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7日 星期三

《輸贏》....( 白墨)

 里約奧運進入第12天,還有五天便閉幕,獎牌榜上美國遙遙領先,英國、中國、俄羅斯名列亞季殿。加拿大到目前為止只有2金、2銀、9銅的成績,只要能得到獎牌,不管是銀牌或銅牌,他們都興高采烈,視為至高榮譽,被傳媒大幅報導。相反,中國游泳健將孫揚在男子400米自由泳得了一枚銀牌,卻埋頭痛哭,後來,他終於在男子200米自由泳贏得金牌;同樣,女子10米氣步槍,中國神槍手杜麗得銀牌、易思玲得銅牌,賽後杜麗眼眶濕潤,易思玲掩面而泣,她們因為不能為中國奪首金深感內疚;男子10米氣手槍銅牌得主龐偉說:「恨自己失誤,沒能讓國歌響起,很遺憾!」

「開門紅」的沉重壓力令運動員喘不過氣,獎牌的顏色決定一切?易思玲說:「2012年以後,我每晚都很難入睡,壓力太大。我也是人,不是機器,我至少保證了自己在比賽的時候沒有崩潰,沒為國家拿到首金很遺憾,我真的盡力了。」為何拿到銀牌、銅牌還自責,亞軍、季軍很丟人嗎?

孫揚得銀牌後,失聲痛哭,媒體沒有「孫揚喜獲銀牌」的報導,所有標題幾乎都是:「痛失金牌」、「衛冕失敗」、「初賽失利」!國家對運動員的殷切寄望,比賽前傳媒一面倒,搶先預測誰是金牌得主,誰最少奪得幾面獎牌,金牌是有形的桂冠,也是無形的鐐銬,這種種患得患失的壓力,對運動員來說,是多麼殘酷的折磨。「第一名是成功,而第二,就是一種遺憾和恥辱」,中國家長對孩子自小就灌輸「優勝劣汰」的意識,長大了頭上還有這「成王敗寇」的緊箍咒,令人扼腕!

就因為「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這句話,多少家長背負「培養優秀孩子」的包袱,從懷孕的那一刻開始,就為孩子的未來精心設計、到處張羅,從找學區樓、超級兒童補習班,到通宵在名校大門口排隊,終於順利上了直通車,就忙著報讀鋼琴、繪畫、芭蕾舞、游泳、冰球、武術、劍擊等等,打造出來的是戴著厚厚近視眼鏡、考到95分還一點笑容也沒有的「天才」,的確,他們贏在起跑線上,但將輸掉快樂童年,輸掉天真活潑,除了換來令父母滿意的一紙成績表,還有什麼?

我有位親戚,生了一對兒子,整天擔心他們在加拿大,將來長大了只講英語,不識中文,最後,毅然決定把這對寶貝送回中國,等他們小學畢業後再接回加拿大,這樣一來,就中英兩語,文武雙全。我苦口婆心勸說也不見效,眼看才幾歲大的兒子,小小年紀就飽嚐骨肉分離的滋味,多麼無奈!沒有父母在身邊的童年怎能快樂?要是因為戰爭、逃難而生離,情有可原,要是為了打造天才兒童而相隔萬里,實在不該!他們幼小心靈將留下永不可磨滅的陰影,對日後的成長肯定有負面影響和心理創傷,這是任何金錢、地位都無可彌補的。環境對孩子太重要了,在純真的童年,若學到的不僅僅是中文,還將人性扭曲、世風日下的東西也涉獵,耳濡目染、潛移默化,後果不敢想像。

有人開始懷疑,「不要輸在起跑線上」只是商業廣告,就是這句口號,令家長們千軍萬馬跨越夢寐以求的「名校」獨木橋去搶渡「成功」彼岸。其實快樂童年,應該不被分數綑綁,弱小的肩膀,不應該揹負沉重的書包,「虎媽」理論,必須與孩子健康成長相結合,有歡樂家庭生活,有自由自在的思維環境,有被尊重和發表意見的空間,贏的不是百米短跑,而是一生幸福的馬拉松賽程。

腦筋靈活的商人,看準家長「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心理,還推出「胎教學」課程大賺鈔票,胎兒還在腹中,母親就以昂貴學費去報讀語言課、運動課、音樂課。我在香港的甥女,對掌上明珠的栽培,比孟母三遷有過之而無不及,學前教育,一歲認字,二歲數學、烹飪,三歲鋼琴、繪畫,為了能進名校,從幼稚園開始,便為女兒長大後考進美國著名大學鋪路,將她打造成明日之星。

只許贏,不能輸,就會令孩子輸不起,自尊心受挫而產生自卑心理。美國心理學家Arnold Gesell格塞爾認為,支配孩子心理發展的兩個主要因素是:成熟和學習,而成熟更為重要,不成熟就無從產生學習,人為地提前給孩子加強學習,只會給孩子帶來生理和心理的負荷,會產生逆反。

愛因斯坦說:「想像力比知識重要。」想像力和知識是天敵,人們在獲得知識的過程中,想像力會消失。因為知識符合邏輯,想像力天馬行空。學齡前兒童想像力豐富,滿腦子被想像力佔有;上學後,知識驅逐想像力,知識淵博的人只是把自己學過的東西照搬,不能稱為天才。藝術家能將想像力和知識並存,詩人富於想像力就必須打破知識的藩籬,所以,詩詞比賽不能有輸贏,文學如果一加一等於二,有金銀銅牌之分,那就不是創作。孩子的畫是最原始、沒有矯情的純真,他們心裡想什麼,就會毫不遮掩的浮現在畫紙上,但一經「名師」指點,有了知識,有了邏輯,就會各師各法,就會摹擬、模仿,就失去原汁原味。好的老師,必須發掘孩子天賦的想像力,循循善誘,讓他們自由發揮。音樂就是最好的例子,天才的兒童作曲家,一氣呵成,不曾修改,那有輸贏可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