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0日 星期一

烽火岁月....( 连载 - 78 ).... 林新仪

                                                       第十二章  饥寒交迫的日子 ( 07)
学校停课后,她有很长时间没有看见阿平了,很为他担心,终于下决心去找他。走到他家门前,心里突突直跳,把事先想好的理由又重复默念一遍,然后敲门。一遍两遍三遍,没有动静,干脆用巴掌拍,砰砰砰!还是没有人。难道他们全家出远门了?或是搬走了?不得要领,只好懊恼离去。她前脚刚走,有一个人后脚就到,也是吃了闭门羹。这个人是孙仲理,他是尊父亲之命前来接杨校长三个孩子去磅针的。但他来晚了,这个家庭已经解散了,人去楼空。他只得怏怏返回磅针。
又过了一个月。一个周日下午,林祈平突然上家里找她来了,让她惊喜不已。阿平把家里发生的一切告诉她。她为阿平的不幸遭遇难过之余,也收获一份欣慰,今后,她和阿平之间将建立起一种组织关系,也就是说,她和阿平可以经常见面了。她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姑娘,对于政治斗争,她没有阿平那份激情,也不那么热衷,她的生活安逸,衣食无忧,唯一让她惦记牵挂的人儿,就是这个曾与她青梅竹马的阿平。希望在这个乱世当中,他能平平安安,只要能经常和他相见,说说知心话儿,给他一些安慰一些快乐,尽自己微薄之力去帮助他渡过难关,也就心满意足了。这种内心深处朦朦胧胧的情愫,是不是就是爱?说不清楚,也不敢正视,随缘吧。
三点半了。赶紧走。她急匆匆下楼,没想在楼梯拐角处与刚从外边回来的大哥陈玉彦撞个满怀。“疯丫头,干什么去?”大哥问。
“出去。有事。”她想绕开大哥。大哥偏偏又堵了她的路。“讨厌!”她嗔道。
“我正有事找你呢。”
“回来再说。我要晚了。”
“什么晚了?”
“不关你的事。”
“关于他的事,你也不想听呀?”
“啊?那你快说。”
“你让我问的事我给你问妥了。跟他约个时间,一起去见工。”
“真的?太好了。”
“告诉他,把头发剪一剪,别像个囚犯似的,人家不敢要他。”
“哎。知道了。谢谢大哥。”声音已是从楼梯下面传来,人儿只剩个背影了。一袭白衣裙飘飘然转了几个弯,不见了。
她来到河边时,阿平已经在一张水磨石椅上坐了许久。背后是一棵硕大修长的椰树。只见他手臂支撑在腿部,上身前倾,手掌托着下巴,蹙眉凝视河面,眼神抑郁,一动不动。像一座雕像。
她轻轻走到他身边,轻轻唤道:“阿平。”
林祈平迅即抬头,望着她,没有一丝笑容。心中的愁苦竟然使他没有注意到眼前这个俏丽的人儿是专门为他精心妆容的。“你来啦。”他声音低沉,用手掌擦了擦身旁的椅子,说:“坐吧。”
阿蝶心里一阵委屈。这个土小子, 连句好听的话都没有。她拘谨地坐下,保持适度距离。俩人沉默无语。
良久,阿平才开口说话:“我妈妈走了。”
阿蝶一惊,问:“什么时候走的?”
“刚才。中午。”
“你也别太难过了……”阿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妈妈刚走,俩弟弟就被人轰赶。”
“什么?他们不是住在支俪卿老师家里吗?”
“是。妈妈临走前交代我要照顾好弟弟。和妈妈分手后,我立刻就去了支俪卿家。她没露面。她老公告诉我,他两个妻弟从磅针过来投奔他们了,家里实在是没地方住了,限我一周之内把俩弟弟弄走。”
“原来是这样。也许他说的是真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自己也快没地方住了。三个月期限马上就到。”
“阿平,你别着急。咱们一起想办法解决。我来的时候大哥对我说,已经帮你找到一份新的工作,是一家织布厂,能提供食宿,而且星期日全天休息,比你在汽修行干要强。你想不想去?”
“是你让大哥帮我找的?”
“是呀。我看你在汽修行干得太辛苦了。你到底想不想去?”
“当然想去。”
“大哥让我和你约个时间去见工。还让你去剪剪头发……”阿蝶说到这儿才发现阿平的头发已经剪短了,便伸手摸摸他的脑袋,笑道:“哦,已经剪了。什么时候剪的?这个理发师的手艺可不怎么样,剪得太不整齐了。”
“我妈妈刚才给我剪的。是不是很难看?”
“噢……不不不。蛮好看的。蛮好看的。”
“你别安慰我了。一定很难看。平时我从来不让妈妈给我剪头的。但这次不同,她要走了,让她剪一次吧。再说我确实也没钱进理发店……”
“不难看。真的不难看。算我没说。好吗?”
“对。不难看。因为是我妈妈剪的。”阿平笑了,心中的愁绪消散了许多,又说:“那我明天就和你大哥见工去。”
“还有你弟弟住宿的事,我眼下帮不上忙,不过,你可以去找班长,跟他说说看。”
“你是说赵长荣?”
“是呀。我去过他家,他家比较宽敞。他有一个姐姐叫赵攀英,是我大哥的同学,她是一个很热心肠的人,我相信她会帮助你的。”
“真的?那我试试,现在就去他们家。”
“哎……”阿蝶欲言还休,她很想和阿平多待会儿多聊聊,但时间不多了,赵长荣家骑自行车也要将近半个小时,只好说,“好吧。那你就赶紧走吧。”
“那……咱们下周日再见面。”
“是明天上午见。”
“噢,对对。明天上午我去你家。”
阿平说完站起身来,推起靠在石椅旁的自行车正要走,想起什么,又扭过身去,看着阿蝶,动情地说:“谢谢你。阿蝶。”
“不用谢。”
他犹豫片刻,终于鼓起勇气,木讷道:“你……今天……真好看。”
阿蝶的脸颊立即泛起淡淡的红晕,她用手指拢拢被风吹散的秀发,羞涩的问:“真的?”
“真的。我喜欢。”阿平说完,立即跳上自行车,一溜烟跑了。
阿蝶呆呆站在那里,如同喝了一大杯蜜糖,心里甜滋滋的。她望着阿平远去的背影,不由得想起《牛虻》中的亚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