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8日 星期六

烽火岁月....( 连载 - 65 ).... 林新仪

                                                 第  走向深渊 ( 04 )
尹嘉禾接着说:“我可以这么做,但我绝不会这么做。我不会为难你们母子的,你可以放心。在此之前,我曾经在泰山酒家和你丈夫推心置腹的谈过,今天我亲自登门拜访,也只有一个目的:请他出山,为我们,也为广大侨胞做事。尽管他不领情,偷偷跑了,但我的确是一片诚心诚意,日月可鉴。

2016年5月25日 星期三

處 世....( 白墨)


家裡藏書中,有許多是因為我的偏愛而被「寵幸」得破爛不堪、多番修補,除了那本《詞譜簡編》已面目全非,另一本也接近「讀破」的,就是明朝洪自誠的《菜根譚》。我雖然沒有把360章至理名言都背下來,但對這數千條流傳了三百多年的處世做人語錄,情有獨鍾;每一次重讀,都有不一樣的感觸,不一樣的理解。雖然有一些觀念因時代不同而有「時過境遷」之嫌,以至於不能夠「放之四海而皆準」,但總的來說,勸人為善、克己為公、修身慎獨、澹泊求真等處世之道,在今天物慾橫流、人心不古的現實社會,還是非常有用的。相信再過三百年還是有人喜愛《菜根譚》!

2016年5月24日 星期二

《牢騷》....( 白墨)

人生不如意事十居八九,不平則鳴,抑鬱不平,激成牢騷。

一場冰災,怨聲載道,牽惹多少牢騷,後悔來錯地方,痛罵老天無眼,怪責官府無能,懷疑「人定勝天」的偉論能撐多久,理直氣壯,可圈可點。

2016年5月21日 星期六

烽火岁月....( 连载 - 64 ).... 林新仪

                                                 第  走向深渊 ( 03 )
两个孩子刚放下饭碗,就听到这粗鲁的拍门声,不约而同抬头望着妈妈,眼睛里闪动着惊惧。
“别怕。有妈妈在。”杨碧涛平静地说,“三弟,开门去。”
“我不敢。”唤平畏缩着身子。
“去!”杨碧涛声音中带出威严,“你马上就要独立生活了,一个男子汉,这么胆小能行吗?”
嘭!嘭!嘭!嘭!门拍的更响更急了,显得很不耐烦。
“你去不去?”妈妈有点恼了。
“去就去。我才不胆小呢。”唤平不知哪来的勇气,昂首挺胸朝门口走去,边走还边嘟囔,“怕什么?男子汉!这是你的家。不怕!听见了吗?不怕!”

2016年5月19日 星期四

烽火岁月....( 连载 - 63 ).... 林新仪

                                                           第  走向深渊 ( 02 )
在妻子的柔声劝说下,林弘毅不再坚持了。杨碧涛立即帮他收拾行装。谭真在一旁提醒,不能带太多行李,以免引起注意,最好只带一只小皮箱就可以了。皮箱里除了两身换洗衣服、盥洗用具,就是各种治疗高血压的药物了。她千叮咛万嘱咐丈夫一定要按时吃药。一切准备就绪,已是子夜时分。杨碧涛到厨房简单做了两碗福建面线,每一碗卧了一个鸡蛋,点上芝麻香油,让他俩吃完再走,免得路上饿肚子。

2016年5月17日 星期二

《錯字》....( 白墨)

在海外,中文報刊上出現錯別字的現象相當普遍,不少人以錯為正,習非勝是,以訛傳訛,泛濫成災,經常鬧出笑話或造成不良後果,已到了嚴重的地步。

2016年5月14日 星期六

烽火岁月....( 连载 - 62 ).... 林新仪

                                                  第  走向深渊 ( 01 )
磅针市。
清晨,天刚蒙蒙亮。
六点钟,宵禁令刚一解除,在普济堂堂厅的床椅上盘腿静坐了近一个时辰的孙子夫赶紧收了功,下地稍稍活动了一下筋骨,便进里屋去拍醒了孙志辉和林祈平小哥俩。孙仲理已经熬好了一锅热腾腾的白粥,老少四人匆匆用完了早膳,孙子夫就催促林祈平上路了。他不厌其烦地再次交待儿子一定要把阿平带回到杨校长身边,然后,能当天赶回来尽量赶回来,实在赶不回来的话就在林家借宿一夜。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趣 遊....( 白墨 )

   上週六下午,經過五個多鐘頭的緊張課程,總算可以輕鬆,活像匹脫韁的野馬,放學後立即趕回家。甫抵家門,放下書包,又匆匆起程,分駕兩部車,取道15號公路北上,向西轉50號公路,目的地是位於滿地可與首都渥太華之間的The Fairmont Le Chateau Montebello蒙特貝羅古堡酒店。

2016年5月10日 星期二

烽火岁月....( 连载 - 61 ).... 林新仪

                                                       第九章    艰难的抉择 ( 06)
“照你这么说,我们只有任人摆布了?”林弘毅忿然道。
“不!”谭真微微一笑,说:“岂能让我们的教育家落到任人摆布的田地?古人云,‘三十六计,走为上’!”
“走?往哪里走?”杨碧涛急切地问。
“其实,我今天是受华运的朋友们之托,一是前来探望你们,二是看看你们目前的处境是不是有危险,必要时为你们提供一些帮助。看来,你们的处境真的很不妙,已经别无选择了,林主任、杨校长,跟我们走吧。”

2016年5月7日 星期六

生 涯....( 白墨)

    十年前本欄曾寫過一篇《求知》,篇末提及:「因為我不但求知慾強,我的求生慾更強,我告訴自己,如果上天給我活到一百歲,我在九十九歲還差幾天也不會走!」如今重讀,頗感慨萬千。

2016年5月3日 星期二

烽火岁月....( 连载 - 60 ).... 林新仪

                                             第九章    艰难的抉择 ( 05)
金边。
同一个夜晚。
晚饭后,杨碧涛揉搓完一大盆衣服,已是九时许。由于女仆黑花几天前不辞而别,杨碧涛不得承担起全部的家务活儿。她把洗净的衣服拿到楼顶天台上晾完了,才顾得上来管两个少不更事的孩子。在她的厉声督促下,唤平和颂平哥儿俩被轰进了浴室冲了个澡,然后就上床睡觉了。也许是白天玩得太累了,小哥儿俩很快便酣然进入梦乡。
打点完孩子,杨碧涛回到丈夫身边。林弘毅正坐在窗边的书桌前,双眉紧锁,茫然遥望窗外黑沉沉的夜空,愁肠百结。从敞开的窗户钻进来的夜风带来阵阵袭人的凉意,拂乱了他的头发。

2016年5月1日 星期日

烽火岁月....( 连载 - 59 ).... 林新仪

                       第九章    艰难的抉择 ( 04)
林弘毅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家里时,焦灼不安的杨碧涛这才如释重负,长吁了一口气,说:“你总算回来了。刚才我到学校去找你,学校里空无一人,怪吓人的。吃饭了吗?”
“算是吃了吧。”林弘毅半躺在床上,用手指头揉搓着太阳穴和额头,脸色抑郁而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