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7日 星期一

消逝的茉莉花(三十二)....( 余良)

      1975 7  3 (星期 阴天

折腾了两个月,又回到丙介瑶。
下午,刚进入市区,遇到黎明。
“刘锐吗?我就猜你一定会回来。怎么,去时骑摩托车,回来就步行背包袱?上我的马车吧!没寻觅到父母吗?”
“摩托车到了河良渡口就被红高棉没收了,剩下的路就靠步行。很倒霉,没找到父母。黎明哥,市上怎么没人呢?全到哪里去了?”
还有三户吧!全到田园农场去了。红高棉上台,还让你住市区、让你舒服吗?我每天就帮侨胞搬运家当到田园去。我现在就和你去搬志国的家。唉,志国孝国两兄弟都参加越南解放军去了,没回来,也不知是战死呢还是随军返回越南呢?你等会见到他父母,别提此事,你一开口他们就骂华运。”

2016年6月26日 星期日

烽火岁月....( 连载 - 70 ).... 林新仪

                                          第十一章  从此无家可归 ( 04 )
林祈平刚一涉足这个险恶的社会,便已无家可归。爸爸去向不明,俩弟弟被妈妈的一个同事接走了,房子也退掉了,妈妈从此居无定所。温暖的家,突然就瓦解了、终结了、消失了,他必须自食其力,就像一叶孤舟,倏忽间被抛掷到波涛诡谲的大海上独自漂泊,再也没有可以躲避风雨的港湾,命运叵测,苦海无边,今后的人生之路要怎么走,全靠他自己那双稚嫩的脚探索前行。他那颗未曾经历过任何风雨磨练的年轻生命,对眼前的人生剧变还没有完全吃透、领悟,毫无思想准备,便一下子掉进第一个深渊,沦为奴隶。

2016年6月22日 星期三

親 情....( 白墨)

      今年父親節適值姐夫農曆壽辰,虛齡84歲,我們全家到甥兒家歡度,除了燒烤,還有壽司、壽麵、壽包、祝壽大蛋糕,拍了不少歡樂鏡頭。回來後將歷年壽誕照片整理,一小時沖曬後放進大紅相簿中,驅車去大姐家送交。自1989年姐夫一家來加定居,一年一度兩壽辰,照片大全的確可觀。

2016年6月21日 星期二

烽火岁月....( 连载 - 69 ).... 林新仪

                                              第十一章  从此无家可归 ( 03 )
“我明白了。杨校长。”支俪卿何等聪慧,立刻就听懂杨碧涛的话中之意,爽快地说,“这有什么可发愁的,把俩孩子放到我家来吧,我替你照顾他们。”
没想到支俪卿这么热心肠,杨碧涛颇感意外,心存感激。在这些艰难的日子里,她看遍世态炎凉,许多昔日的同事和朋友,皆疏远淡漠,路上遇见躲避唯恐不及,其中不乏她和丈夫曾经落力帮助过的人。像支俪卿这样心地善良纯洁,常怀感恩之心的晚辈已经不多了。但杨碧涛还是不敢高兴得太早,人是善变的,何况这个小家庭不一定由她说了算。

2016年6月16日 星期四

爭當華裔女性的典範....( 白墨 )

——訪魁北克華裔青年專業協會主席盧嘉珈(Selena Lu)

                                                                                                         《七天》記者 胡憲
「人幼年都有英雄情結,我很小就總想在那些魁北克偶像中找一個亞裔女性做榜樣,可根本找不到……我希望將來我的孩子在尋找榜樣的時候,能指著一個亞裔模樣的人說,她/他是我的model。」2016年4月24日,盧嘉珈在接受采訪時這樣說道。

2016年6月13日 星期一

消逝的茉莉花(三十一)....( 余良)

   1975420日(星期天) 大热天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四月十七日。全国解放已三天了。

     今天在路上遇到一对母女搂抱痛哭,原来是三年前母到柴桢市购买农具,回来时路已因战争被封锁,母亲只好返回柴桢投靠亲戚家。战火不熄,公路屡成战场,从此断了回乡路。

     战争五年一个月以来,金边涌进一百万人口,达到接近三百万,其他省会和邻近市镇也因逃避战火人口大转移。多少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啊!战争初期,扫荡、围剿、突袭、游击,农村遭到飞机大炮密集轰炸,后期,红高棉向各大城市盲目炮轰,人民同样死伤累累。丙介瑶虽然远离战火,但日夜听到的轰炸声、枪炮声,把人心都揪紧了,真不知多少人倒在血泊中,多少人从此与亲人隔绝,多少人呼天抢地。。。

2016年6月12日 星期日

烽火岁月....( 连载 - 68 ).... 林新仪

                                            第十一章  从此无家可归 ( 02 )
陌生人传完话便匆匆离去。杨碧涛深知孙子夫的为人,老先生的急公好义乐善好施,在磅针地面上是享有美誉的;当年他曾经不辞辛苦深入到偏远乡村,救治裘松坡生命垂危的父亲乔万普,而后又分文不取,被当地农民视为大慈大悲菩萨;今天,若非局势非常险恶,让孙子夫感到很为难,他是绝不会不向她伸出援手的。杨碧涛虽然失望,但不抱怨,在等候磅针回信的这几天里,她已经考虑好第二方案和人选,并已经接触面谈了两次。

2016年6月10日 星期五

烽火岁月....( 连载 - 67 ).... 林新仪

                                                     第十一章  从此无家可归 ( 01 )
西哈努克在北京向全世界发布的《告高棉同胞书》在柬埔寨国内引起强烈反响,尤其在磅针省。磅针的农民们从半导体收音机里收听完他们无比崇敬的“颂岱欧”的战斗宣言后,炸开了锅,除了围攻省政府、阻止新省长英丹上任、砍杀郎诺的弟弟朗尼等暴力行动之外,他们还决定组织请愿团前往金边请愿示威。

2016年6月8日 星期三

所 思....( 白墨)

    本週六(611)上午十點半開始,汪溪鹿詩翁追思會將在唐人街滿地可中華天主堂舉行,其遺孀黃明嬋女士希望詩友們屆時能夠出席。汪公逝於今年129日,遺體告別禮於26日在中華天主堂舉行。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曾於《華僑新報》刊登輓詞,輓聯由溫州劉家驊詩友撰寫:「溪聲雨聲平聲仄聲聲聲讚天主;鹿夢熊夢噩夢祥夢夢夢驚世人。」《詩壇第714期》原定刊登之「丙申年新春特輯」,臨時換成「敬悼汪溪鹿詩翁逝世紀念特輯」。本欄第892篇隨筆「鹿逝」悼念。

2016年6月7日 星期二

《面具》....( 白墨)

面具,自石器時代以來就流行,款式繁多,千變萬化,說到底只是一種化妝。在宗教儀式中,在戲劇舞台上,面具發揮著極重要的作用。

2016年6月3日 星期五

烽火岁月....( 连载 - 66 ).... 林新仪

                                               第  走向深渊 ( 05 )
偌大的房间又恢复了平静。除了地上狼藉着两本被撕烂、踩脏的毛选残骸,一切都安好无损。杨碧涛不禁回想起十五年前她和夫君逃离西贡的前一天温馨的家被特务们砸毁的情景,应该说尹嘉禾确实手下留情了。只是,相似的命运又一次降临、重现,令她心酸不已。她瞅了一眼两个孩子,他俩还在那里怯生生的站着,不知所措,便说:“你们玩去吧。中午再回来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