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0日 星期二

烽火岁月....( 连载 - 61 ).... 林新仪

                                                       第九章    艰难的抉择 ( 06)
“照你这么说,我们只有任人摆布了?”林弘毅忿然道。
“不!”谭真微微一笑,说:“岂能让我们的教育家落到任人摆布的田地?古人云,‘三十六计,走为上’!”
“走?往哪里走?”杨碧涛急切地问。
“其实,我今天是受华运的朋友们之托,一是前来探望你们,二是看看你们目前的处境是不是有危险,必要时为你们提供一些帮助。看来,你们的处境真的很不妙,已经别无选择了,林主任、杨校长,跟我们走吧。”
“跟你们走?到哪里去?”
“我们早几年就已经在桔井的乡村地带开辟了一个秘密据点,而且建立了几条安全可靠的交通线。现在,数百名进步教师和学生正从柬埔寨各地朝桔井方向汇集,我们是一个充满希望、充满活力的战斗集体。”
“你们想要干什么?想同朗诺当局战斗吗?”
“我们是在响应祖国的号召,以实际行动支援当地人民抗击美帝及其傀儡政权的正义斗争。”
“可你们是知道的,我向来都反对参预当地的政治斗争。我们是华侨,不是高棉人,不过问侨居国的政治是我们侨民的本分,也是一种道德良心。”
“林主任,您不想想,您不过问政治,难道政治就会放过您,对您温文尔雅吗?您自认为是中立的绅士,可反动当局并不承认,照样把您视为危险分子而列入‘黑名单’,尹嘉禾照样来找您的麻烦,逼迫您钻入他们的政治圈套,您去跟他们讲什么‘道德良心’,讲什么‘侨民本分’,管用吗?您不觉得这是在与虎谋皮、问道于盲吗?”
“……”林弘毅语塞了。他站起身来,走到窗前,推开虚掩的窗扇,面对窗外黑暗无光的世界,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
谭真不再言语了,期待地望着林弘毅的脊梁。屋里寂静得连各自的心跳都能听见。
杨碧涛的大脑里也在飞快地思索,掂量着各种可能出现的危局和出路,然后迅速做出了自己的决定。她走到丈夫身边,用闽南话轻声说:“学文,小谭讲的有道理啊。我们现在真的是……别无选择了。”
林弘毅心里非常明白“别无选择”这四个字意味着什么。如果他不愿意向尹嘉禾之流低下高贵的头,摇尾乞怜苟且偷生,那么,眼下摆在他面前的就只有两条路:或者宁折不弯,被打入大狱,在黑牢中了却残生;或者放弃自己抱守了数十年的与世无争的信念,卷入一场两大阵营尖锐对立的政治斗争漩涡之中,这场政治斗争将是旷日持久的,充满血腥与暴力的,弥漫着硝烟和炮火的,无论谁胜谁负,都必将成为人类历史的一幕悲剧……。
那不是一个能够自己掌握自己命运的时代。缺失理性、狂热无度和太多的残忍,是那个时代的显著特征,非此即彼,非友则敌,没有中间路线,没有选择余地,为了保全生命免遭一种残酷折磨,不得不去苟同、接受另一种更为残酷的折磨——林弘毅经过十分钟近于绝望的沉默,最终做出了一生中最艰难也最痛苦的决定。
“好吧。我跟你们走。”他转过身来,面对谭真,一脸的无奈。
谭真轻鼓双掌,微笑道:“欢迎我们的教育家归来……”。
“且慢。”林弘毅摆摆手说,“我还有一个要求。”
“林主任请讲。”
“我要求保留一项基本权利:在适当的时机以及条件许可的情况下,我们一家有权选择离开,到另一个国度去生活。”
“这个自然不成问题。只要时机和条件都成熟,您随时可以离去。”
“你保证?”
“我保证!”

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些保证毫无意义。当他们仨坐在灯下商量着如何逃遁出敌特魔掌的计划时,他们谁都没有料到,他们从一个残暴的政权中脱逃出来后,却又陷入另一个更野蛮更原始也更为残暴的政权之中,成为祭祀某种主义取得胜利的牺牲品,从而万劫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