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9日 星期四

《歲末》....( 白墨 )

2016年還有最後兩天就結束,上演了363天沉悶乏味的時事流水連續劇已經接近尾聲,即將謝幕。辭舊迎新,是媒體最忙碌的時候,各大通訊社、報章、雜誌紛紛推出2016年十大新聞;來來去去都是政壇人物更換、天災人禍、恐怖新聞、名人逝世、科技發明、體壇紀錄,除了更多的戰爭、悲劇、血腥,還有數不清的國際會談、和平簽約、停火協調,數十年來幾乎千篇一律,從未破例。

2016年12月25日 星期日

烽火岁月....( 连载 - 85 ).... 林新仪

                                           第十四章  别动战士 (04)

吴小慧这两个大帆布包一个装的是日用品,什么打火机呀、煤油灯呀、塑料器皿呀、针头线脑呀等等,外加两个五升装塑料桶煤油;另外一个则是香烟、烟丝和几十张烟草饼。烟草饼是那种味道很浓烈很呛人的低档烟丝抹上一层蜂蜜压制而成,只有偏远农村或常年生活在森林中的山民才会吸食,用以抵御蚊虫瘴气。那个大信封情报就夹在烟草饼中间,用塑料布裹好,压在紧底下,上面是两个盛满烟丝的竹篾箩筐,一个黄澄澄,一个偏暗褐色,不同等级;再上面就是整条整条的中低档香烟。另外,吴小慧还在自己随身携带的手提袋里藏着一条美国555牌高档香烟,用旧报纸包着,上面放些杂物遮掩。这条555是准备用来应付级别较高的贪婪军官的。

2016年12月21日 星期三

理 解....( 白墨)


經常聽到病人抱怨魁北克的全民免費醫療系統,令專業醫生外流,埋怨滿地可急診室平均等候時間起碼超過九小時,比落後的巴基斯坦還要多等五個鐘頭。高收入的人寧可多花點錢去找私家診所,也不願排隊苦苦守候,最後只等到什麼也沒有結果的急救服務。這些年來,我進出醫院的次數頻繁,幾乎是醫院常客,對這裡的醫療制度,深有同感,對醫護人員的壓力,因理解而深表同情。

2016年12月19日 星期一

烽火岁月....( 连载 - 83 ).... 林新仪

                                              第十四章  别动战士 (02)

在彭子超和他的战友们全力以赴侦查波成东机场的时候,另一项秘密的创建跳板工作也同时启动。何谓“跳板”?城里的战士袭击军事目标需要武器弹药,而这些武器弹药又必须从森林基地运到金边城郊某一个隐蔽的地点,由于路途艰险而遥远,中间还必须设有一个过渡环节即中转站——这样一条完整的管道称之为“跳板”。别动队员接到信息后按约定的时间到“跳板”的终点取出“货物”,加以伪装运回城内。

2016年12月16日 星期五

烽火岁月....( 连载 - 82 ).... 林新仪

                                              第十四章  别动战士 (01)

接受了800万美元军事援助而后中饱私囊的朗诺,必须对美国人有个交代。为了证明自己并非庸碌之辈,他决定打一场漂亮仗给主子看看。于是,就拟定了一个以磅通省省会磅通市及其周边地区为主要目标的作战计划,将之命名为“真腊——戈特洛”战役。随后,新闻媒体称之为“真腊第一”战役。

2016年12月14日 星期三

慨 抒....( 白墨 )

    今天是1213日,雖然「十三不祥」只是迷信傳說,但每逢十三,我還是會小心翼翼,戰戰兢兢,因為,這麼多年的經歷,似乎都與「13」扯上關係。從交通意外,到遺失錢包;從工傷事故,到警察抄牌;從拖車罰款,到噩耗傳來,很多「純屬巧合」都好像冥冥之中有主宰。我不想做馬後炮、事後諸葛亮,所以把話說在前頭,過了十三就可以印證了。諸君若以為玄之又玄,姑妄聽之。

2016年12月10日 星期六

我的 黄金岁月....( 余良)

人生到了六十岁并非进入老年,八十岁并非夕阳,这二十年正是阳光普照、辉煌灿烂的黄金岁月。

我六十五岁时,澳门一位朋友给我发来的邮件说:“你像一团火,一直在燃烧。”我悟到生命如火,悟到六十岁正是人生鼎盛之年,这生命之火可延续到八十岁以上。

2016年12月7日 星期三

《名片》....( 白墨)


退休在家一年餘,終於把「無墨樓藏書目錄」完成,五千多本書,三千多本雜誌,整整花了我大半年時間。再整理硬幣、郵票、剪報、賀卡、請帖和照片,接下來就是名片、明信片和藏信。其實,我對名片是沒有什麼興趣去蒐集,每次應酬回來,將滿口袋五花八門的名片扔進一個木匣子中,經年累月,木匣子早已滿,又丟進中秋月餅鐵盒,如今已經超過四個鐵
盒,估計也有好幾千張。

2016年12月6日 星期二

《照片》....( 白墨 )

由於喜愛拍拍照,家裏的相簿積累了20多本,每本大約400幀,也藏了近萬幀了。這幾年很少攝影,也不再花時間整理相簿,趁假期空閒,又鑽進照片堆中,彷彿走入時光隧道,將記憶拉回到10年、20年、30年前去,聯想起那時期的往事,思潮久久不能平息。

2016年12月4日 星期日

《買書》....( 白墨)

在書店獵到一本好書,愛不釋手,依依難捨,欲將其佔為己有,唯一的辦法就是把它買下來,永隨身邊。買書的酸甜苦辣滋味,非愛書人不能體會也。