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7日 星期四

《獵書》....( 白墨)

獵書,也稱「漁書」,應該不是地道的中文詞語,而是洋為中用。在買書、藏書之前,首先就要覓書、獵書。

獵書,純粹是一種愛好,是一種享受,在浩瀚書海中游覽,尋找獵物,但不一定非買下不可。每個愛書的人大抵都有這種體驗:凡是未經過目的好書總想先睹為快,要達到這個目的,最有效的途徑就是獵書。有些書名,從別人文章中看到,在別人家的談話中聽到,存進大腦檔案,希望有一天能在書店裏或朋友的書架上尋獲,獵書的念頭油然而生。


獵書是一種消遣,一種滿足,不斷地獵書,久而久之,逛書店成了改不了的生活習慣,不管口袋中是否有錢,總是本能的到處獵書,而且抱著可無可有的目的去覓書,找到心愛的書固然可喜,一無所獲也無所謂,你已在獵書的過程中享受著無窮的樂趣。獵一次書,發現新目標,知道哪幾本書在哪間書店,哪些書是非買不可,促成了佔有慾。獵書之後,就想把獵物佔為己有,永遠保存,唯有買書。碰到喜歡的書,愛不釋手,身上錢不夠,又怕被人家買走,真有「恨不相逢未窮時」之嘆,其難捨難分的滋味,只有獵書人才體會到。我已在「楓華書屋」獵到了幾本好書,希望未被別人買下,拼命儲蓄,早日把獵物移居家中藏書樓。

大多數人獵書是為了消遣,但有恒心的獵書者往往可成為某方面的專家。你若不斷大量搜獵文學書籍,你有可能會成為文學研究家;你如果蒐集各門各派名家畫冊,你有可能會成為畫評家。上期本欄隨筆中,為了寫面具,我在書堆找尋對有關臉譜的資料,幸好當日毫無目的買下一竅不通的《中國大百科全書‧戲曲曲藝卷》,才對十幾種基本臉譜有個概念,也引起了研究臉譜的興趣,再從其它書籍中獵獲六分臉、碎花臉、歪臉、三塊窩臉、十字門臉等等詳細內容,更令我對獵書之獲益深信無疑。

每當初訪友人家,我的眼光首先搜尋他的書架上有些什麼書?也可以略知這家主人的學識修養。很遺憾,多數友人家中沒有書架,或將書架用來放小擺設,真難想像他不買書的充份理由,更無法形容得出一個人沒有藏書又怎麼過日子?曾到過一位報社主編的辦公室,見到靠牆一行書架上密密排列著各種珍貴的工具書,足足上千冊,令人垂涎欲滴,實在受不了書籍的引誘,要不是恐失禮儀,幾乎立刻想伸手從架上取下大飽眼福一番。

獵書時,要不受時間限制,不被人干擾,才能自由自在泛舟書海,悠哉閒哉漫步書徑,走進書屋就別看手錶,坐擁書城,四壁書香,飽餐一頓,大快朵頤後出來,心曠神怡,更勝鮑參翅肚,山珍海味。

最寫意的獵書,是旅途中逛書市、行書街。難忘台北的重慶南路那條書店街,數不清的書店櫛比鱗次,一天也走不完,你肯定無法空手而歸;香港更是獵書的天堂,三聯、中華、天地、商務等書局就可以把你一星期的時間報銷,還有大會堂的書展,帶不夠錢真會令你遺恨終身!最值得一看的書市首推中國大陸,一本厚達千餘頁的精裝百科全書,定價只有50元人民幣,比吃一餐還便宜,要不是運費太昂貴,真希望把所有好書都據為己有。此外,新加坡、馬來西亞的中文書店,也不應錯過,我有不少書還是在新加坡買到的。

書比人長壽!獵書,買書,藏書,永遠是不會飽和的,只有親歷其境的人,才知道其無窮樂趣;找到一本夢寐以求的好書,更勝賭場贏錢、彩票中獎,信不信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