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3日 星期六

消逝的茉莉花(三十三) ....(余良)

             19787 ?     

东南大区区长的代表来到我们这小区,这是破天荒大事。为了听这代表的讲话,全小区休息一天。

大区代表的讲话总结起来是:
一,党中央已经彻底粉碎原东南大区领导投越叛国的阴谋。全大区自上至下整条线的领导班子已被彻底清除。从现在起,我们东南区实行的是中央的正确路线。

二,前大区叛国集团故意推行错误路线,故意违背中央政策,导致人民死亡率很高。例如:他们故意造成饥荒,严厉处罚偷食物的人民,甚至连吃蚯蚓、番薯根、有毒的野薯等不分男女老少无辜民众拉去处死。企图达到“把罪名推给中央”的罪恶目的。

三,从现在起,全体干部要保护人民的生命,鼓励生育,务必在五年内使全国人口达到两千万人。

四,从现在起,全国人民将在以伟大领袖波尔布特总书记的党中央领导下把国家建设成为强大的农业国,进而向工业国前进。

各级领导必须与人民共劳动,要吃苦在先。我们伟大的党成立时只有十几人,就能在短短几年内领导全国人民打败世界最凶恶的美帝,解放了全国,这是人类历史从未曾有的,是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奇迹。全国人民要是能向我们党当初成立的党员学习,有坚强意志,坚持革命立场,不怕苦不怕死的勇敢精神,我们也一定能带动世界革命,进而解放全为类。

五,明天起,你们新来的小区领导将有一系列政策措施。全体人民一切要服从新领导的安排。

                   197881

小区领导有一系列政策措施?原来是落实新的大区领导关于鼓励结婚和生育的指示:

组织改变上回强制配婚----让毫无感情的柬华青年通婚、强迫华侨女青年嫁给老干部或残废军人的作法,导致一些勇于抗争的”突击队员”拒绝结婚而惨遭折磨。

现在可自由选择对象,有意结婚但未有对象的可要求组织分配。但在这次鼓励结婚的运动中对于依然没有对象的寡妇、骤夫等必须接受组织配婚。

婚姻确定后,将于815日举行集体婚礼。但 新婚夫妇必须等到930日党的生日才离开突击队成为小区普通社员。年满十六岁的男女少年也将于当天加入“青年突击队”。

这是个好消息---结婚成家又可离开“突击队”。昨天,茉莉给我传来好消息,我们将喜结连理。人们纷纷向我道喜,一切都似乎顺理成章。   

 茉莉已对成刚失去信心是我多年的痴情终于打动她的芳心是茉莉要赶快逃离要命的军事化的“突击队”的生活? 或许,年龄已不小的茉莉终于在父母劝说下要有个好归宿?

爱情本来就是自私的,成刚回来,他会原谅茉莉----她已经等了他整整快八年了。

         是的,对茉莉多年苦苦追求,终于达到目的,但此刻的我,却陷入两难的痛苦。

柬越军队在不同边境线上打起来,越军进入磅针省,虽然红高棉宣称全歼来敌,南方的枪炮声仍不时传来。我预感柬埔寨即将变天。我更预感到茉莉苦苦等待的赵成刚在变天后极可能很快回来。

我要怎样向茉莉表白我此刻却是  ”情之所至、义无反顾,必要选择凤仪”?

仅仅提醒她“成刚极可能回来”,也足以极大伤害她。

还是先向开明的方叔解释我是怎样把多年对茉莉的感情转移到凤仪身上。

               197886  (星期天)

自从大、小区领导全面改组后,政治气氛果然宽松。突击队也有每周日半天假,可自由活动。

丈夫和父亲死了,母亲到厨房工作,不到两岁的小女儿由一个八岁的女孩照顾,每天傍晚女孩把满身泥土、流涕污脸的小女儿还给凤仪。凤仪放下工作,为女儿清洗,喂她吃稀粥、安顿她睡觉后,就回来在微弱的灯光下继续缝衣---组织认为,缝衣比到田里劳动轻松多了,何况全小区几千人的衣料全靠她们四个人缝纫。

上回到风仪处领取缝好的衣服,神情呆滞的凤仪说:“唉,苦命啊!还记得那位叫密基那吗?他现在当了大区的医疗部主席。”

“就是那个当年警告我不得行医的县医疗主席?他没受到政治清洗吗?”

“这个性格暴烈的密基那当了大官,他给人向我透露要娶我。小区长昨天又透露组织将安排我嫁给一个断脚缺眼的军人。唉,要不是为了女儿,我真要去死。”
“我今天就来告诉你。凤仪,我想了很多,我对不起你,我知道你和你父母早就都喜欢我,你对我的感情超越了茉莉,但我却不明智地追求茉莉。我当年要是娶了你,你今天就没这么惨。你不要拒绝,只有我与你结婚才能救得了你----小区领导说过,寡妇可自由寻找对象,没对象时才接受组织安排婚姻。。。”

“千万不可! 你会伤害茉莉! 这回她肯定嫁给你。她是青春少女,我已身心破碎。你们很匹配,我再苦,也是一个人。我绝不能再伤害别人!

“凤仪你别再说。将来,我一定会让你恢复以往的青春美丽。我这就走了。谢谢你帮我缝这套衣服。”

“刘锐哥!你听我说。。。。。”

           1978813日(星期天)

一切都顺利,后天我就与凤仪结婚。这事也得力于新任突击队大队长的帮忙。原来的大队长被政治清洗掉了,副队长接替他的位置。

上周日离开凤仪后,我就赶到田园找到方叔。

“方叔 !有事找你。”

“ 好啊!刘锐。”

“你知道凤仪的情况吗?”

“唉,这个命苦的人,苦海无边。她原是千金小姐。如今没人帮她、更没人救她。”

“只有我救得了她。我也不是仅为了救她,是真有姻缘---我决定娶她。”

“怎么回事。。。你决定了吗?这么多年,你不是一直在等待茉莉吗?”

“ 这么多年,我一直在为难茉莉 。她选定了成刚,茉莉的眼光不会错,成刚肯定也在等她。现在形势很紧,红高棉要收买民心,太迟了。形势一变,成刚一定回来,很快的。我也将带着凤仪母女走得远远的。”

“你俩要是决定了,组织那边没为难,我没话说。‘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小人反是’。”

“我对不起茉莉。”

“这话不说。我也感觉红高棉不稳了。不会太久,成刚果真很快回来娶茉莉。唉!乱世情鸳。”

“要怎样向茉莉开口呢?”

“办法是有的。这话不说。刘锐,你和成刚,真是难得好青年,丙介瑶没人比得上。”

“方叔,您胜于我一生所有的老师。您是怎么平安渡过这么多年的?”

“你还记得孔子说过吗?‘邦有道,贫而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人们曾说我富有,我是取之有道。‘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茉莉送给我的孔孟书籍。我还记得孔子这话。”

“ ‘邦有道,危言危行;邦无道,危行言孙’。这几年,我是这么过的。‘无罪而杀士,则大夫可以去;无罪而杀民戮民,则士可以徙。” 我对高棉前途悲观,我们都要走得远远的,你两位将来也将像冲出牢笼的大鹏,奔向蓝天,大展宏图。。。让我再说,孟子曰,‘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红高棉就是‘四无’的非人类的禽兽、恶魔、妖精。在这帮反人类的恶魔统治下,丙介瑶不再是安全的宝地,全国都没有宝地。”

             197811 ?

原定于八月十五日举行的集体婚礼没有举行。

枪炮声很近了,有人偷听美国之音广播:越军进攻柴桢省的鹦鹉嘴地区,越军已进入桔井和磅湛省界。北京电台广播,民主柬埔寨军队在各个战役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重大胜利。

紧急征兵取代鼓励结婚与生育。来不及军训,男性突击队员纷纷被送到前线,他们完全去送死,为的是拖延这帮禽兽的时日。

何时轮到我?大队长说不可能永远帮我。

以后恐怕不能再写日记了。

          1978123  (星期天)

不幸终于来临,昨天,每次奉命前来征兵的三个军人又来了。

大队长说:“刘锐,你明天就和九个人走吧。突击队不再需要生产劳动,而是保卫国家、保卫我们伟大的党。你今天什么事也不用做,去跟凤仪告别吧!”他把声音转低,“下回可能轮到我。你要见机行事。”

见了凤仪,没告诉她我已应征到前线,明天就走。我只对她说以后不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要坚强。凤仪已经猜到了,不断地哭。以往,哭是被严加追究的。唉,我要怎么安慰她?我为她抹泪,我搂她、吻她。。。我不该吻她,她哭得更可怜,说不出话。这回她肯定我即将上战场,吻她就是永别的最后形式。。。

我到树林中大哭一场。我要疯了。

这一天,是我心中永远的痛。

今晚,我要把日记本子交给大队长。这是安全的,大队长的父母先后在三个月内死去,他连见最后一面的机会都没有,两老的尸体也全由组织派人草草埋葬。

“你要见机行事。”大队长的话有深意。

我会回来吗?凤仪,千万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