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6日 星期日

烽火岁月....( 连载 - 80 ).... 林新仪

                                              第十三章   阳 谋 (02)
就这样,柬共在原始森林里苦熬苦盼了若干年,仍然没有盼到“革命高潮”的到来。西哈努克的政治声望依然崇高,领袖地位依然无可取代,王国政府的统治依然牢不可破。柬共那点“星星之火”不但没有形成燎原之势,反而在政府军的多次围剿中差点儿就被扑灭了。他们只好像孤魂野鬼一样在森林中四处游荡、流窜,苦不堪言。
就在他们奄奄一息之际,忽然有一天,历史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推到他们面前。19699月,北越领袖胡志明病逝。波尔布特闻讯决定亲赴河内吊唁,但他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争取得到中共更多的支援,以拯救他于倒悬。与此同时,他梦想推翻并取而代之的人——西哈努克也前往北越,参加胡志明的追悼仪式。目的地一样,只是取道不同。波氏一行徒步跋涉胡志明小道,走了两个多月;西氏一行乘专机飞抵河内,只用了两个多小时;前者为匪,后者为王,他们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在河内各吊各的唁,不曾谋面。
西哈努克参加完葬礼后便返回金边。而波尔布特仍逗留在河内。黎筍与他多次会晤,敦促他以大局为重,暂停武装斗争,回到议会道路上去。话越说越不投机了,最后黎筍建议他去莫斯科与苏共接触,北越方面可以为他安排全部行程,但波尔布特一口回绝了;他要求与巴特寮会谈,巴特寮领导人只听命于越共,当然拒绝见面;他又提出先去平壤见金日成再去北京见毛泽东。但金日成与西哈努克私交甚笃,而且也唯苏联老大哥的马首是瞻,对毛泽东发动“文革”甚为不满,根本就不想见波尔布特,他在金日成眼里不过是老毛的一个小喽啰而已。自视极高的的波尔布特连遭拒绝,巨大的羞辱让他愤怒已极,从此在心中种下对越南人的刻骨仇恨。正在他进退维谷的时候,北京及时给他发出了邀请,总算让他找回一点点面子和心理平衡。
1970年一月份,波尔布特来到北京。这座城市正笼罩在肃杀的严冬里。大自然的冰天雪地伴随着政治上的天寒地冻,把中国人置于残酷无比的“阶级斗争”风暴眼里苟且偷生。中华大地群魔乱舞、暴力肆虐。波尔布特再也看不到上次接待过他的刘少奇、邓小平、彭真等人了,这几位温文尔雅的领袖人物已经从中南海里消失掉,据说他们已遭清洗,境况悲惨。他不由得亢奋起来,就像野狼嗅到血腥味一样。他又学到几招绝活儿:如何将谎言变成真理;如何清除党内异己;如何控制人民,从日常起居到大脑里的思维……
这次接待他的主要是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的官员。这个部门专事与各国共产党组织(包括执政的和未执政的)打交道,尤其热衷于与那些“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坚定不移走“武装斗争道路”的小国小党密谋策划颠覆事宜。波尔布特是中共和毛泽东特别器重的一枚棋子,在印度支那整体战局上,这枚棋子起着牵制越共、对抗苏共的重要作用。而中共要想在这个热战地区发挥掌控全局的影响力,这枚棋子不可或缺,可派大用场。因此,波尔布特此次访京,受到格外尊贵的礼遇。当然,一切都是秘密进行的,绝不能公诸于阳光之下。
毛泽东再次会见他。参与者还有上次未曾谋面的周恩来和新崛起的二号人物、毛的接班人林彪。他们的会谈内容无人知晓,已成为一个巨大的谜团,永远沉入历史的深渊中。
然而,有一点是可以确信无疑的,这次中共高层送给了波尔布特一份大礼,向他传达了一项最高级别的情报机密:西哈努克即将被一场美国人策划的政变推翻,柬共可以绝处逢生了。说不定这还是一个改朝换代的历史转折点,只要把握好这次千载难逢的机遇,柬共完全有可能打一个翻身仗,借机夺取政权,在亚洲点燃又一盏“社会主义明灯”,与欧洲的阿尔巴尼亚相互呼应。
中共真可谓老谋深算。他们掌握了这个最高机密如获至宝,如何有效地运用它,让它发挥出最大的政治效能,摆在中共面前的,有两种可选方案。
其一,立即知会西哈努克,让他赶紧采取断然措施,及时粉碎政变阴谋,保持柬埔寨的和平稳定,维护一方百姓的平安福祉;其二,对西哈努克隐瞒,听任政变发生,同时提前通知柬共,并给予物质支援,让他们趁乱起事,浑水摸鱼,借动乱之机在柬埔寨掀起“革命高潮”,“从大乱到大治”,促使共产主义在这个千年佛国里取得胜利,创造出一个国际共运的奇迹。
两个方案,如何选择,不仅仅是政治智慧问题,还是一个人性品德的分水岭。我们可以很容易做出结论,一个厚道的政治家或政治组织必然会首选第一方案,只有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野心家或阴谋集团才会弃一选二。而中共高层的选择却是很耐人寻味。他们将两个方案巧妙揉和在一起,避重就轻,避实就虚,手腕玩得是天衣无缝。
在给波尔布特送大礼之前,中共确实也知会西哈努克了。但是,他们知会西哈努克的方式和渠道不是官方的,而是让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密召一名潜伏在金边的中共谍报特工设法通过私人关系,一层层疏通到元首办公室,告知西哈努克说,他将要被推翻,推翻他的人正是他身边最获信赖的郎诺将军。想一想就会知道结果是什么。西哈努克怎么会傻到轻易去相信一个无凭无据的、来自路边传闻的严重消息呢?而这个消息严重到关乎他本人和他的国家今后的命运走向,能随便就信吗?只能认为是危言耸听,他当然是一笑置之抛诸脑后,然后按原定计划带着夫人和大批随从前往法国巴黎养病度假去了。

设想一下,如果当年中共真想阻止那场政变的发生,其实很容易做到,只需由周恩来亲自出面向西哈努克郑重其事传达这一机密情报就能达到目的。因为自从1954年印尼万隆会议之后,中国总理周恩来便成为西哈努克非常敬重也非常仰慕的政治家,来自周恩来的忠告他没有理由不相信。遗憾的是,历史并没有按照这一正确的轨道前行,而是在一个巨大的阳谋左右之下跑偏了,于是便导演出后来十余年的动乱和暴政。共产主义的“奇迹”终于发生了,其后果却是数百万善良生灵惨遭涂炭、虐杀,柬埔寨遍体鳞伤、血流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