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4日 星期三

《秋言》 ....( 白墨)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蘇軾
時值丙申中秋佳節,「詩壇」陸續收到數十首詠秋詩詞,由於報紙篇幅有限,有些組詩只能分期刊登,例如山菊「秋吟十二首」,彭鈞錚「秋日絕句八首」等。近日很高興見到詩壇有年輕新詩友加盟,包括:吳曄、方林達、王瑞文等,「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而今後繼有人,可喜可賀!

金穗如濤,紅楓盡染,秋是豐收季節,感詠良辰。本欄寫過的「秋文」很多,計有:《秋楓》、《秋緒》、《秋話》、《秋思》、《秋穫》、《秋訊》、《秋聚》、《秋嘆》、《秋記》、《秋日》、《秋情》、《秋懷》、《秋興》、《秋語》、《秋夢》等,今期應景題目就用《秋言》吧!

今歲中秋,適逢西曆9月15日,9月詩壇多壽星:9月15日汪溪鹿詩翁(1929年),9月17日伍兆職詩翁(1931年),9月18日何宗雄詩翁(1932年),9月20日黃國棟詩翁(1921年)。過去填寫資料時,一直把吳永存詩翁的生日寫成9月13日,他本人也於九月寫自壽詩,譚銳祥壇主、許之遠老師、劉家驊詩兄等都有「賀詩壇五壽星」,直到最近其家人告知是農曆九月十三日(西曆1927年10月8日)。

特抄錄2015年9月14日「恭賀詩壇九月五壽星」二首詩,因「詩壇」停刊未能見報,今補呈:

其一  
詩壇九月壽星多,五老提壺樂幾何。
世事紛爭雖齷齪,人生璀璨豈蹉跎?
歷經變幻胸襟闊,閱盡浮沉筆硯磨。
祝賀心聲頻唱詠,籌添海屋喜吟哦。

其二  
與詩齊壽共山河,花甲成雙二度過。
效法淵明和太白,頻追子美與東坡。
畫梅題雪心如鏡,詠月吟風歲似梭。
正值蟠桃詞圃熟,騷壇五老樂高歌。

年年祝壽,歲歲吟秋,朋友問我:你還能寫出什麼東西來?我被問得啞口無言,支吾以對。的確,我承認自己盧郎才盡,從詠紅楓、皓月、嫦娥、玉兔,到詠秋風、秋雨、秋蟬、秋葉,該詠的、都詠了;該寫的,全寫了,應該不下百首,再也寫不出新意矣!所以,當我接到老師電話,囑咐寫詩賀中秋時,我真的硬著頭皮,對著電腦,腦子一片空白。我不敢翻看自己寫過的秋詩,深恐一不小心,會有意無意的抄錄幾句,變成炒冷飯;我不敢讀人家的詩,怕被先入為主,盜用了其中幾個字。我非常欽佩能一口氣吟數十首詩的高手,他們可以年年重覆相同題目,仍然有寫不完的東西,而且還「欲罷不能」。僅僅標題,就夠你豎大拇指了,你能分得出「秋懷」和「秋思」的不同嗎?你能區別「秋怨」和「秋恨」嗎?還有秋愁、秋傷、秋緒、秋意、秋興、秋韻、秋聲、秋嘆呢?

有朋友笑說詩人不食人間煙火,不聞世事滄桑,不問蒼生死活,整天對月悲秋,對花自嘆,對酒當歌,我無言奉答。其實,杜甫的「秋興八首」,每一首都是心繫家國,「孤舟一繫故園心」,「每依南斗望京華」,「聞道長安似弈棋,百年世事不勝悲」,「一臥滄江驚歲晚,幾回青瑣點朝班」,「武帝旌旗在眼中」,「白頭吟望苦低垂」。古人以賦比興手法,傷秋懷古,借詠秋感慨山河,借悲秋寄托情懷,雖無一字寫時局,無一詞罵官場,但讀之句句錐心,針針到肉。蘇東坡《水調歌頭》於中秋夜遙寄子由,千古傳誦;張孝祥《念奴嬌》過洞庭,中秋泛月,「孤光自照,肝膽皆冰雪」;秦少游《滿庭芳》秋情:「多少蓬萊舊事,空回首,煙靄紛紛」;柳永《八聲甘州》清秋時節,「不忍登高臨遠,望故鄉渺邈,歸思難收」。誰說詩詞曲賦,只宜弄月吟風,逃避現實?
李白《把酒問月》
李白《把酒問月》:「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這是非常符合邏輯思維的,說明李白當時很清醒,還沒醉,才能寫出「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卻與人相隨」,「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試想,如果天上沒有明月,就沒有萬千首膾炙人口的好詩詞。如果古人知道月球上是凹凸不平的表面,沒有嫦娥起舞翩翩,沒有廣寒宮沒有吳剛玉兔,是多麼掃興,何其大煞風景!所以,浪漫主義和豐富想像力,造就了詩人獨特的觸覺,太過真實的理科高材生,寫不出天馬行空的詠秋詩詞,只有敢於駕馭思維的野馬,在漫無邊際的詩壇馳騁飛奔,才能孕育出好詩篇來。

老生常彈的秋言秋語,水過鴨背,難留印象,惟有奇句才能令人一詠三嘆。黃國棟「物候適時宜愛惜,白頭毋悔亦無求」,譚銳祥「一枕夢回天漸曙,醒來尚覺在人間」,劉家驊「令人悶躁無舒適,節候如今亦沽名」,伍兆職「晚境初涼風未息,秋心尚暖水仍流」,鄭石泉「海峽雲開風浪靜,金甌期與月團圓」,墨浪「放眼翠微紅幾點,楓鄉笑待採秋人」,馮雁薇「推窗試解嫦娥怨,閉目疑聞太白聲」,唐偉濱「賞秋楓」:「一樹一山如醉酒,體黃臉赤火燒雲。」,紫雲「雁陣遙遙鳴故里,簫聲瑟瑟下層樓」,山菊「秋風不必掩窗扉,楓葉紅時雁自歸」,陸蔚青「秋風無賴偏多雨,奴有好詩君不知」,江麗珍「良辰把酒吟心願,只盼安康無妄求」,蔡麗華「未沾清酒人先醉,已揭雲紗月反羞」,關不玉「碧海情天原是夢,雞顏鶴髮莫悲秋」,隨手拈來,俯拾皆是,都有新意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