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4日 星期一

消逝的茉莉花 (三十五) ....(余良)

                    
      细心阅读刘锐上述日记已有三遍了。
      眼前这个凋零破败、支离破碎的小镇竟有过淋淋血泪、爱恨情仇、无限悲怆的故事 是的,它是战乱的柬埔寨缩影,它与全 国其他地区一样,哭诉着人世间离合悲欢、柔肠寸断的凄怆。

2016年10月16日 星期日

烽火岁月....( 连载 - 79 ).... 林新仪

                                        第十三章   阳 谋 (01)
1970430日,美国人认为时机已经成熟,便组织指挥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钳形攻势。东面是八万余人的美越联军,西面是郎诺的政府军,在强大的空中支援下对柬埔寨东南部鹦鹉嘴地区的热带丛林发动猛烈攻击,企图一举歼灭隐藏在密林深处的越共指挥中枢。

2016年10月12日 星期三

于歸.....( 白墨)


《詩經‧國風》「周南‧桃夭」:「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室家。桃之夭夭,有芬其實。之子于歸,宜其家室。桃之夭夭,其葉蓁蓁。之子于歸,宜其家人。」兩千多年前,就有「于歸」出嫁詩,全詩三章,皆以「桃之夭夭」開始重章疊唱;通過桃花盛開、果實豐碩、枝葉茂盛,來讚詠新嫁娘宜家、宜室、宜人。記得多年前登報賀老師女兒出嫁,見報時,「于歸」植成了「於歸」,令我不好意思將剪報贈給老師。如今每見「之子於歸」,我就會立即改為「于歸」。

2016年10月10日 星期一

烽火岁月....( 连载 - 78 ).... 林新仪

                                                       第十二章  饥寒交迫的日子 ( 07)
学校停课后,她有很长时间没有看见阿平了,很为他担心,终于下决心去找他。走到他家门前,心里突突直跳,把事先想好的理由又重复默念一遍,然后敲门。一遍两遍三遍,没有动静,干脆用巴掌拍,砰砰砰!还是没有人。难道他们全家出远门了?或是搬走了?不得要领,只好懊恼离去。她前脚刚走,有一个人后脚就到,也是吃了闭门羹。这个人是孙仲理,他是尊父亲之命前来接杨校长三个孩子去磅针的。但他来晚了,这个家庭已经解散了,人去楼空。他只得怏怏返回磅针。

2016年10月6日 星期四

偶 悟....( 白墨)


收到好友寄來的一篇文章,讀後頗有感觸。的確,在這世上誰離開誰都照樣活,沒有你,地球照樣轉。所以,永遠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別把自己太當一回事。在匆匆人生旅程中,你只不過是一個過客,在人類歷史長河中,甚至還比不上一塊石頭。因為,石頭經過千萬年後依然還在,百年後,白骨長埋,幾人還記得你?位高權重的領袖,一旦走下政治舞台,就變成「前總統」、「前總理」、「前主席」,你名聲再大,勳爵在高,已成歷史,或許偶爾會被人懷念一番,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