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4日 星期四

烽火岁月....( 连载 - 73 ).... 林新仪

                                                 第十二章  饥寒交迫的日子 ( 02)
他们的第三个误判是:柬共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一支新生力量,虽然目前还很弱小,但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在大革命高潮到来之际,柬共会迅速强大起来,成为主宰柬国革命的中流砥柱,反帝反封建的民族解放运动必将由他们来完成;更重要的是,柬共是一个真正的马列主义政党,这是由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和伟大领袖毛主席所充分肯定了的,他们一直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大方向一贯正确,欧洲的“社会主义明灯”是阿尔巴尼亚,亚洲的“社会主义灯塔”一定会是由柬共经过武装斗争缔造出来的红色柬埔寨。我们这些身居柬国的华侨进步力量是中国共产党的海外延伸,肩负重大历史使命,我们要坚定不移地执行党中央和毛主席支持柬共的方针政策路线,为世界革命、为国际共运英勇奋斗乃至光荣献身。“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
这些豪情万丈、慷慨激昂的误判是有着深刻的历史和思想根源的。在柬华文教界中,长期隐蔽着一支中共的海外力量,其核心虽然只有几个人,但他们占领了文化教育这块重要阵地,十几年来,在爱国主义的大旗下对华侨社会的年青一代灌输革命理念与红色思想,并取得卓越成果。1957年中柬邦交之后,中国大使馆名正言顺地掌控着这支隐蔽力量,引导并扶持他们走在与中共企图成为世界革命领导者的理想同步的道路上。
20世纪60年代以后,随着毛泽东的极左思想和充满血腥暴力的阶级斗争学说在中共党内和中国大地被迅速强化,成为一种宗教式的狂热崇拜,并借助“文化大革命”的狂飙极度张扬,这股极端思潮便凶猛扩散到东南亚各国的共产党中间,一股又一股反政府的暴力浪潮席卷四方,来势汹汹甚嚣尘上。和平宁静的柬埔寨王国虽然保持中立十余年,却也无法躲避这一思潮的强劲渗透。这种渗透主要在两个领域发挥作用:其一是对柬共领导人产生深刻影响,他们将毛主义奉为圭臬,他们夺取政权后正是在这一圭臬的指引下展开了一场震惊世界的种族灭绝大屠杀;其二就是对华侨社会的爱国主义情感产生深刻影响,华侨社会的主流思潮正是在这支不断壮大的中共海外潜伏力量的熏陶、改造、导引下走到一个危险的极左的悬崖边上。
那是一个崇尚暴力革命的年代,也是一个人性严重扭曲的年代,激情燃烧的岁月里,天使与魔鬼同行。严重的误判带来的悲剧结局固然是令人痛心的,但平心而论,这不完全是左派们的错,时代的荒谬给我们每个人留下太多太多痛苦的烙印,狂热与盲从、愚昧与崇拜,同样是制造悲剧的元素。而当接下来更大也更惨烈的悲剧在这片苦难的土地上沉重演绎时,我们才如梦初醒,在无数的尸体和流淌成河的血泊中反省、哭泣……

在杨碧涛东躲西藏、居无定所的这段时间,局势发生了一些重要的变化。这些变化与她和她的家人各自的命运密切相关。
——1970424日至25日,在中、老、越三国边境地区某地(中方一侧),由中国倡议并主持召开了印度支那人民最高峰会议。出席会议的三国四方代表团分别是: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主席阮友寿率领的越南南方代表团、越南社会主义民主共和国总理范文同率领的越南北方代表团、老挝爱国阵线党主席苏发努冯亲王率领的老挝代表团、柬埔寨王国元首西哈努克亲王率领的柬埔寨代表团。
西哈努克在会议上郑重声明:“……高棉人民由于今年318日的政变,不能不使我们放弃和平中立的国策而与其他两国兄弟人民结成统一战线并肩战斗,直到重新享有自己的主权、自由和中立。这个中立既不会排斥反帝斗争,也不会排斥对越南人民和老挝人民的声援。”
会议一致通过了一个联合声明,就当前局势做出果断的决定,声明强调说:“在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印支人民最高级会议紧急呼吁三国人民加强团结,英勇顽强地战斗……以使印度支那真正成为符合三国人民愿望的、符合东南亚及世界和平利益的、独立与和平的地区。”
中国总理周恩来在会议上代表毛泽东郑重承诺:“7亿中国人民是印支三国人民的坚强后盾,辽阔的中国领土是印支三国人民的可靠后方!”
印支最高峰会议向世界传递了这样一个讯息:三国四方已经统一为一个战场,各自的抵抗力量和军队虽然没有统一指挥,但完全可以在同一个战场上穿插作战,不再受地理概念上的国界线所约束,不分彼此,并肩战斗。这一点极其重要,对今后战场的主动权掌握在谁手里以及战争的胜负走向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再有就是中国的高调介入,将使战争的持久性大大减弱,加快了交战双方优劣强弱的转化,从而缩短战争的时间长度。
——1970430日,美国决定趁热打铁,派出3万多驻越美军加上4万多南越西贡军约8万兵力,展开一场大规模入侵柬埔寨东部的军事行动;同一天,美国出动B52重型轰炸机对柬埔寨磅针省的棉末、克列“鱼钩”地区进行持续的狂轰滥炸;同时,美军的空中力量还为美越联军在柬埔寨东南部柴桢省的“鹦鹉嘴”地区发动钳形攻势提供强大的空中支援。这一系列动作标志着美国开始直接武力卷入柬埔寨政局。
其实,美国人并非对柬埔寨的领土感兴趣,而是想趁政变之后的乱局一举摧毁藏匿在那片领土的热带丛林中的越共武装力量神经中枢以及他们的后勤供应大动脉——胡志明小道。
美国人的作战部署不能说不周密。他们的计划是在柬埔寨的东南部地区,由美军和南越西贡军在空中打击的配合下从东线迂回包抄,而郎诺的政府军则从西线围堵合击,形成一个钳形攻势,一举吃掉越共总部。然而,令美国人大为光火的是,朗诺的军队整个是一群草包,缺乏训练,士气低糜,几无战斗力可言,根本就不是越共的对手。当美越联军从东线包抄过来时才发现,越共已经从西线突围而去,只留下森林中一座座空寨。此后,虽然梳头式的扫荡还在进行,但成效甚微,越共从此全面深入柬埔寨广阔的原野山林,如鱼得水,仗是越打越大也越打越顺,战局很快就逆转过来。
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对这一军事行动做了这样的辩解:“美军摧毁敌人的庇护所是为了消除对美军的威胁,减少美军今后的伤亡,使美军的撤军计划付诸实施更有把握。这将有助于有效地保证实现‘越南化’计划的时间表,将增加结束战争并实现和平的可能性。”
应该肯定的是,尼克松说了实话:美国人不想再打了。为了从越南全身而退,尼克松和他的智囊们取得共识,与中国改善关系已经是势在必行。
一月份,北京和华盛顿同时宣布,中美华沙会谈将于120日恢复。220日,中美再度会晤,并确定第三次会晤定于520日举行。然而,430日开始的美、越、柬联合军事行动却大大激怒了中国领导人。裂隙必须修补,尼克松赶紧通过“第三方”的接触,向中国人保证:美军进入柬埔寨,并不表示以往秘密转达的美国政府要退出越南并同北京改善关系的愿望有什么改变。北京方面收到尼克松的保证口信后静默了差不多三个星期,直到519日才正式通知华盛顿:取消520日的中美第三次会晤。
——取消中美会晤,除了对美国呛声之外,还有一项事先安排好的向美国示威的大型政治活动,就定在这一天。
1970520日,北京天安门广场上聚集了100多万群众。毛泽东主席出现在天安门城楼上,发表了著名的“5·20声明”,号召“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他郑重声明:“我热烈支持柬埔寨国家元首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反对美帝及其走狗的斗争精神,热烈支持印度支那人民最高级会议的联合声明。中国人民坚决支持印度支那人民反对美帝及其走狗的革命斗争!”
百万群众,红旗翻飞,口号声欢呼声震天价响,犹如惊雷滚过天空。西哈努克与毛泽东站在一起,被这一场面震撼得热泪盈眶,更加坚定了他与柬共越共结盟的决心。他深知,他的这两个宿敌与他绝非同路人,但为了拯救危难的祖国,他只有横下一条心,将自己捆绑在共产党人的战车上。至于以后会是什么样,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
525日,周恩来总理致函西哈努克和宾努首相,正式声明:“中国政府承认柬埔寨民族统一战线领导下的王国民族团结政府是柬埔寨人民唯一的合法政府,将从金边撤出中国的外交机构。”

此时,位于金边市毛泽东大道的中国大使馆基本上已经人去楼空。然人虽走,脉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