镖毒汁四溅的语言尤如恶犬狂吠,益发的触犯众怒。师生们非但不给让路,反而往前涌动,他们的情绪正处于失控的临界点。一场流血冲突已箭在弦上,眼看就要爆发。
躲在保镖身后的两名官员嘴唇发白,面露惊惧之色,手足无措。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林弘毅的声音在官员的身后平静的响起:“同学们,切不可冲动!请大家闪开一条路,好不好?”
林弘毅拨开卢萌杰搀扶他的手,从旁边绕过两名官员,走到两个平举手枪、对师生们虎视眈眈的保镖跟前,平静地说:“请你们把枪放下。”
俩走卒在林弘毅镇定自若的目光逼视下慢慢垂下握枪的双臂。
林弘毅转过身面对众师生,安详地说:“各位老师、同学们,请让开。我们是中华民族的子孙。切记!来,请让一让、让一让……”。他一边说着一边缓步往前走、走……。
怒火在师生们的眼睛里渐渐熄灭了。他们自觉地往两边挤,为这位可尊敬的校领导闪出一条约半米宽的通道。
“各位官员,请跟我来。”林弘毅没有回头,朝后面甩出一句话,依然缓步往前走着。
四个傲慢的家伙小心翼翼地跟在林弘毅的身后,穿过黑压压的人群。突出重围后,他们立即加快脚步,仓皇消失在楼道的拐弯处。
林弘毅长吁了一口气,又回到卢萌杰和常德全身旁。三位校领导的目光交织在一起,相互对视了有十秒钟,谁都没说话。端华学校连同整个柬埔寨华文教育事业在这一瞬间突然死亡了!面对这个猝不及防的可悲的毁灭,每个人都还没来得及梳理一下一团乱麻的心绪,只有相对无言。
在这终结的时刻,林弘毅觉得应该对众师生讲点什么。他清了清嗓子,开口说话了:“老师们、同学们,还记得法国著名的短篇小说《最后一课》吗?今天这个不幸的日子,也是我们端华的‘最后一课’了。我真的……很遗憾……”说至此,他哽咽住了,巨大的悲伤堵塞在胸腔之中。
全场一片寂静,静得连每个人的脉搏跳动都能听得见。
蓦然,一个青年教师站到一张椅子上,他正是主管学校文体活动的音乐教师吕波。他显得很激动,用他那洪亮的男中音大声说道:“同学们,来,我们大家一起来唱一首歌——一首最后的歌,献给我们敬爱的师长和母校,好吗?我来起个头:‘同学们,大家起来——’,一、二、唱!”
师生们共同引吭高歌:

同学们,
大家起来,
担负起天下的兴亡!
听吧,
满耳是大众的嗟伤;
看吧,
一年年国土沦丧。
我们是选择“战”还是“降”?
我们要做主人去拼死在疆场,
我们不愿做奴隶而青云直上。
我们今天是桃李芬芳,
明天是社会的栋梁;
我们今天是弦歌在一堂,
明天要掀起民族自救的巨浪!
巨浪,
巨浪,
不断地增长,
同学们,
同学们,
快拿出力量,
去担负起天下的兴亡!
巨浪、巨浪……。


听着这熟悉的旋律,林弘毅的眼睛湿润了。早在四十年代,他在重庆读大学时就开始唱这首歌,唱得热血沸腾、壮志凌云;后来,又唱着这首歌奔向抗日战争的战场,用他的笔参加伟大的战斗,“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真是“壮怀激烈”啊!如今,再次听学生们唱起这首慷慨激昂的歌,却是在这么一个屈辱地死去的时刻,他无法自抑了,清冷的泪,顺着他清癯的脸颊流淌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