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3日 星期三

先 知....( 白墨)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塵埃落定,在538張選舉人票中,特朗普最終奪得306張入主白宮,希拉莉獲得232張。若以民選得票,希拉莉獲得6105萬張選票,比特朗普的6038萬張多出七十幾萬票。這幾天,由東岸到西岸,各地紛紛爆發反對特朗普的示威,共和黨新總統將面臨著嚴峻考驗,這是八年前奧巴馬當選時所沒有遇到的。當務之急,是如何安定民心,修補裂痕,平息怨恨,才能將「美國再次強大」的支票兌現。網上陸續出現一大批「軍師」,不斷獻策,甲乙丙丁,一二三四,如此這般,既分析形勢、預測未來,又擬定方針、政策,他們應該一早被高薪聘請到白宮任國策顧問!

最受不了的,是一群「事後諸葛亮」,看他們的「馬後砲」判詞:其實,希拉莉一早就該知道會「註定失敗」,但她一直自以為「必勝無疑」,沒有提防對手的反攻。還有一些「遲來的」預言家在興奮的叫好:我早在半年前就已預測到特朗普一定會贏,而且贏得非常漂亮!我不禁懷疑,為什麼這些「先知先覺」的智者,不敢將這些「偉論」在119日以前公諸於世?因為,即使希拉莉和特朗普自己團隊,也不敢太樂觀,不敢太早下結論,更何況這些分析得頭頭是道的「理論家」。

猶憶40年前99日毛澤東病逝,當時我住泰國,一批「賽鐵口」的「半仙」相士相繼推出一系列「替毛澤東算命」的「後知後覺」批命書,把毛澤東的八字18931226日農曆癸巳年十一月十九日辰時排成四柱:癸巳年、甲子月、丁酉日、甲辰時。我看後哭笑不得,對舅父說:如果這批算命先生敢在毛澤東在生時,就斷言他丙辰年中秋後第二天一定會去馬克思,我就會對他五體投地!

以此類推,只要敢在某政要還活生生的時候,預測他會在某年某月某日死去,而不是等他死後才去翻查命書:命中註定,果真如此!如果世上真的有「鐵口半仙」,美國肯尼迪、韓國朴正熙、埃及薩達特、印度甘地夫人、巴基斯坦貝娜齊爾布托等政要就可以避免被刺殺,世界歷史也可以改寫。

預言可以當兒戲,反正說錯了也不會人頭落地,只要有人肯相信就行。歷史學家會很自信的說:只要看他的過去,就知道他的現在,看他的過去和現在,就一定知道他的未來。這與中醫診病的「望、聞、問、切、脈」有異曲同工之妙。然而,變數、異數是預料不及的,先知先覺,就必須敢說人家不敢啟口的預言,例如,一直臥病不起的政要,誰都知道行將就木,你敢斷言此公會痊癒,並多活若干年;或者,風平浪靜的季節,你敢預測,一場大地震和海嘯即將到來,呼籲民眾提早撤離。如果這樣,預知世界盃賽果,下賭注一定贏個盤滿缽滿。幸好有句「天機不可洩露」,否則,那些日夜手捧馬經的賭徒,傾家蕩產也贏不了一個馬鼻,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去求「天師」顯靈!

當然,學問的積累,或許可以「預言」一番,「先知」其實是可以培訓出來的。只要長期對某個學術領域下苦功鑽研,就會對未來有驚人的預測。因為,撇開迷信不談,以科學研究去預測宇宙,是可以得出八九不離十的論斷的。你如果將幾十年精力都放在外太空研究上,你的發現一定可以用「預言」去形容;你運用地質學領域的知識,研究板塊移動對地殼均衡的影響,就會預知地震的可能性有多大;你分析某國政情,深入了解內憂外患、潛伏危機,你會預測該國將有政變的徵兆。

在宗教名詞中,「先知」Prophet是專指能夠與神交流並預見未來的人。猶太教徒、基督教徒、穆斯林教徒都承認《舊約》中的亞伯拉罕(易卜拉欣)和摩西(穆薩)是先知,三位一體的基督教主流派認為耶穌是神也是先知,而猶太教則認為耶穌非神也非先知。伊斯蘭教認為穆罕默德是最後一位先知。2012年瑪雅曾經預言,預測20121221日「世界末日」,四年過去了,人類仍未滅亡。

古代帝王借先知之口,宣稱自己是天之子而登上皇位,漢高祖劉邦傳說是赤帝之子下凡,命裡註定要當皇帝。然而,人之將死,其言亦善,劉邦病危,呂后覓良醫晉見,劉邦問病情,答曰:病可治。劉邦聽了怒斥:吾以布衣提三尺劍取天下,此非天命乎?命乃在天,雖扁鵲何益!他不肯延醫,寧可認命,賜醫師五十斤黃金,令其離去。位極九五之尊,尚無法頤養天年,年僅53歲便歿。

有一個預測名人死亡的網頁,每年都開列清單,當然,是根據年齡、體康狀況入選,而有幾位每年都榜上有名,但直到現在仍然沒死,可見,「長壽未必健康,健康未必長壽」這句話是對的!

名人自己有死亡之預兆,可信度值得質疑,然而,林肯在遭槍殺前兩三天,他曾對幾個最親近的人講了他自己被暗殺的噩夢,夢見士兵們保衛一具棺材,棺材裡躺著一具裹著葬服的屍體,他走上去問士兵白宮裡死的人是誰?士兵說:是總統,總統被暗殺了。1865414日,林肯被刺殺,夢境成真。據說,戴安娜王妃199610月曾經寫信給他的皇室管家Paul Burrell,謂她預測會死於一場車禍,1997831日,她的預言不幸應驗,到底,「第六感」是否「先知」的一種預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