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6日 星期四

爭當華裔女性的典範....( 白墨 )

——訪魁北克華裔青年專業協會主席盧嘉珈(Selena Lu)

                                                                                                         《七天》記者 胡憲
「人幼年都有英雄情結,我很小就總想在那些魁北克偶像中找一個亞裔女性做榜樣,可根本找不到……我希望將來我的孩子在尋找榜樣的時候,能指著一個亞裔模樣的人說,她/他是我的model。」2016年4月24日,盧嘉珈在接受采訪時這樣說道。
打破玻璃天花板

「YCPA(魁北克華裔青年專業協會)成立17年了,我們的宗旨是匯聚華裔和亞裔青年專業精英,攜手合作,為魁北克和加拿大的經濟和文化發展做出貢獻。猶太族裔來加拿大75年,他們成立各種協會,致力於把年輕一代推向主流社會,現在成為加拿大最強大的社區之一,我們華人已在這片土地上奮鬥了200年,但在加拿大三級政府、重要社會機構和大型企事業單位的領導層中,身影依然少見。因此,從創會會長巫嘉雄起,就把協會的任務確定為提高年輕的華裔和亞裔專業精英、優秀企業家在加拿大三級政府,在魁北克,在國際商界、政界和傳媒的形象和地位。我們是加拿大的一部分,我們要和加拿大一起成長,在社會中,我們不僅需要存在感,還要打破“玻璃天花板”,走上領導層,掌握決定權。我們華裔青年專業者的聲音要成為加拿大聲音的一部分,或者說,政府在做決定之前必須要來聽聽我們的意見。」YCPA第九屆主席、青年律師盧嘉珈(Selena Lu)慷慨激昂地說。

那麼,如何達到這個目標呢?

「第一,幫助會員建立起網絡人脈。經過17年的努力,我們已經為我們的會員建起了強大的網絡關係,從我們的活動規模就可以看出來。今年的東方幽蘭晚宴有600人參加,是YCPA歷史上人數最多的一次。

「第二,YCPA創建了領袖培訓系列。在我們的文化中,謙卑傳統太長久了,別人說你很棒,你會說,不,我沒有那麼棒……。為了培養華裔領袖,我們從三方面入手:一,創建領袖培訓班(leadership workshop)。比如訓練如何在公共場所演講;二,建立導師制(mentor)。我們有幸找到了20名魁北克華裔精英,比如Martin Wong、劉宇鴻等,一對一地幫助我們20名會員;三,與精英共進午餐制。這些精英在大會上做演講,你是不可能和他們深入交流的,但若在同一個餐桌上,你可以提出任何個人的問題向他們請教。這就是說,我們不僅為會員創建網絡,還提供工具,並教會他們如何使用。

「第三,創辦YCPA英法雙語雜誌。我們已經出版了五期,目的是擴大協會的影響力,推介我們的會員。也許你在行業裡幹得很出色,但如果不大聲說出來,別人就不知道。我們的電子版,每期通過email發出1500封郵件,紙質雜誌送給所有的贊助商。讓世界知道誰是誰,誰做出了哪些成就。」

盧嘉珈停頓了一下,笑著說:「我們還有一個計劃,不過尚未實施,提前向你透露。今年夏天我們將開闢體育項目,因為有些會員更喜歡運動場上的聚會,比如一個月打兩次籃球、排球、網球或高爾夫球,特別是打高爾夫球,已成為做生意的必要手段。

「我們想通過這些方法打造明天的華裔領袖,這一點非常重要。我希望在魁北克,當各級領導層討論問題時,比如說討論魁北克教育,將會有我們今天的會員出現在圓桌會議上。」

盧嘉珈自己就是一個領導型人物,她拒絕平庸,渴望權利。2014年10月,當她被選為YCPA主席時,曾有人問過她為什麼想當主席,她回答說,只有當第一把手才有做出改變的決定權。自從當上YCPA第九任主席,她對組織結構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把原來理事會中的一個主席和若干副主席的結構,改造成大家都是理事會成員,分別負責七個委員會,比如活動委員會、領袖項目委員會、雜誌委員會等,所有的會員都能參加委員會。這樣的最大好處是能調動了更多志願者參與決策,「想成為領袖,就要創造出更多的領袖。這就是為什麼這一年多來,協會能迅速發展壯大的根本原因。」

現在大家都是志願者,採編人員都是分文不取,印刷費用來自贊助商,盧嘉珈希望有一天YCPA能有足夠的經費聘用全職人員。

作為蒙特利爾知名大律師行的唯一華人律師,盧嘉珈業內工作本就非常繁重,還要為YCPA付出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問她為什麼?她說:「我不想在將來告訴我的孫輩們我這一生賺了多少錢,我更希望能驕傲地告訴他們,我幫助過年輕華人走上領導崗位,我改變了華人在加拿大的形象和地位。」

法律是知識、是力量

盧嘉珈畢業於麥吉爾大學財經系,在銀行工作了一段時間後,又去蒙特利爾大學攻讀法律,現在是LRMM律師行訴訟律師。
問她為什麼改行,她說:「我小時候就跟很多人說過我長大想當律師,可是他們都說作為華裔女性,這是不可能的。事實也是如此,我上中學時,魁北克確實沒有華裔女律師。我跟很多華裔女孩兒一樣選了財經專業,並在一家大銀行半工半讀,畢業後自然得到了一份待遇很好的穩定工作。可是我真的不想一輩子只和數字打交道,我想打破華人女性不能當律師的斷言,我想改變華裔移民的社會地位。只有學習法律才能幫助我實現自己的理想。

「法律是知識。如果你有了這個背景,基本上,你對所有的事情就都有了答案。知識,在我們的成長過程中非常重要,對於移民來說更是如此。到一個新的環境,你總覺得自己什麼也不知道,沒有安全感,被人欺負。有了知識就有了力量,學了法律後,再遇到事情你知道要怎樣應對,別人遇到了麻煩,你也知道怎樣去幫助。你不再怕任何事情!」

盧嘉珈舉例說,她的一位親戚肩膀勞損受傷,無法繼續工作,自己以為是上了年紀的緣故,不敢去做手術,怕被老板炒魷魚。她知道後告訴這位親戚,你這是工傷,你有權利中斷工作、接受手術、接受治療、接受補償,她還親自帶親戚去醫院檢查,找有關部門交涉,幫親戚爭得了應有的福利。
她說:「很多華裔移民不懂法律,語言也不好,對合同概念也不熟悉,不看清楚就只管簽字,這是很危險的。我很高興作為法律顧問幫到了很多本地的華人企業和組織。不僅幫他們完善了法律文件,還為他們打通了網絡。」

她還說,學法律的另一個好處是「老有變化,你永遠不會厭倦。」從業七年來,盧嘉珈的每一天都在興奮中度過,「每一天都不一樣,每一個電話都是急事。特別是為小企業工作,直接和老板打交道,和顧客的關係就像一家人一樣,這是一種特殊的獎賞,你能親眼看到由於自己的介入,改變了一個人的生活和一個家庭的命運。」

她說:魁北克省每年大約有1000名法律系畢業生,其中只有50名能在大律師行找到做文案的工作,華裔的概率很小,華裔女性當訴訟律師的更是鳳毛麟角。而盧嘉珈卻做到了。

中國之旅

Selena Lu(盧嘉珈)出生在加拿大,卻沒有像許多移民二代那樣,遇到過身份認同的困擾,不管走到哪裡,她都很自然、很驕傲地告訴別人:“I am Chinese”。

但去年,當她真的到了China之後,卻對自己的中國人身份產生了疑惑。

2015年5月,盧嘉珈獲中國國務院僑務辦公室的邀請,參加了「第十屆世界華裔傑出青年華夏行」活動,六天走訪問了上海、浙江和北京,所到之處受到國賓式的歡迎。可是她發現自己從小引以為傲的Chinese(廣東話)排不上用場了,明明是背著唐詩、聽著西遊記、每週去中文學校長大的,可如今回到祖籍國,卻覺得有口難張了,每次發言都要用英語,想想都覺得尷尬。

「頭天晚上,我還在盛大的“東方幽蘭”晚會上,作為魁北克青年華裔專業協會主席在350人前侃侃而談,聚光燈籠罩著我,一切盡在掌握;第二天清晨登上飛機還在准備講稿,我想自豪地告訴中國我在加拿大做了什麼,我正在把中國人推向主流社會啊……可剛剛過了幾個小時我卻忽然一下子失去了身份。在飛速發展、人海茫茫的中國,在幾百名全世界挑出來的華裔青年精英中,我感到自己是那麼的渺小,似乎連話都說不好……我至今記得,我和裘援平主任正好對面而坐,她指著我說:你是中國人,下次見到你時,我希望你能講中國話。」
中國之行,讓盧嘉珈感受到極大的文化衝擊和身份焦慮。經過認真思考,她認識到:這次受挫也是一件好事,外面的世界很大,一山更比一山高,不能滿足於現有的成績,很多方面還需要提升。她已經計劃好,在不久的將來拿出半年時間去上海或者北京進修,在學普通話的同時深入了解中國。「隨著中國崛起,講普通話已經變得越來越重要,我的中國客戶基本上是從大陸來的,所以,學說普通話也是我工作的需要。」

經驗分享

2016年3月20日,盧嘉珈在麥吉爾大學做了一次演講,題目是“成功構想”。

她說:法律界仍然是白人男性主導的領域,人稱「老男孩俱樂部」。在魁北克25,000名律師中,只有64名有中國血統,我是其中之一。

她有一段話很精闢:「我當律師有三個挑戰:第一是年輕,第二是華人,第三是女性;而我當上了律師,有三個優勢:第一是年輕,第二是華人,第三是女性。」盧嘉珈是怎樣變不利為有利,成功逆襲的呢?她的經驗值得我們借鑒。

她說:「我曾經被拒絕了27次,但我沒有放棄過!我的父親總是告訴我,錯過了機會的人是不幸的,抓住了機會的是幸運的人,而最了不起的,則是那些創造機會的人。」

為了做一個創造機會的人,盧嘉珈在幾年前構想了一個公司,公司的名字就叫Selena Inc,公司的CEO就是自己。

「創建和啟動一個公司,首先要有商業計劃。時間有限,好的計劃能讓我有一個清晰的願景和高效的時間分配,通過計劃,我能把握住重點、確定我真正想要的,並確保我所有的決定都與我的目標相一致。

「首先我分析了自己的內部因素:我的強項和弱點是什麼,然後再看我的對外部因素:對機遇和威脅我是否有足夠的掌控力。

「我知道自己的優勢是,我是能講中國話的極少數律師之一,而且我在這個社區有強大的網絡。我的弱點是,想當商業律師卻不懂商法,這會阻礙我開拓中國市場。

「我給自己制定了1年、3年、5年目標,以明確我的工作重點,然後尋找自己可利用的資源和潛在市場。我的結論是:我需要一個團隊來幫助我實現我的目標。

「在一個公司中,成功的關鍵是人力資源,我決定我的Selena公司要由3個部分組成:董事會,高管和工作團隊!

「公司的董事會成員是公司的基礎。他們將幫助我確立自己是誰,能幫助我應付來自各方的挑戰。即使我失敗了,他們也會永遠在那裡拉我起來,並幫助Selena公司重建。對Selena公司來說,董事會成員就是我的爸爸、媽媽、妹妹和我的先生。我也可以選一些可靠的朋友加入董事會。

「在人力資源方面,有兩個位置十分重要,是公司成功的保障:導師和贊助商,他們角色不同,但他們的最終目標一樣,那就是支持你達到你的目的。我們都需要良師益友,導師必須是知道你是誰的人。你可以在不同的生活方面有多個不同的導師。

「你不會事先知道誰是你的贊助商,但你要知道,只有那些和你有同樣主張的人,才會在你需要的時候伸出援手。

「一個公司的成長和成功,離不開一個團隊。Selena公司的團隊就是我的網絡。建立網絡是需要時間和精力的,但它是你成功最重要的資源。開始得越早,就越容易。

「總之,networking(網絡)+ mentor(導師)+ sponsor(贊助者)+ hardworking(努力工作)+ passion(熱情),這就是我開出的成功秘方。」

她還說:「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把你願望大聲說出來,不要害怕,不放棄追求,全力爭取,整個宇宙都會幫你!」

攀上新頂峰

2016年5月28日,盧嘉珈在她任期內,第二次舉辦YCPA年度盛會──「東方幽蘭」。這場晚會是對她主導YCPA工作兩年來的展示和總結。盧嘉珈不負眾望,帶領她的團隊積極擴展人脈,銳意突破創新:與會者從去年的350人增加到今年的600人;會場從往年的蒙特利爾市中心移至更符合大會主題「攀上新頂峰」的國家航空學院飛機倉房;贊助商涵蓋了當地的各大銀行、航空公司、律師樓和大商戶,而最讓盧嘉珈感到欣慰和驕傲的事,她所信奉的「想成為領袖,就要創造出更多的領袖」的設想得到了驗證,她所嘗試的「放權問責」的機制改革得到了成功。

盧嘉珈的父親盧國才先生近期發表了一篇題目為《傑出》的文章,寫道:華裔青年專業協會囊括了華人下一代各個專業領域的精英,如何將他們凝聚起來,發揮其最大潛力,為造福華埠、服務華人社區,作出貢獻,就要靠YCPA這個平台。看到當天晚上七十名義工穿梭在會場上,不遺餘力,竭盡所能,令人感到無限欣慰。「相信群眾,依靠群眾」這條道理,很多人都懂,但執行起來就不容易。我曾經與YCPA幾位負責人閒聊,才知道他們是「問責制」,主席下放權力,一呼百應,分工合作,各展所長。由於大家平起平坐,分擔責任,工作效率高;像YCPA出版組編輯具有專業水準的雜誌──YCP MAG季刊,就是一個最好例子。他們參加「如何成為領袖」培訓計劃,不斷有新的接班人湧現,所以不愁「青黃不接,後繼無人」。另一點,就是領導層「絕不戀棧」,不求連任,這樣才讓新人有機會「上位」。開會時間掌握得好,爭分奪秒,通過決議,雷厲風行;規章改革,上下一心,大刀闊斧,講究和諧;提高效率,多做好事,少說空話;排除矛盾,解決紛爭,發揮集體精神;以上這些都是YCPA成功的因素。運作穩健的社團,除了有傑出的領袖,更應該有傑出的團隊。YCPA十七年來迅速發展,這些經驗應該推廣,可讓其他華人社團借鏡。

盧嘉珈即將從魁北克華裔青年專業協會主席的位置上退下,而以會員的身份繼續發揮作用。記者問起下一步打算,她展開燦爛的微笑,答道:還沒有最後決定,但將會是一個新的領導崗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