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日 星期三

隨 述....( 白墨)

   時間過得真快,與香港親人三週的相聚就匆匆結束;從杜魯多國際機場回來,我們每個人的心情都格外沉重。接機的喜悅,送機的哀傷,老伴感慨的問我:為什麼人生總要因離別而悲傷?我只能安慰她:因為有離別,重逢才更令人珍惜;因為相聚少離別多,再見才顯得難能可貴!話雖這麼說,一回到家,冷冷清清的屋子,令人懷念嘻嘻哈哈、有說有笑的熱鬧氣氛,我也頓時鼻子一酸。

昨天凌晨五點許起來,上網查看國泰825航機的去向,終於在香港時間週一晚上6:15分平安抵達赤鱲角國際機場,心中大石才放了下來。回顧這段愉快的時光,真希望能停留下來,不要太快溜走。加拿大實在太大了,東西相隔五千公里,我們還有很多地方沒有去,還有許多旅遊景點未能安排觀光,最少要住上大半年,才能大西洋橫貫太平洋,才能深度遊覽每一處名勝,品嚐各地美食。

小女從墨西哥回來後,週末中午,我們相約一起去「懷鄉」吃越南餐。晚上,兩女在家為姨媽和姨丈餞別,弄了幾道菜,還有不少酒,用三腳架拍了合照留念。把三週的旅遊照片在電視機前播放,回味一番,我們品嚐冰酒,以及從墨西哥帶回來的特產,最後大家相約明年春天到香港再聚!

由機場回家的路上,大女兒約我們晚上去吃飯,又接到朋友微信,相約我們下午到她家一聚。看來還有一些時間,先到SAQ酒行,選了一瓶2013年意大利Montresor Amarone紅酒,又去買幾個橙子,取「大吉」之兆頭也。憑GPS衛星導航,找到了住址;是修女島高尚住宅區,居高臨下,客廳一排落地窗,聖羅倫河一覽無遺,堪稱無敵河景。我們天南地北,東拉西扯,一聊就是四個多鐘頭,品香茗、吃蛋糕,翻看昔時相片,欣賞名家書畫,直到女兒多次電話催促,才在七點前匆匆告辭。

閒聊的話題,令我陷入沉思中。人生如夢,榮華富貴與一文不值,也許只是一瞬間,名利雙收和淪落街頭,也不過是過眼雲煙,昔時默默無聞,今日飛黃騰達,誰又敢保證明天會否失魂落魄,潦倒赤貧?來加拿大近卅七年,眼看唐人街起落升沉,名流賢達像走馬燈,華埠舞台演出一幕又一幕悲歡離合,一齣又一齣改朝換代,昨日的炙手可熱,今天的一敗塗地;昔年的富甲一方,不代表明天的權傾天下。當你從鬼門關走出來,撿回條命,你才驚覺,學位、勳章、存款,最後都不屬於你的!當你從醫院殮房、殯儀館、墓地回來,你才猛醒,名位錢財,生無帶來,死不帶去,還爭什麼?

與女兒共餐,談到許多有趣的見聞。她說以前經常碰到這樣尷尬的事:數之不清的電話,由秘書接了進來,第一句話就是:「妳好!我是妳爸爸的好朋友,我希望妳能幫我一個忙!」接下來就有完沒完的連珠砲,有的是買賣房子後發生的索償,有的是懷疑醫生出錯導致手術失敗,甚至有的是泊車時被警察寫罰單,有的是被人騙了錢。後來,女兒的上司告訴她:妳的時間,每一分一秒都是錢,如果把電話交談的帳單算一算,這數目很可觀。以後若無法推辭,就轉給其他同事,他們會寄帳單給妳父親的朋友。我很明白,律師樓有非常嚴明的收費制度,免費咨詢只能利用業餘時間,所以也很體諒女兒的處境。就像好友的兒子開了牙醫診所,來求診的病人一進門就說:「我是你爸爸媽媽的好朋友,我是看著你出生,看著你長大的。」難道,要免費給每位爸媽的朋友補牙、鑲牙?最後,他必須把診所遷移出唐人街,與老外一起經營。女兒和朋友兒子的經歷,相信其他人也遇到。

於是,順藤摸瓜,我也談到自己的親身經歷。我很少到好友開的超市買東西,原因是大家太熟絡了,很多地方不方便啟口。例如,肉不新鮮或河粉發霉,不好意思拿去退還;價格比別人貴得多也不好意思出聲。就這樣,我遇到了老闆皇親國戚的收銀員,她除了在收銀機上「嘟、嘟、嘟」的按價錢外,什麼也沒做,一百多元的雜貨,擺滿運輸帶,怎不能要我徒手抱上車?只見她手指一指,「阿叔,你走去前面取個紙箱來放吧!」我可以買膠袋嗎?「要多少個?」然後就將膠袋丟下。我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家超市變成「自助」了,連貨倉式Costco也總有職員來幫忙把貨放進購物車。要不是老伴良言相勸,我真的想一走了之,反正還沒有付款。從那天以後,我發誓不會再去光顧,

還有一個經歷,是出席宴會,見到某仁兄愛出風頭,每逢有大人物在拍照,總愛擠進去叨光,或喧賓奪主,到處向客人敬酒,儼然以「主人家」自居。不知內情的人,還以為此公是何方神聖,肅然起敬。最不解的是,人家正在聊天,他突然插了進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插話,說一些風馬牛不相及、一點也不好笑的所謂「笑話」,令人啼笑皆非!然後,又在大賣口乖:能與你們這些名人在一起,小弟自愧不如!剛才有說錯的地方,請多多原諒!接著當然是行鞠躬禮,真是莫名其妙。

寫到這裡,我想起這樣一句話:以律人之心律己,以恕己之心恕人,是為「寬容」也!然而,除非遠離俗世,不食人間煙火,否則,這樣的場面,還是到處都常遇到。題目就稱為「隨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