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8日 星期日

《崇拜》....( 白墨)

一座現代化的巨廟/供奉的不是泥塑木雕/一具活生生的肉身/躺著的是一部血淚史/一個陰魂不散的幽靈/擺在莊嚴的祭祀壇上/紅色木乃伊放在東方金字塔中/廿二個春夏秋冬/靜靜躺在棺內回味畢生功過/像件精品任人觀賞/金水橋邊嚷破嗓子/也難得一見的蓋世梟雄/如今可以盡情瞻仰/不分敵我,不分階級/進廟的人龍絡繹不絕/沒有燒香膜拜/不許求籤索符/只要默念四卷咒語/就足以伏魔驅邪降妖/一場歷代最成功的造神工程/正在無神論的神州/動土奠基/

──【神】

看看今天年輕一代,盲目跟風崇拜明星、歌星,被新潮流拉著鼻子走,貪婪追求物質享受,滿足虛榮心理,幾乎到了痴狂;別向他們談時局世事,民族國家,別問他們理想抱負,人生目標,他們的腦子根本裝不下,這又令我想起30年前崇拜領袖,崇拜英雄,的學生時代,當時是那麼幼稚單純,老師灌輸什麼,學生就接受什麼,一點也不敢懷疑。

高喊「身在海外,胸懷祖國,放眼世界」的口號,當然就必須和祖國心連心,國內文革,海外響應,語錄不離口,四卷不離手,語錄歌唱不停,毛澤東37首詩詞更是背得滾瓜爛熟,還將「老三篇」翻譯成當地文字,帶到農村去宣傳。背語錄比賽,優勝者獎像章,成了學生最時髦的活動,我曾擁有的像章數百枚,內中還包括康矛召大使贈送的。

對領袖的崇拜,逐漸到了頂峰,「永遠忠於,無限忠於,絕對忠於」還不夠,還要「大樹特樹」其「絕對權威」,不但早請示、晚匯報,更編了一冊「有問題找語錄大全」,病倒了怎麼辦?功課退步、考試不及格怎麼辦?都可以找到答案,語錄成了聖經,成了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銳利武器;你隨便引用領袖的一句話,我立刻就可以告訴你該語錄是摘自「四卷」的哪一篇文章中。為了表示赤誠崇拜,還為語錄譜曲,到處流傳,時至今天,小女還能用鋼琴彈奏我當年譜的那首「這個軍隊,具有一往無前的精神,......」。

中文報紙被政府查封後,學校成立了時事組,我們幾位發燒友,每天晚上在收音機旁一字一句記錄中新社新聞,1式5份用過底紙抄寫傳送,第二天一早到學校,在每間課室的黑板上寫「最新指示」:「你們要關心國家大事,要把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九大召開,林彪的十幾萬字政治報告又長又臭,苦了我們時事組用幾個通宵記錄,還花了整整數月學習。兩報一刊的每篇社論動輒幾萬字,都是形而上學的枯燥口號,無奈!

崇拜領袖的同時,崇拜英雄人物;這些英雄,都是聽話的模範,學習英雄日記,看他們如何活學活用語錄著作,立竿見影。我們崇拜雷鋒、王傑、蔡永祥、劉英俊、歐陽海,希望自己能像董存瑞、邱少雲、黃繼光、劉胡蘭,我們崇拜張思德、白求恩甚至老愚公;而對8個樣版戲更加瘋迷,總以為自己將成為李玉和,成為鐵梅,即使來到加拿大,閒來無事還會來段瓜子琴伴唱「紅燈記」:「臨行喝媽一碗酒,渾身是膽雄赳赳,......」

崇拜領袖,紛紛改名或取富於革命意義的筆名,用毛澤東詩詞名句為筆名最多:雲崖暖、千里雪、百丈冰、花枝俏、叢中笑、連天雪、雲水怒、風雷激、千鈞棒、漫天雪、舒廣袖、歲月稠、白絮飛等等,而更多人改名向陽、向東、衛紅、衛東、雪梅、紅梅、寒梅、勁松、海燕、險峰、.......,不勝枚舉,少女不愛紅裝,新年不穿新衣,凡是帝王將相、才子佳人的歷史故事一概不讀,滿腦子就只有《鋼鐵是怎樣煉成的》、《歐陽海之歌》,就只有高爾基、普希金,就只有魯迅、郭沫若,就只有艾青、臧克家。

1971年9月13日,林彪摔死在蒙古溫都爾汗,領袖崇拜受到了考驗,最後破滅了,不管怎樣,腦子裏還是懷念那單純幼稚又熱血滿腔的學生時代,還是無法接受貓王、披頭四、瑪丹娜、米高傑克遜,寧願沉浸在「洪湖水浪打浪」和「紅梅讚」的旋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